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夠了!」

    方運低喝一聲,罪龜身上的鎖鏈猛地一收,甩開古象王的鼻子,把古烏賊王直接收入背後的囚籠,然後進入罪廳。

    罪廳大門徐徐關閉,裡面傳來古烏賊王的叫喊聲。

    「救我……救我……」

    轟……罪廳大門正式關閉,天空的罪廳投影嗖地一聲回到法典之中,法典合上。

    現場一片寂靜,誰能想到,不可一世的古烏賊王竟然被一個翰林輕鬆囚禁,縱然那罪廳與罪龜本身就強,但若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其真正的力量,最多也只能囚禁妖侯或普通妖王。

    「放他出來!」古虎王暴怒。

    方運眯著眼,仔細看了看古虎王,輕輕一笑,那笑容中沒有絲毫感**彩,彷彿只是一種習慣。

    「聽到沒有!本王讓你放出他!放出來!」古虎王更加暴躁。

    古象王與古猿王上前一步,面露兇相。

    莫遙添油加醋道:「這裡處處是海水,古烏賊王是我們最強的力量。若是他被囚禁,我們的勝算會很小。」

    「放他出來!」古猿王、古象王和古虎王一起大吼。

    方運臉上浮現疲憊之色,也不理三頭妖王,緩緩後退,水王座抵在牆上,拿起毛筆,一邊書寫《玉門關》,一邊道:「諸位,我先休息片刻,實在有些倦了。」

    眾人默默地看著方運,這些天方運一直在參悟龍族碑文,沒參悟完,就被砍斷兩腿和左臂,身體受到祖帝氣息侵蝕,剛擺脫罪廳,就不得不耗盡才氣以法典捕捉罪龜,之後又再次拼盡全力囚禁古烏賊王,已經到了極限。

    每個人都可以感覺到方運的虛弱,他的整個人都彷彿被掏空。

    方運甚至已經沒有力氣去動用文心,竟然手持文寶筆,一筆一劃徐徐寫完全詩。

    詩成后,半透明的小型玉門關籠罩方運。

    方運放下筆,但那毛筆沒有放穩,輕輕滾動了一下。

    方運的手在顫抖,看到這一幕的大學士只覺心臟一抽,這哪裡是一個少年,分明是在戰場上庇護戰友的大將,從不誇讚自己的功勞,卻默默奉獻自己的力量。

    「我小睡片刻。」方運說著,緩緩睡去,右手軟塌塌地放在水王座上,隨著水流微微晃動,沒有絲毫力量。

    在方運閉眼前,每個人都看到他雙眼中的裂縫更大,越發恐怖,好似隨時可以迸裂。

    衛皇安臉上閃過一抹慚愧之色,道:「有勞方虛聖了,您放心,我們未必能擋得住他們,但您絕對是最後一個戰死的!」

    孟靜業嘆息道:「老夫壽八十三,身為大學士,卻讓一個翰林不惜犧牲壽命相助,慚愧,慚愧啊!」

    「方虛聖您好好歇息,您除掉最大的禍患,剩下的交給我們了!」

    「龍爵殿下,我跟他們拼了!」鯊燈悲憤地怒吼。

    「沒了古烏賊王,我們勝算更大!一定要堅持住!」

    十七位大學士眾志成城,戰意如山,士氣如虹。

    湯劍秋笑道:「三位古妖王,方運馬上就要死了,無法妨礙你們,你們可以使用古妖寶物!」

    「人族,這是你們找死!」古象王說完,口中吐出一團銀色光華,隨後光華大放,如同明亮的絲綢蓋住他的全身。

    銀色光芒慢慢變化,就見一片片兩尺厚的恐怖鎧甲陸續出現在古象王的身上,慢慢從象頭開始向下蔓延。

    不多時,他的全身都被厚厚的銀色鎧甲包裹,連四條巨腳都穿上銀色金屬靴,而他的象鼻和象牙上都貼著薄厚不一的金屬防護外層。

    古象王如同上古時期的攻城戰象,一旦衝鋒,萬軍無敵,哪怕遇到城牆,也能將其踏碎!

    身邊的古猿王同樣發生變化,就見血光在他的肩膀和兩手之間移動,很快化為血色的金屬臂鎧,包裹兩條手臂,慢慢地,一根根尖刺冒出來,從肩膀到兩手一路尖刺,令人生畏。

    古虎王的牙齒和利爪上彷彿有黃金在流淌,黃金很快凝固,讓古虎王的牙齒和顎骨大了一倍,而四條虎爪中彈出長長的黃金利爪,表面流光溢彩,彷彿能切割萬物。

    在用出古妖寶物后,每頭古妖的身體都擴大一圈。

    「既然古妖叛逆方運已經昏睡,那我們就可以毫無顧忌使用古妖寶物了。雖然我們已經被逐出古妖一族,只能發揮一半的力量,但殺死你們輕而易舉!」

    古猿王露出鋒利的牙齒,道:「我受夠了血芒之力的壓制,我受夠了古妖天賦被剝奪,換做以前,我們在妖界都有祖神一族的實力,而現在,勉強相當於聖族巔峰妖王。不過……我們的身體配合古妖寶物,相當於聖子妖王,你們這些廢物死吧!」

    三頭全副武裝的古妖王一起衝過來。

    眾多大學士的前方,是層層疊疊的各種防護戰詩詞,但是,古虎王的利爪、古猿王的雙拳和古象王的雙腳象鼻如同蘊含大破滅之力,每一擊至少能毀滅兩層防護力量!

    而且,他們的每一擊都在瞬息內完成,遠比戰詩詞快。

    「不要讓他們繼續攻擊下去!」

    孟靜業說完,上空的文台一震。

    他的文台,不像百兵文台上有刀槍林立,不像三國文台上有三位君王,也不像劍閣文台可增強唇槍舌劍,他的文台之上,只有密密麻麻民眾的形象。

    有衣衫樸素的老人,有花枝招展的少女,有身背農具的壯年,有一身綢布的少年,林林總總,凡是世間的一切民眾,都在其上。但,沒有帝王,沒有官員。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民眾文台外放光華,一座樸素社稷祭壇在半空形成,狠狠撞向古象王。

    古象王毫不畏懼,碩大的象鼻狠狠砸向社稷祭壇,但是社稷祭壇不僅撞飛象鼻,還撞在古象王的身上。

    古象王帶著難以置信的目光後退,低頭一看,鎧甲竟然稍稍凹陷,然後詫異地看著孟靜業。

    孟靜業面色慘白,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民眾外台聚萬民之力,乃是孟家大學士最常用也最強的文台之一,攻守平衡。

    「好怪異的力量。」古象王正要反擊,就見那社稷祭壇突然變化為一把大劍,浩蕩威嚴,散發著厚重的皇道氣息,如君王降臨,統御天下。

    孟靜業一張口,唇槍舌劍融入江山社稷劍中,直劈古象王。

    一劍起自驚雷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