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形的偉力降臨,十里之內的海水瞬間被排開,隨後天地陰暗,上空烏雲翻騰。

    嗚……

    勁風有聲,如泣如訴,漫天黃沙襲來,形成強勁的沙塵暴。

    嗖嗖嗖……

    黃沙之中,飛石如箭。

    「快跑!」莫遙與湯劍秋拚命逃跑,周身籠罩防護戰詩詞,飛沙落在防護罩上,發出箭矢落在盾牌上的砰砰聲。

    突然,一顆拇指肚大小的飛石飛來,無聲無息穿透防護戰詩詞,啪地一聲擊中莫遙的左肩。

    「啊……」

    莫遙不曾防備,慘叫一聲,身體跌跌撞撞後退,低頭一看,那小小的石頭竟然擊穿肩膀,餘光看到,那帶血的石頭竟然還在向後飛。

    莫遙冷汗直流,人族的身體雖然不如妖蠻強大,但大學士的身體經過才氣滋養,遠超常人,更何況有龍紋米,使得血芒古地大學士的身體遠超妖兵,接近妖將。

    但是,莫遙心中浮現疑惑,因為飛石速度並不算快,本來不可能穿透自己身體,除非石頭上有奇異的戰詩特性。

    莫遙腦海中立刻浮現「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兩軍,意識到「穿」和「破」兩字或許是全詩的精髓。

    「翰林三境,相當於大儒戰詩,我們這裡只是餘波就如此可怕,那三頭古妖王身在中心,比我們艱險百倍。此地,已經不是我們可以逗留的!」莫遙出口成章疾行詩就逃跑,但剛上了戰馬,周身的防護戰詩出現清晰的裂痕。

    「這……我的才氣明明源源不斷為防護展示提供力量,怎麼就破了?有古怪,絕非普通戰詩。」莫遙驚懼地看了前方漫天黃沙,加速逃跑。

    熊妖王們正在猶豫,可沙塵中總是冷不丁飛出一顆飛石,他們只要躲不過,那石頭就能輕易他們的身體!

    熊妖王們個個惶恐不安,誰都知道大儒層次的戰詩和大學士的猶如天壤之別,可一顆石頭完全無視他們的防護,實在太可怕了。

    「我們先躲一躲!」熊崆與熊煞轉身就跑,其他熊妖王也急忙跟上。

    熊屠大聲喊:「你們做什麼?古妖王一定會殺死方運,我們一定會取勝!」

    熊煞譏笑道:「別做夢了,古妖王根本就是泥妖王過河自身難保,哎呦……方運太狠了,下次見到他一定有多遠逃多遠!」熊煞的左後腿被石子洞穿,一瘸一拐地逃跑。

    熊屠看了一眼前方灰濛濛的沙塵暴,不得不開始後退。

    在沙塵暴最中心處,三頭古妖王瘋狂怒吼。

    漫天的黃沙不斷打在他們體表,導致他們的氣血在瘋狂地消散,他們現在每息消耗的氣血,百倍於之前攻擊大學士時的消耗。

    他們的上空好像出現一個大洞,不斷向下傾倒黃沙。

    可怕的是,黃沙攻擊他們體表的每一處,這讓他們的氣血消耗達到極限。

    這就是「穿」的威力,磨穿每一個部位!

    三頭古妖王所在之地,不僅黃沙彌天,還有四面八方飛來的石子。

    那些石子完全無視他們的氣血防護,輕易穿透他們堅硬的外皮。古妖王的身體終究太過強大,這些石子可以穿透熊妖王和大學士的身體,但穿不透三頭古妖王的身體,會停留在身體內。

    這些石頭都蘊含異樣的天地元氣,留在身體內會阻止血肉癒合,三頭古妖王不得不額外消耗氣血把石子逼出。

    不斷有石子激射進他們的身體,不斷有石子被排除,整個過程連綿不絕,他們身上的血洞始終無法痊癒,不斷消耗氣血。

    「我的寶物!」古猿王大聲咆哮,他兩臂的尖刺臂鎧在短時間內竟然被黃沙磨穿,成了廢品!

    「我的鎧甲也已經報廢!」

    「我的利爪只剩半截,該如何?這個該死的方運,普通的大儒戰詩根本奈何不了我等,可這首戰詩好像專門針對皮糙肉厚的我們,裡面又蘊含正氣筆積累的正氣,我們頂不住!」

    「難道要後退?古妖一族怎能被區區翰林逼退!絕不!」

    「既然這樣,獻祭壽限吧!」

    「好!只要獻祭壽限,我們的身體將晉陞為臨時的王者妖體,足以抵擋這種戰詩!」

    「獻祭!」

    三頭古妖王齊齊大吼,就見他們的目光變得暗淡,可身體卻突然膨脹一圈,體內的石子全都被排出,全身的傷口在眨眼間癒合。

    在他們身體的表面,多出一層黃澄澄的光芒,那光芒如同經過神火淬鍊、萬年打磨,圓潤光潔,蘊含堅不可摧的氣息。

    「黃沙對我們的影響變小了,石子穿不透王者之光!」古猿王大喜。

    「這王者之光雖然只是雛形,沒有真正成形,也足以讓他們束手無策!走,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在他們前方灰濛濛的沙塵之中,傳來方運的聲音。

    「揚沙飛石,僅僅是開始!」

    方運的話音剛落,所有大學士的戰詩詞攻到,這些戰詩詞無一例外,所有的攻擊都有一定的穿透性,有戰詩詞形成漫天飛矢,有戰詩詞形成無盡長矛,有戰詩詞形成亂劍穿刺,有的戰詩形成一道道光刃……

    古妖王看到這些普普通通的大學士戰詩詞飛來,滿不在乎向前沖,但是,轉眼之間,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噗噗噗噗……

    兵器刺穿血肉的聲音密密麻麻響起,不過眨眼間,三頭古妖王全身被插滿各種各樣的兵器,有的兵器甚至直入血肉內部,破壞他們的內臟。

    無盡的痛苦傳遍全身,古妖王可以忍受這身體的疼痛,但是,他們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三頭古妖王完全忘記了戰鬥,低頭看著身體上那些戰詩兵器,怎麼也無法想像,這些戰詩兵器為什麼能穿透王者之光。

    這些兵器所帶來的影響不僅僅是耗費氣血那麼簡單,他們身體的韌帶、骨骼、脈絡等等一切可以傳遞力量的部分,全部受損甚至中斷!

    他們的腿腳陸續被切斷,身體也陸續碎成一塊又一塊,他們的恢復速度,已經跟不上戰詩詞的破壞速度。

    三頭古妖王瞪大眼睛,不甘心地緩緩傾斜,倒在地上,哪怕強大如古妖,此刻也無法攻擊誰。

    直到此時,三頭古妖王才明白,這首戰詩真正的威力不是黃沙和石子,而是青海、雪山、黃沙、玉門關等等形成的戰場!

    「這些古妖恐怕死都不會明白,這首戰詩形成的,不是風沙,而是凝聚了無數人族英魂的兵家聖地!」衛皇安的聲音在風沙中飄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