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頭古妖王見到方運醒來,竟然停手,有了喘息之機的大學士們立刻增強防護,同時看向方運,臉上都露出淡淡的喜意,但眼中卻隱含哀色。

    「方運,把烏敞放出來!」古象王道。

    「你放他出來,我們或許能給你一個機會,畢竟你是百帝部落,位居眾星之巔。」古猿王道。

    古虎王的利爪輕輕滑過地面,發出嗤的一聲長音,留下淺淺的痕迹,雙目如燈,毫不掩飾心中的殺意和威脅。

    方運目光掠過三頭古妖王身上的古妖寶物,現在他們已經穿上,自己只能以負岳一族的能力削弱,不能逼他們褪下。

    方運竭力掩飾精神和身體的雙重疲倦,看向九位依舊站立的大學士,道:「我才氣恢復,精神也好些了。戰況如何?逃出去的把握有幾成?」

    九位大學士看著方運,竟然無一人說話。

    方運一愣,輕聲嘆息,心想是的,九人總不能說,逃出去的把握為零。

    「那戰況如何,還是傷不到他們?」方運皺眉看著三頭妖王,三頭妖王身體有許多新生的痕迹,但沒有大礙,氣血依舊雄厚,再堅持一個時辰不成問題。

    衛皇安無奈道:「不行,完全不行!我們甚至全都用了碧血丹心和聖頁,引來浩然正氣,可只能傷而不死,他們會很快長出血肉,我們的一切攻擊,換來的只是他們損耗少許氣血。」

    「這些古妖王氣血之渾厚,遠超普通妖王,若我所料不錯,每一頭古妖王體內的氣血總量,是同位階妖蠻的十倍。」孟靜業道。

    「至少十五倍!而且質量至少是兩倍!若是獲得古妖傳承,晉陞王者,再翻一番!」方運比所有人都清楚古妖一族的強大。

    眾多大學士駭然,雲照塵嘆息道:「怪不得感覺他們的氣血無窮無盡,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總說妖蠻靠妖海戰術才能戰勝古妖一族,不以十倍擊之,死而無生啊。」

    「其實,氣血多不是最大的問題。」曾越道。

    眾人看向曾越,示意曾越繼續。

    曾越環視眾人,道:「我進入血芒古地后,實力雖然下降,但還停留在格物之境,有格物之目的力量,探尋事物本質,早就看出,古妖身體內部的血肉其實並不特彆強,但是他們體表的氣血、皮膚和皮膚下面的部分血肉,完全超越妖族。他們內部血肉堅硬的程度大概只是人族的百倍,但外部的堅硬程度,是人族的幾十萬倍,完全無法估算。」

    方運點點頭,古妖傳承中可沒有詳細研究古妖血肉的資料,道:「這種說法沒錯。也就是說,只要破除古妖外部血肉的防護,我們的戰詩詞就能對他們的身體造成極大的創傷,讓他們耗費氣血加劇,讓他們恢復緩慢,從而殺死他們?」

    「的確如此,我的看法與曾越相同。我們都試過穿透類戰詩詞,只有在極為巧合的情況下才會攻擊到他們身體內部,而每次攻擊到身體內部,這些古妖的反應極大,都會更加憤怒甚至怒吼。」孟靜業道。

    莫遙急忙舌綻春雷:「古妖王殿下,不要再讓他們說下去了!他們在研究殺死你們的方法。千萬要小心!」

    古猿王輕蔑笑道:「讓他們研究下去又如何?不過,你說的也是,既然他們不交出烏敞,我們只能動手。方運,我提醒你一件事,烏敞的地位比我們高一些,他是古妖聖『烏越』之孫,他一旦死亡,烏越陛下必然會感應到,哪怕你逃到萬界邊緣,他也會殺死你。你若死了,烏越陛下一定會想辦法誅你全家!」

    「烏越還沒死?」方運微驚,因為古妖傳承記載,烏越乃是深淵烏賊一族的兩大妖聖之一,本代負岳之父在傳承之前,就被烏越聯合其他古妖聖重創。

    「烏越陛下只是……」古猿王突然神色一變,怒道:「你竟然在套我話!古妖不滅,所向無敵!殺!」

    古猿王說著雙臂如蛟龍出海,全力搗出,海水炸裂,防護戰詩詞接連崩潰。

    眾多大學士立刻再次防守。

    這一次,三頭古妖王的攻擊更加猛烈,眾多大學士立刻感到吃不消。

    「方虛聖,我們攔住他,您自己逃吧!」衛皇安大聲道。

    「是啊,方虛聖,您自己逃!到時候,我們陸續燃燒全部壽命,使用碧血丹心,絕對能攔下他們幾息,給您創造時間!」曾越道。

    「您既然是文星龍爵,一定有逃離的辦法,不要管我等!」雲照塵說出自己的猜測。

    方運愣了片刻,雙目中的血痕更紅,牙齒緊咬。

    「那日三谷連戰,為了人族,為了聖院,為了獲勝,我親眼看著一位又一位大學士離去,為我抵擋敵人,為我而戰,為我而死。我至今記得彭走照的話,他說,他沒有雙臂,所以比所有人更珍惜這個世界;他不能擁抱,所以比所有人更想守護人族。他,戰死三谷。我曾發誓,絕不再讓當年的一幕重演!要麼勝,要麼死,我絕不再踏著戰友屍身組成的死亡階梯存活!」

    方運看著三頭古妖王,看著九位大學士的背影,眼前水光朦朧,向前舉起右臂,大聲道:「今日,我要勝,我要活下去!哪怕只剩一條手臂,我也要替彭走照伸出手,觸摸未來!筆來!」

    文星龍爵一聲令下,天地震動,海水翻騰。

    正氣筆竟然如同活物一樣,自動飛到方運的手中。

    「硯來!」

    硯龜如同最忠實的走狗一樣飛到筆下。

    「墨來!」

    墨女從墨汁中飛出,擁抱正氣筆的筆頭,浸潤染黑,隨後回返。

    「紙來!」

    聖頁懸浮在方運面前。

    「聖血!」

    一滴龍聖聖血自吞海貝飛出,落入筆頭,與墨汁融為一體。

    方運仰頭看向眾妖,目光如刀,緩緩道:「今日,你們都要死!」

    「不要讓他寫完!」莫遙大聲叫道。

    湯劍秋笑道:「莫大學士,您急什麼急?他一個翰林能做什麼?」

    熊屠也道:「讓他寫,我看他能寫出什麼!哪怕他寫出花兒來,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落筆了……」

    「你們看,什麼異象都沒有……」

    近處的大學士忍不住回頭掃了一眼,愕然發現,方運寫的竟然是他當年在聖墟作出的一首舉人防護戰詩。

    朔風吹度秦時關,

    鐵衣映雪夜更寒。

    生吞六國建功業,

    死卧北疆鎮河山!

    之前這首詩只是一境,而現在,一層朦朧的光芒出現在紙頁上,光芒之內,赫然有大秦名將蒙恬在蒼茫草原之上與三十萬蠻族鏖戰的場景。

    詩魂成,大將蒙恬虛影浮現在方運身後。

    看到詩魂出現蒙恬虛影,眾大學士並不驚訝,雖然一般三境喚聖才能喚出虛聖蒙恬之魂,但方運乃是虛聖,又是原作,哪怕是詩魂也可以直接獲取虛聖蒙恬散落在萬界的意念。

    隨後,回頭的大學士們看到,方運竟然繼續寫舊詩,進士防護戰詩涼州詞《玉門關》。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看到這一首詩,眼中原本還有希望的大學士目光一暗,心中冰涼。

    方運能寫出《詠秦民》與《玉門關》的連詩,眾人是知道的,可僅僅這兩首詩並不能改變戰局。

    他們很快發現,這首詩表面同樣出現虛影,又是詩成二境,詩魂顯現,虛影之中,屹立著一位秦朝守邊功臣,還是蒙恬,不過此時的蒙恬正在軍營之中改良毛筆。

    又一個蒙恬的虛影出現在方運身後,與前一個虛影融合。

    方運終於把這首詩由一境提升道二境,但大學士們心中卻沒有絲毫的喜意,因為這次連詩根本改變不了戰局。

    就在他們失望之際,餘光看到方運在兩首詩下面寫了三個字。

    破樓蘭。

    看到這三個字的一瞬間,眾多大學士就把「詠秦民」「玉門關」和「破樓蘭」聯想到一起,眼中瞬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猶如星辰爆炸!

    樓蘭古城,被蠻族佔據多年,曾經是蠻聖的居住地,至今有蠻族祭壇。

    所有大學士深吸一口氣,做最後的等待。

    方運繼續書寫,寶光重重。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水光瀲灧,虛影浮動,每個人都彷彿看到,在遙遠的邊疆,青海湖之上濃雲滾動,天遠雲低,與雪山連成一片。而在極為遙遠的另一處邊塞,屹立著人族雄壯的玉門關,兩者遙遙相望。

    在如此廣袤的土地上,人族的將士抗擊妖蠻,連年作戰,環境艱險,狂暴的沙塵簡直如同兵器,甚至能磨穿人族將領最堅硬的金色盔甲。

    但是,哪怕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人族將士依舊士氣澎湃,戰意熊熊,誓要殺光妖蠻,衝進樓蘭,若不能收復失地,永不還鄉!

    翰林戰詩,二境詩魂。但在聖血催動之下,赫然再提高一境,躍升三境喚聖。

    虛影之中,又出現大將蒙恬帶領秦軍追殺蠻族的場面,第三個蒙恬虛影出現,這個蒙恬虛影更加凝實,與前面的虛影融合為一,形成真正三境喚聖的力量。

    原作寶光!

    首本寶光!

    喚聖寶光!

    還有,最重要的傳世寶光!

    寶光如鱗,層層疊疊。

    三連戰詩!首首二境!

    連平潮站在遠處,整個人都傻掉了,瞪大眼睛喃喃自語:「翰林二境戰詩,相當於大學士戰詩,三連戰詩,每首二境,把威力推升到大學士戰詩巔峰,加上聖血,已經達到大儒戰詩的層次!而且,他的那件文寶筆,好像還蘊含正氣。不好,要出事……」

    「要出事!」莫遙也感到不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