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民眾文台與唇槍舌劍聯合形成的江山社稷劍,一丈三尺,淡金微光,堂皇如日,浩瀚如海,堅實如岳,明明只是一劍劈去,卻如同開天分海。

    古象王立刻用巨大的長鼻抽去,但在象鼻表面的鎧甲與江山社稷劍碰撞的一剎那,古象王臉色巨變,就要收回象鼻。

    已經遲了,就見江山社稷劍一劍切斷古象王的象鼻,隨後劍面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金光崩潰,一柄暗淡無光的唇槍舌劍飛回孟靜業眉心。

    孟靜業身形微晃,輕輕鬆了口氣。

    「該死的人族!」古象王大怒,就見他的長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來,但是,新長出的部位不夠強大,需要數天才能完全恢復,這讓他的實力折損近一成,關鍵是寶物被斬斷,無法重新修補,只能加倍小心。

    孟靜業低聲道:「我休息百息。」

    一旁的曾越道:「孟老哥您歇著,您的江山社稷劍已經達到『一州之威』,也只有您才能重傷古象王。」

    孟靜業搖搖頭,道:「算不上重傷,對它來說只是輕傷而已。可惜我的江山社稷劍還差許多才能達到『一國之威』,否則必然能傷到他。可惜,我能力有限,只能凝練『民眾文台』,若是能凝聚我們孟家的最強文台,區區古妖王何足掛齒,可惜堂弟孟靜山依舊在十寒古地,這次若是他領隊,早就能斬殺一頭古妖王……」

    孟靜業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古妖王氣勢洶洶的攻擊打斷,不得不快速出口成章,誦出一首防護大學士戰詩后再休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雙方的戰鬥越發激烈。

    連平潮躲在盤龍柱之後,偷偷觀戰,心中自有盤算。

    「我不參與攻擊方虛聖,那些妖王和莫遙也不至於殺我,最多事後求饒而已。我若是攻擊他們,萬一戰死,太不划算。更何況,聖院來的大學士都有強大的手段,哪怕沒有到齊,也有機會反敗為勝。方運終究是虛聖,真要殺了他,聖院震怒,半聖手持《春秋》回溯時光,凡是攻擊他的一個都逃不了!」

    「我連平潮雖然與方虛聖對立,但並未攻擊他,他死了與我無關。若是他們反敗為勝,我也可以說自己是被莫遙逼的!不過,我還是希望這些人這些妖都死光,最後只剩我一個人,佔據祖帝遺寶和斬龍刀碎片。」

    連平潮臉上浮現自得之色,目不轉睛地看著雙方大戰。

    眾大學士雖然經驗豐富,但被血芒之力壓制的力量,幾乎都停留在新晉大學士或格物大學士的層次,反觀古妖王,受到的壓制較少,哪怕失去古妖天賦,有古妖寶物在,也遠遠強於眾多大學士。

    百息之後,人族大學士終於出現敗象,孟靜業不得不使用星位力量,喚出孟子虛影,把三頭古妖王稍稍擊退。

    之後,聖元大陸四位大學士也陸續使用了星位力量,增強己身,拖延時間。

    但是,三頭古妖王太強了,後面還有十幾頭熊妖王不斷釋放妖術,而莫遙與湯劍秋抽冷子就攻擊最薄弱的地方,讓眾大學士疲於奔命。

    又過了百息,丘猛終於因為太過激進,唇槍舌劍被古猿王一手抓住,生生碾碎。

    這位兵家大學士一聲慘叫,七竅流血,昏死過去。

    參戰之人由十七降到十六。

    「收回唇槍舌劍!」衛皇安急忙大叫。

    所有大學士不得不收回唇槍舌劍,畢竟唇槍舌劍有致命的弱點,攻強守弱,在戰鬥後期,讀書人都會收回,因為稍有疏忽,就可能被敵人擊傷甚至擊碎,對身體形成反噬。

    沒了唇槍舌劍,三頭古妖王更加無所顧忌,開始猛打猛攻。

    「老夫是年紀最大之人,碧血丹心,就由老夫開啟吧!」王懷岳大學士說完一拍胸膛。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換天地正氣!」

    隨後,王懷岳手持文寶筆,在聖頁之上書寫,形成大學士戰詩《傾天賦》。

    上空突然一片漆黑,隨後一顆顆直徑超過兩丈的巨大隕石分水而來,在水中竟然也能保持燃燒,所過之處一片通紅,水汽蒸騰。

    三頭古妖王感受到一絲危機,但竟然毫不躲避。

    「我解決隕石,你們繼續攻擊!」古猿王說完微微一蹲,然後收回雙臂,剎那之後猛地出拳,兩條手臂猶如兩條巨龍分水,突然噴發出兩道如血氣勁,如血虹衝天,把天上的隕石盡數擊碎。

    隨後古妖王身形一晃,顯然這種攻擊耗費了他極多的氣血。

    「唉……」王懷岳長嘆一聲,軟軟倒下。

    參戰之人只剩十五人。

    「我來……」

    又一位大學士捨棄十年壽命,動用碧血丹心。

    戰鬥繼續。

    十四人。

    十三人。

    十二人……

    人族隊伍不斷減員。

    當參戰之人只剩九位大學士的時候,熊屠哈哈大笑,道:「諸位再加把勁,只要殺死他們,我們就能助古妖得到至寶,離開血芒古地,回歸眾星之巔!誰去近處作戰?戰勝之後有大好處!熊煞,熊崆,你們兩個去不去?」

    熊煞呵呵一笑,道:「我這熊膽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別的熊去就行。」

    「我實力地位,還是算了。」熊崆道。

    熊屠譏笑道:「我就知道你們兩個會如此說。從戰鬥開始到現在,你們兩個一直在偷奸耍滑,沒有全力攻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怕了那個方虛聖吧?」

    熊煞和熊崆相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沒有!」

    「我早就聽說了,你們兩人被方運的聖血和聖頁嚇走,又見了噬龍藤,所以嚇成這個樣子,給熊族丟盡顏面。你們看看他,半死不活的樣子,還能做什麼?你們兩妖表面上對我唯唯諾諾,但畢竟是十大部落的酋長,都不服氣,我今日就讓你們看到我親手……熊煞,你擠眉弄眼是什麼意思?瞧不起本王嗎?」

    「方運醒了……」熊煞向前方挑了挑下巴。

    熊屠立刻轉頭,就見方運已經睜開眼,黑白分明的雙眼中,血痕如網,令人生畏。

    方運看到眼前橫七豎八躺著多位大學士,而四頭水妖則護在自己身邊。

    鯊燈哭喪著臉道:「殿下,我們妖力都不多了,只能暫時休息,為最後保護您做準備。」

    方運沒有去看水妖,而是看向前方九位大學士的背影。

    每一人的身體都在輕輕顫抖,但,每一人都筆直站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