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丈青龍刀鎮壓對撞餘波,片刻之後,飛到方運上空,猶如一大片烏雲壓頂。

    方運輕輕點頭,青龍刀竟直入方運眉心。

    眾人看到,方運微微一愣。

    「莫不是發生了意外?」曾越問。

    方運輕輕搖頭,沒有詳說得到斬龍刀碎片后獲取了什麼訊息。

    「我們……」

    方運話未說完,就聽衛皇安失聲道:「方虛聖您的腿……」

    眾人仔細看去,就見方運的腿部本來就被斬斷,現在末端的傷口竟然在以極慢的速度消失,沒有粉塵,沒有流血,是在逐漸化為虛無。

    所有大學士呆立原地,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的傷口。

    「為何會如此!」雲照塵紅了眼眶,大聲喝問。

    「蒼天不公,蒼天不公啊!」孟靜業鬚髮怒張。

    曾越緩緩道:「怪不得方虛聖說讓我等遠離,至寶之間的爭鬥,已經遠遠超越我等的層次。哪怕兩件至寶不會把力量擴散,餘波也會形成致命的傷害。方虛聖承擔了那些傷害,恐怕已經……」

    「不,我們還有聖院,還有眾聖!方虛聖已經得到斬龍刀,我們一旦回到血芒古地,就可直接離開,返回聖院,眾聖一定有辦法救治!」

    「走,事不宜遲!」

    方運點點頭,道:「我們離開這裡。」

    隨後,方運口中說出眾人聽不懂的龍語,就見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柔和的光芒包裹。

    劇烈的搖動之後,方運睜開眼,眼前依舊是一片血紅色,一座雄城屹立在前方。

    方運手握官印,注入才氣,因為在進入血芒古地之前東聖閣的人說過,真要得到斬龍刀碎片,或者想逃離,只需要利用官印連接血芒古地的聖廟,聖院就會感知,會在第一時間救他離開。

    方運清晰地感應到官印與聚雲城的聖廟相連,但之後聚雲城的聖廟沒有任何反饋,更不用說聖院降下力量。

    方運的心如同沉到無盡的深淵。

    回歸的道路已經被封堵。

    「這裡可是聚雲城?」

    「正是老夫的聚雲城。」雲照塵道。

    「不過這地面的水……」

    「看來下了一場了不得的大雨,幸好已經晴了,只是還有零星的雨滴在下落。」

    「怪哉,血芒之霧竟然消失了。」

    「不對!現在滴落的不是雨滴,是元氣精粹!快快收集,千萬不可錯過!」

    「不是只有古地晉陞一界的時候才會誕生元氣精粹嗎?這裡怎會有?」

    「血芒古地,似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變。」

    眾多大學士站在水中,茫然地看著四周。

    突然,一種奇特的氣息自天而降,彷彿要毀滅一界。

    隨後,一道漆黑的裂口在天空出現,橫貫百里。

    一顆金光燦燦的小太陽自裂口中降臨,照耀整座血芒古地。

    血芒古地的家畜未曾見過如此光亮之物,狂叫不止,而眾多人族或妖蠻不知發生何事,慌忙躲避逃竄。

    光芒漸淡,露出一個一丈高的金甲人,這人身穿一整套的奇特戰鎧,僅僅露出雙眼,其他地方都被嚴嚴實實包裹。

    他身上的戰鎧散發著故舊的淡金色,由一片又一片金色的龍鱗組成,龍鱗之上布滿了數不清的划痕,有的龍鱗甚至殘缺了一角。

    龍頭成頭盔,龍爪護雙肩,一陣陣屬於龍聖的氣息向四面蕩漾,鎮壓八方。

    在金甲巨人的身後,隱隱有一顆古老破舊星辰的虛影。

    「方運何在!」

    宏大的聲音從金甲人口中傳出,充滿了威嚴,如同這片天地的主人在頒布聖旨。

    聲音如雷,滾滾而動。

    血芒古地幾乎所有人神智迷糊,猶如聽從命令的士兵一樣,本能地尋找叫方運的人。

    方運身邊站著十四位大學士,除了孟靜業、曾越和衛皇安,其餘十一人的雙目竟然一片白茫茫,然後一起指向水王座上的方運,異口同聲舌綻春雷。

    「方運在此!」

    說完,十一個人露出極為痛苦的神色,隨後眼中的白光消散,恢復正常,然後茫然地看著前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孟靜業、曾越和衛皇安三人全都看愣了。

    「好可怕,他應該就是妖皇吧……」衛皇安道。

    「妖皇怎會有半聖威能,一言出,萬民從?」

    「應該不是他自身的力量,而是他身上的戰體。若老夫沒猜錯,他穿的正是那件著名的龍威戰體,一旦擁有,半聖之下無敵,甚至連半聖都無法將其殺死。」

    「快跑……」

    妖皇徐徐轉頭,風雲相隨,天地為之一動。

    妖皇的視線如同兩道利箭刺破天空,周圍所有人都本能地低頭避開。

    唯獨方運身居水王座,坦然地凝視妖皇,不卑不亢,冷靜異常。

    「本聖在此!」方運的聲音不大,甚至沒有用上舌綻春雷,但在場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妖皇突然微微低頭,猶如人族的頷首禮,用清朗的聲音道:「末學古虛,見過方先生,方先生的詩詞文章,每每誦讀,唇齒生香,喜不自勝。能在今日得見先生,取項上人頭食之,末學榮幸之至。」

    眾人愕然,隨後想起有關妖皇古虛的傳聞,喜讀詩文,嗜食人頭。

    妖皇古虛前一刻還彬彬有禮,但說完之後,重新抬起頭顱,雙目之中風雪漫天,殺意湧現,天地為之蕭瑟,萬物為之凋敝。

    他明明在高空,可他下方地面的水完全被凍結,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擴散,大片白色的冰面快速蔓延。

    妖皇緩緩邁出一步,一步十里,似緩實疾。

    所有大學士衝到方運身前,準備吟誦戰詩詞,但妖皇古虛緩緩抬起右臂,右手食指稍稍抬起,又輕輕落下,一道莫大的威能憑空出現,所有大學士撲通撲通跪在水中,竟然一動不動,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所有大學士臉上浮現絕望的神色。

    水王座緩緩升空,載著方運向前方飛馳,方運道:「與他們無關,這是你我之間的戰爭!」

    妖皇古虛停在數裡外,也不答話,雙臂負在身後,自顧自道:「血芒古地與聖元大陸的聯繫,已經被切斷,你今日無論如何也逃不出此地。本皇念你才氣驚世,雖有罪於妖蠻,但有功於萬界,給你一個自裁的機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