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鋪天蓋地的罪廳鎖鏈與密密麻麻的聖道鎖鏈相遇,糾纏。

    聖道鎖鏈周圍的水被排開,而罪廳鎖鏈被海水包裹。

    血色與暗紅交織,交界處形成一堵水牆,水牆之上波紋蕩漾。

    水牆慢慢向方運的方向推移,聖道鎖鏈緩緩後退。

    「哈哈哈……」

    眾妖再度狂笑起來。

    「任誰都看得出,罪廳穩佔上風,聖道鎖鏈雖強,但罪廳鎖鏈多,無窮無盡,沒有占天時,但佔據了地利和人和。」

    「人族,終究還是差了許多!」

    連平潮躲在一根盤龍柱后,偷偷看著眾人,靜等最後的結果。

    眾多大學士看到聖院才氣,本來無比喜悅,可發現罪廳的力量出現,目光再度黯淡。

    「我看,算了吧……」譚禾木輕聲嘆氣。

    「還有機會!」方運咬著牙緩緩道。

    突然,一聲清脆的開裂聲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懸浮在半空的白玉龍符裂開。

    孟靜業和曾越等聖元大陸大學士目瞪口呆,別人不清楚,但他們太清楚這枚龍符的重要性,這可是東海龍宮繼承於遠古龍庭的力量,正是有這枚龍符,東海龍宮才合法理。

    所以當這龍符出現的時候,孟靜業等人無比吃驚,難以想象東海龍宮如此捨得。

    這白玉龍符雖然不如斬龍台、觀天鏡等至寶強大,但卻有著莫大的意義,沒有此龍符,東海龍聖敖禹無權自稱東海龍聖,無權管理東海。

    可現在,這座東海龍符碎了!

    一股浩大剛正的力量從裂縫中散逸出來,方運心中一動,伸手在吞海貝上一抹,一截鳳火梧桐木出現在手中,然後拋向聖道鎖鏈。

    鳳火梧桐木乃是鳳火鎖鏈的一部分,而罪廳的所有鎖鏈,理應是鳳火鎖鏈的分支。

    在看到鳳火梧桐木的一剎那,和方運一起進入龍城廢墟的人都愣住了,這塊鳳火梧桐木是在入口處發現的,原本屬於連平潮,但連平潮貪婪無度,強要方運的聖位氣息玉石,而方運用那玉石換了這根看似很普通的鳳火梧桐木。

    盤龍柱後面的連平潮看著這一幕,心裡如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樣樣都有。

    鳳火梧桐木落在聖道鎖鏈之上后,化為火焰,點燃全部的聖道鎖鏈,讓聖道鎖鏈突然多出一種與罪廳鎖鏈相同的氣息。

    兩者同出一源!

    火焰沿著聖道鎖鏈落在罪廳鎖鏈上,並不斷蔓延。

    漸漸地,罪廳鎖鏈開始變色,被聖道鎖鏈同化!

    「嗷……」

    罪龜拚命大叫,強大的氣息向四周散逸,很快遍布罪廳,所有的罪廳鎖鏈立刻抵制火焰,抵制聖道鎖鏈的同化。

    啪……

    東海龍符徹底碎裂,一縷水銀似的銀光流出,落在聖道鎖鏈之上。

    白銀與鮮紅的火焰在聖道鎖鏈上燃燒!

    所有的罪廳鎖鏈徹底失去抵抗力,不過一眨眼的工夫,罪廳的所有鎖鏈都布滿白銀與鮮紅的火焰,連鎖鏈的質地都與聖道鎖鏈一模一樣。

    法家聖道,徹底同化罪廳鎖鏈!

    人族律法,取代龍族律法!

    罪龜背負著巨大的囚車,呆傻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竟然一動也不敢動。

    「方運難道真能勝過罪廳鎖鏈?」古象王喃喃自語。

    「他沒有!你們看,聖道鎖鏈雖然戰勝罪廳鎖鏈,可並沒有撲向罪龜,說明聖道鎖鏈也拿罪龜無可奈何。咦?不對……」莫遙的聲音戛然而止。

    所有的銅柱被白銀與鮮紅的雙重火焰點燃!

    聖道鎖鏈繼續蔓延,沒有一根綁在罪龜身上,卻開始連接罪廳,纏繞銅柱。

    不多時,罪廳的地板、穹頂和四壁上都與聖道鎖鏈連接,同時處處燃起火焰。

    「發生了什麼……」

    無論是人族還是眾妖,都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收!」

    方運一聲令下,就聽轟隆一聲巨響,罪廳與鎮罪正殿徹底分離,隨後聖道鎖鏈再度增長,密密麻麻,把整座罪廳包圍。

    罪龜嚇呆了,一動不動站在罪廳之中,任由聖道鎖鏈捆綁它。

    聖道鎖鏈拖著罪廳與罪龜,迅速縮小,一起進入法典。

    法典的一頁紙上,出現一頁栩栩如生的罪廳畫像,罪廳之中,有一頭滿臉茫然的罪龜畫像,背負著巨大的囚籠。

    衛皇安喃喃自語道:「也就是說,他現在的畫地為牢,不僅蘊含罪龜的力量,還蘊含罪廳的力量?」

    「應該是吧。」

    「真是開眼了,老夫生在孟子世家,在方運面前反倒成了土包子,別打擾我,我再想想事情經過……」孟靜業到現在都沒有回過神。

    曾越道:「鎮鎖罪龜已經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怎麼會把一座罪廳也給扒下來吞掉?方運的法典和他一樣,都是怪物啊!」

    「這是不是說,他明明只是個輔修法家的,但『畫地為牢』的力量完全等同法家天才?」

    「一般的法家天才可比不上他現在的畫地為牢!」

    「我們應該慶幸他只是翰林,要是他成大儒,真可能去孔城把整座城市拖進法典,變成墨守成規的力量。」

    所有讀書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海水再度充滿鎮罪正殿,而正殿一面牆壁連同一座罪廳消失。

    「我們走!」方運道。

    眾多大學士這才反應過來,就要繼續向前沖。

    古烏賊王大吼:「熊屠,你再吹罪龜海螺,快!」

    熊屠哭喪著臉舉著破碎的罪龜海螺,道:「已經碎了。」

    「廢物!」古烏賊王大罵。

    古猿王無奈道:「烏賊王,只能靠你阻攔他們了。」

    「哼,本來是以防不測,現在只能用來對付他們!」

    古烏賊王說完,猛地一吸氣,隨後十條觸手如花瓣張開,中間噴出濃密的黑液。

    眨眼間,百里漆黑!

    腥臭的黑色液體遍布整片海域,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全身無力,昏昏欲睡,少數幾個大學士竟然慢慢閉上眼,真的要在這種時候入睡。

    每個大學士的皮膚都開始發黑,哪怕他們有才氣護體也無法避免。

    「有毒!」方運強打精神,伸手掠過吞海貝,一片龍蛇草出現在身前。

    方運先含在口中,精神煥發,然後暗運龍氣,排開近處的墨汁,切碎龍蛇草,以水流推動,把龍蛇草碎葉推到每人的嘴裡,解開烏賊墨汁之毒。

    「怎麼回事?我們中毒了?這是能解百毒的龍蛇草?」衛皇安警惕地看著四周。

    就在此時,漆黑海水之外,傳來古烏賊王冰冷的聲音。

    「爾等,土雞瓦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