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才氣幾乎枯竭,連維持水王座都只能靠文星龍爵的力量,根本無法參與戰鬥。

    人族大學士遠不足一丈高,但這些古妖王都高過十丈,眾人如同在跟十幾層大樓高的敵人戰鬥。

    四頭古妖王一起衝來,如同四座山峰蓋下。

    古象王揮舞著長長象鼻,古虎王舉起右前爪,古猿王雙拳如錘落下,而古烏賊王則十條觸手齊出,一個比得上其他三個。

    四頭古妖王出擊,海水鼎沸,汪洋炸裂,眼前完全被白茫茫的氣泡包圍。

    人族大學士都有豐富的戰鬥經驗,強敵來臨,巋然不動,戰詩吟出,天地大變。

    轟隆一聲,天落山峰,座座百丈高,分水而來,四頭妖王各有不同對策,古烏賊王分出一條觸手便可抵擋,古象王以象鼻擊之,腳踏向大學士。古虎王身後長尾如鞭抽碎巨山,而古猿王一拳衝天,一拳裂防護戰詩。

    數以萬計的戰詩兵將衝出,一部分沖向遠方攻向熊妖王,另一部分則阻撓古妖王,但古象王一腳落下,水浪衝擊,踏滅過半戰詩兵將。

    四頭妖王佔據絕對上風,勢不可擋,眼見就要逼近眾人,大地冰封,十里凍結。

    眾妖全都化為冰雕。

    曾越大口喘著氣,一首詩不算什麼,但高強度作戰後突然使用極為耗費才氣的戰詩,再加上身體並未痊癒,竟然有些吃力。

    有了喘息之機,所有人繼續完善防線。

    不過眨眼間,寒冰開裂,四頭古妖王掙脫出來,只是受到寒冰的阻撓,動作遲緩。

    「以山石攻擊,以冰霜凍結!」

    「他們已經失去古妖強大的天賦,只有修鍊的秘術和身體強大,若不出意外,我們還有希望!」

    「意外?會有的!」古猿王說完,全身突然冒出黑色的霧氣,隨後霧氣源源不斷吸收周圍的天地元氣,在周身形成一套覆蓋全身的黑色盔甲,在水中反射光芒,黑得發亮,格外威武。

    「那是什麼?裡面蘊含的力量好強!」雲照塵問。

    方運道:「元氣戰甲,乃是古妖的修鍊方式,每日犧牲一些氣血儲存起來,每次搏殺敵人也能吸收一部分氣血,逐漸強大。一旦外放,便可吸收外界元氣形成強大的戰甲。這不是天賦,而是自身凝聚的能力,只不過修鍊手段麻煩,需要一些特殊的神物,很少有古妖選擇。而且,他的金剛戰甲,似乎在近期得到加強。」

    古猿王大笑道:「不錯,在臨行前,我族妖聖親手幫我加強!總之,爾等聯手攻擊我一個時辰,也破不了我的元氣戰甲,除非能截斷這天地間的元氣。」

    眾多大學士露出無奈之色,至少要到聖位才能截斷天地元氣,再強的大儒都做不到。

    方運最清楚元氣戰甲的威能,道:「我們現有的力量無法破壞元氣戰甲,以後不要對他使用攻擊性的力量,只要纏住他便好。當他是……一頭更強的戰像吧,我們傷不到他分毫。」

    古猿王有了元氣戰甲,不管不顧衝上來,眾人無可奈何,只能使用各種偏門的戰詩阻撓,完全沒有攻擊他的念頭。

    古妖王與古象王則以自身氣血形成防護硬抗,哪怕偶爾有攻擊突破氣血護甲,導致他們身體有傷,傷口也會在眨眼間恢復。

    古妖有著妖蠻都不具備的強大妖體,成為大妖王,晉陞半聖后,威能更強。

    方運坐在水王座上看著戰鬥,十分冷靜,但心中無奈,雙方差距太大。

    十七個大學士中,除了孟靜業與曾越實力極強,衛皇安天賦超人,其他都實力平平。除非有大學士十老那個層次的讀書人相助,否則眾人不可能取勝。

    人族沒了才氣只能等死,但妖族沒了氣血還有強悍的身體,遠比人族更能持久作戰。

    眾妖瘋狂攻擊,但人族善於動腦,利用各種各樣的戰詩、文台和唇槍舌劍等力量或防護,或攻擊。

    只是,人族慢慢吃力起來。

    「我的才氣不多了!」衛皇安高聲道,他是所有大學士中最年輕的,才氣也最少。

    「我的才氣也快耗盡。」雲照塵有些無奈。

    「如何是好?」

    莫遙的聲音從四頭古妖王後面傳來:「諸位,死到臨頭,還有何遺言?我會帶給你們的家人。」

    方運淡然道:「你帶不回去的。諸位,若我等不敵,拼著一死,先殺莫遙與湯劍秋,再殺熊屠,可否?」

    「可!」十七位大學士竟然齊聲答應,氣勢高漲。

    莫遙與湯劍秋的雙眼中露出不安之色,連熊屠也是目光一緊,那些熊妖王也本能地感受到危機,熊毛炸起。

    這些大學士或許殺不死四頭古妖王,但若是玉石俱焚,絕對可以殺死在場的部分熊妖王。

    「方運小賊,我真應該殺了你!」熊屠怒吼。

    方運用極冷的目光看著熊屠,緩緩道:「今日,其他熊妖王都可能存活,但你熊屠,必然會死!」

    「呵呵,你拿什麼殺我?就憑你這個殘廢?」

    許多大學士大怒,但加緊防守或攻擊。

    方運道:「我乃讀書人,哪怕手腳全無,只憑一張嘴,就可取你性命!」

    「來,我看你如何取我性命!」熊屠放聲大笑。

    方運神情淡漠,看向四頭古妖王,道:「現在我們做一筆交易,只要你們殺了熊屠,我就恢復你們古妖一族的身份。」

    四頭古妖王全都遲疑起來,連攻擊的動作也隨之減緩,眾多大學士的壓力大減,也減少攻擊。

    熊屠卻嚇得後退一步,道:「他這是在挑撥離間,我可是祖帝熊犴的一脈,我也是古妖啊。」

    「你算什麼古妖?」方運道,「四位,你們若是覺得不夠,我再給你們一部分負岳一族的傳承,如何?你們很清楚古妖傳承的重要性!」

    四頭古妖王立刻變得心不在焉,雙目閃爍,不時偷看別的古妖,想知道對方的看法。

    熊屠嚇了一跳,古妖傳承可是古妖一族的根本力量,如同人族的書籍、妖蠻的血脈一樣。而且,在未得到古妖傳承之前,所有古妖的地位十分低下。一旦得到傳承,哪怕是很少的一部分,也能讓他們地位驟升,幾乎就相當於普通讀書人和世家讀書人的區別。

    但是,四頭古妖王並不傻,都沒有開口,現在只要一旦詢問,只要表露出任何可以談判的意向,都會等於跟熊妖王決裂,一旦熊妖王們逃離或者反擊,後果不堪設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