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方運在血芒古地作出第三首傳世戰詩《破樓蘭》后,整座血芒古地輕輕一震。

    血芒古地一直在下雨,已經連下十餘天,地勢正常的地方都有人腰深的積水,地勢稍微低的地方已經無法居住,大量人族往高處遷徙。

    血芒古地原本終年血霧籠罩,血雲密布,但在這個時候,血芒古地的所有人族和妖蠻發現,那些血霧竟然開始自下而上升起。

    天空的血雲竟然也淡了許多,隱隱透著亮光。

    「完了!血芒古地要完了!」有老人默默流淚。

    「好可怕……嗚嗚……」孩子們大哭。

    「老天爺發怒了……」有婦人垂淚。

    「求祖靈庇佑!妖族不能亡啊……」有妖侯祈天。

    「跑啊……」有蠻族四散。

    在風雨之中,雲家眾人如同渡河一樣,在瓢潑大雨中前行十數天,終於抵達聚雲城。

    眾人還沒等歡呼,就看到血霧消散,血雲變淡,微亮天光降下。

    「家主,您說我血芒古地有大機緣大福氣,可……血芒之霧消散,情況很不對啊。萬一沒有血芒之力庇佑,血芒古地恐怕會成為人族和妖界的戰場!」

    雲菏皺眉看著天空,嘆息道:「老夫也已經不懂了。大雨下了多日,哪怕是元氣充足,也依舊是災難。方才大地震動,隱隱有第三變的徵兆,是福是禍,豈是老朽可以推測的?只是不知道雲城主和方虛……翰林他們是否已經回城。」

    「城主並未回城,否則早就會派人接應我等。城頭上那些士兵一直在戒備,城主若在不會如此。」

    「你們看……」雲傑英突然大喊。

    眾人抬頭望天,天空的雨水一直如瀑不止,而現在突然停下。

    「雨停了?」

    「好像是。」

    「不對,還是有水,滴我手心上……不對,這水怎麼滲進我手心裡?會不會是妖術?」

    「好像真有水,不過很小,那雨水很奇怪,剛才明明落在我頭上,可伸手一摸怎麼沒了?」

    「你們有沒有發現異常之處?你們聞聞,空氣好像變得不一樣了,吸氣之後,有股特別的香甜,如同嗅著淡雅的花香。」

    雲菏突然伸出手,接住一滴雨水,低頭一看,呆若木雞。

    這雨水和之前的雨水比,唯一的區別就是更加晶瑩,而且雨水落手不碎,依舊呈水滴狀,但很快滲入手心。

    過了好一會兒,雲菏大喊:「是傳說中一界形成時才能出現的元氣精粹!快!用盡一切手段接住現在的雨水,能存放就存放,存不住就喝!我這裡有方虛聖贈送的含湖貝,現在用來接元氣精粹。」

    雲菏這位老進士開始在水中快速奔走,凡是見到天上降落元氣精粹,立刻使用含湖貝收入其中。

    其他人愣了好一會兒,才面露狂喜之色,全力收取元氣精粹,一邊收一邊興奮叫喊。

    「太好了!真是元氣精粹,聽說一滴價值千金啊!聽說眾聖世家只有在有新生兒出生的時候,才會賜下一滴元氣精粹,所以眾聖世家的讀書人一直比普通讀書人強出一線。」

    「我們終於也有元氣精粹了!」

    「孔聖垂憐,蒼天有眼啊!」

    「不過……為何我血芒古地開始變化?」

    「不清楚,不過時間很奇怪。」

    「何處奇怪?」

    「恰好出現龍城廢墟的時候天地大變,或許血芒古地異變的源頭就在那裡。」

    「可惜,不知道雲城主和方虛聖能不能回來。」

    「噓……別暴露他的身份。」

    「別說話,快快收集元氣精粹,這是足以讓聖院瘋狂的寶物,有了這些元氣精粹,我們血芒人必然飛黃騰達!」

    漸漸地,整座血芒古地不分人族與妖蠻,全都在拚命收集元氣精粹,天下都亂了。

    更多的元氣精粹慢慢落在水中,改變整座血芒古地。

    一道道恐怖的意志在血芒古地之外流連,但始終不敢進入。

    古地異變,最為危險。

    妖界,妖皇大殿。

    妖皇坐於皇座,雙目遙望天地盡頭,沒有絲毫的波動,怪異的是,他的雙目與尋常妖蠻不同,看不到眼白或瞳孔,只能從他的雙目中看到一片下著大雪的虛空。

    身邊的一片白色龍鱗突然亮起來,妖皇雙目中的風雪更大,伸手抓向龍鱗。

    血芒古地,鎮罪正殿。

    方運走到水晶血顱前,那水晶血顱是一頭不知名的古妖顱骨,足有一丈高,方運把它收入吞海貝中,就聽孟靜業道:「臨行前,我孟家長輩的確說過血芒古地的傳說,和外界的傳言一樣,說這裡跟斬龍刀碎片和古妖祖帝熊犴有關。還說,若是真見過斬龍刀碎片,離開龍城廢墟后馬上上報家族。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出不去。」

    曾越道:「我們曾家長輩說過,千萬不要妄想得到至寶,因為至寶與普通寶物不同。當年有位人族半聖發現兩件至寶,雖然得到一件,可卻被第二件至寶傷到,剛把第一件至寶送回人族沒幾天,便聖隕。」

    「那件至寶難道是傳說中的聖碑?」

    「對,就是形成聖碑林的聖碑。」

    「既然如此,我們一個一個試探,不能讓方虛聖冒這個險!」

    哪知方運卻道:「你們後退,這裡的事交給我。」

    孟靜業忙道:「至寶可以不要,但您不可或缺!別說這是斬龍刀碎片,就算是完整的斬龍刀,甚至是完整的斬龍台,作用也不及您!」

    所有大學士齊齊點頭,人族和妖蠻古妖不一樣,人族需要的是學問,是知識,任何寶物都在其次,方運為人族帶來的一切已經超越至寶。

    方運眯著眼,緩緩道:「我在碰觸水晶血顱后,已經明白,你們若收取寶物,必死無疑。」

    「您有把握?」

    「沒有。」

    「那您不能盲目送死啊,我們馬上走算了,反正您有辦法嚇跑罪龜。」

    方運望著前方的斬龍刀碎片和祖帝遺寶,眼角有血絲溢出。

    方運眼前的世界,籠罩一層濃濃的血紅色,艷麗卻又死寂。

    「事到如今,我的選擇還分盲目與否嗎?」方運反問。

    眾大學士啞口無言,方運現在幾乎油盡燈枯,連身體只能靠水王座支撐,到了聖元大陸,根本無法行走。

    「那您要如何取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