🏡
PTT小說網
x
    「熊屠,你帶領他們阻攔方運,記住,不要妄圖殺死他們,阻攔即可!若是你讓我古妖一族的計劃失敗,便自裁吧。」古猿王冷冷地俯視不到他一半高的熊屠。

    熊屠又羞又惱,道:「我手中還有最後的龍族寶物,之前沒來得及用出才被罪龜囚車囚禁。」

    「不,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胡亂使用龍族寶物。你只要防守即可!聽到沒有?」古烏賊王虎視眈眈。

    「是,殿下!你們跟我走!」熊屠帶領所有熊妖王以及三個大學士向方運等人游去。

    莫遙與湯劍秋雙眼之中殺氣騰騰,但連平潮目光閃爍,畏畏縮縮。

    熊屠大吼一聲,道:「方運,看本王取你項上人頭!」

    莫遙冷冷一笑,舌綻春雷:「衛皇安,今日我便讓你知道,我莫遙才是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

    「雲照塵,當年你一直瞧不起我,把我當成跟班而不是友人,我會讓你後悔你的所作所為!」湯劍秋嘴角浮現得意的笑容。

    雲照塵臉上閃過一絲恨意,深吸一口氣,道:「三位大學士,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與逆種無異!我勸你們懸崖勒馬,若是依舊執迷不悟,幾十年的努力將付之東流!」

    「三位,人族需要你們!」衛皇安朗聲道。

    莫遙譏笑道:「算了吧!不要拿逆種嚇我們,你們不要忘記,現在人族和古妖是盟友!熊屠他們已經不是妖族,而是高貴的古妖!」

    所有的熊妖王下意識挺起胸膛。

    一干大學士竟然無言以對,所有人都忽視了熊妖的身份轉換。

    方運高居水王座,冷漠地掃視衝過來的敵人,道:「那麼,爾等謀殺同盟之虛聖、古妖之負岳,該當何罪?」

    對面的人愣住了。

    古烏賊王立刻道:「你乃文星龍爵,我們懷疑你圖謀不軌。更何況,我們四妖並未傷你分毫。」

    「熊犴之父,也是龍爵啊!」方運的聲音猶如巨石落水,在古妖王心中激起千重浪。

    四頭古妖王面色微變,似是想到什麼可又無法確定。

    方運揚起下巴,以最純正的古妖語道:「眾星之巔在上,祖帝熊犴在上,罪妖熊屠,未得傳承,卻斷負岳一族之臂膀雙腿,謀害之心昭然若揭;四頭古妖王本能阻止,卻共起殺心,在未得眾星之巔允許之下,以下犯上,慫恿熊屠殘殺負岳。吾代負岳一族,代眾星之巔,降下傳承之怒,將其驅逐出古妖一族,萬年不得回歸!」

    方運的話語猶如銅錘撞柱,聲聲轟鳴,往複不斷在眾人耳旁迴響,振聾發聵。

    「方運!」四頭古妖王聲嘶力竭,恨意衝天。

    熊屠卻在發愣,不太相信方運能把自己逐出古妖一族。

    所有人看到,方運身後突然冒出一座巨大的半透明山峰,高度超過十萬丈,甚至比鎮罪正殿都高,有沖霄裂雲之勢。

    在眾人看不到的山頂,在鎮罪正殿之外,有一顆星辰高懸其上,星光浩瀚。

    這座巨山面向古妖的方向,是陡峭的九十度山壁,異常平整,猶如一面牆壁。

    在山壁上,鐫刻著一頭栩栩如生的負岳壁畫。

    肩擔日月,背負蒼天!

    「完了……」

    「星辰之山,傳承之壁,百帝畫像,傳承之怒!」

    「為什麼一個人族能喚出傳承之怒?他明明連我古妖的血脈都沒有!」

    「誰能想到,我們得眾星之巔的命令而行,卻遇到一位能召喚星辰之山的人族!」

    四頭古妖王露出絕望之色。

    熊妖王們本能地懼怕那無上的威壓,瑟瑟發抖。

    莫遙與湯劍秋面色變幻,而連平潮悄悄離開隊伍,向別處逃去。

    傳承之壁上的負岳突然活了,然後仰天大吼。

    昂……

    鎮罪正殿輕輕一震,就見所有的古妖王與熊妖王身上向外冒出大量的黑氣,那些黑氣中帶著血色,飛快湧入熊犴頭顱之中。

    古妖與熊妖的身體迅速衰老。

    祖帝熊犴收回之前賜予眾妖的力量,甚至還帶走了他們一半的壽命!

    四頭古妖中間的水晶血顱重重掉在地上,眼眶中的火焰消散。

    「噗……」

    四頭古妖王怒急攻心,因力量紊亂,壽命減少,大口吐血。

    熊妖王們反而沒有那麼大的反應,只是徹底失去了祖帝氣息的力量。

    熊屠不怒反喜,道:「沒關係!我失去了祖帝氣息,可這些天祖帝氣息對我身體的增強還在!我雖然失去了壽命,但實力比進鎮罪殿前更強!現在我殺新晉大學士易如反掌!至於那些亞聖世家之人,被血芒之力和罪廳折磨如此久,實力恐怕大都停留在新晉大學士的層次,最多是格物大學士階段,空有力量發揮不出來!」

    幾位亞聖世家的大學士面色十分難看,熊屠戳到了他們的痛處。

    「是的!我們的壽命減少,但比進鎮罪殿前還是略強!」古象王道。

    古烏賊王面目陰狠,道:「既然方運把我們驅逐出古妖一族,無法使用水晶血顱,再難得到祖帝遺寶,那我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殺光他們!」

    「走!」

    四頭古妖一起沖向方運。

    「諸位,動手!」方運道。

    十七位大學士和四頭水妖一起發起攻擊。

    十七位大學士無一例外,全都使用與水有關的戰詩詞,四頭水妖也一樣,全部使用水族妖術。

    狂暴的力量充滿整座鎮罪正殿,雙方之間好似變得狹窄起來。

    一層層滔天巨浪顯現,一條條水龍水鯨穿梭,一隊隊水妖衝鋒,一片片水槍水箭飛射。

    那些熊妖王嚇了一跳,本能後退,但四頭古妖王臉上浮現輕蔑之色。

    熊屠大聲道:「我要不要拿出龍族寶物?」

    古象王嗤笑一聲,道:「這種層次的力量怎配傷到我們?你們跟在後面即可!」

    四頭古妖王竟然迎頭沖向那連綿不絕的攻擊。

    熊屠一愣,恍然大悟道:「是極!你們既然敢進血芒古地,必然能保留一定的力量,更何況,血芒之力只能削弱你們的氣血,無法削弱你們強大的身軀!你們的古妖體本來就強大,又吸收了多日的祖帝氣息,恐怕已經無限接近於大妖王!」

    莫遙笑道:「方運他們死定了!」

    就見漫天的戰詩詞和水妖術落在四頭古妖王的面前,古妖王周身的氣血護甲堅持了一息后破碎,剩餘的攻擊落在他們身上。

    四頭古妖王後退半步,身上出現細微的傷口,但,眨眼間癒合。

    「你們,太弱了!」古烏賊王說完,十條觸手輕動,十座龐大的水中龍捲風襲向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