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

    東月樹一處秘密之地,一棵百丈古樹突然枯萎收縮,最後化為一根三丈高的木樁。

    咔嚓……

    兩隻手從裂縫中探出,分開樹皮。

    一個赤條條的蠻族從中走出來。

    「好一個方運,臨死前亦能換本皇一命。本命仍在,加上『白龍魚服』,依舊有兩條命。可惜,未能再獲星之王,無法追尋妖祖之物。既然如此,只能與西海龍宮聯手,奪敖雨薇之力!」

    「只是……未曾想到古地突逢異變,西海龍聖為了送我進入,身負重傷,本皇的龍威戰體也遺落在血芒古地,對葬聖谷之行大為不利。」

    古妖山脈。

    「何人殺我族子弟!血脈尋跡!……無影無蹤?無因無果?好的狠!假以時日,老夫必將親臨血芒古地,探尋究竟!」

    負岳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老烏賊嚎你娘啊!我負岳一族的完美傳承者隕落了!隕落了啊!我晉陞大聖的期望可全都在他身上!完了,完了,按照傳承來說,他可是本聖的親兄弟啊!」

    「血芒古地正在晉陞一界,誰願前往一探究竟?」

    「古地晉陞層出不窮,我古妖一族經歷太多,那裡乃是非之地,本聖不欲前往。」

    「文曲星竟破界照耀,此事古怪,不宜在那裡與人族衝突。」

    「祖帝熊犴遺寶怕是沒了……」

    血芒古地,聚雲城,城主府。

    十四位大學士坐在其中,甚至都沒有去收集珍貴的元氣精粹。

    「我如何向孟家列祖列宗交代!我如何向眾聖眾賢交代!」孟靜業神情頹廢,發亂如雞窩,雙目赤紅,幾欲尋死。

    衛皇安長嘆一聲,道:「逝者已矣,節哀順變。我等都是大學士,不可因此而神志迷亂。方虛聖之死,冤有頭、債有主,我們想方設法為他報就是了!」

    孟靜業突然抬起頭,厲聲道:「宗家,雷家,皆為禍首!封鎖兩界,除卻妖界眾聖,必然還有西海龍聖插手!回到聖元大陸,老夫先鋤奸,后殺西海水妖!我等自是動不得西海龍聖,但泄心頭之憤卻不難!」

    孟靜業聲如鐘鼓,振聾發聵。

    眾人默然,孟靜業直言「西海龍聖」之名,恐怕已經被對方聽到隻言片語,畢竟半聖威能太強,孟靜業毫無顧忌,顯然是有了求死之心。

    曾越緩緩道:「過幾日,老夫便去景國走一趟,柳山那老匹夫,必當為方虛聖殉葬!」

    「好,我找雷家之人!若不能在聖元大陸動手,便去荒城古地或其他地域截殺!此仇不報,安敢稱讀書人!」

    「殺完雷家之人,老夫便去聖院自首,自請深入妖界,與妖蠻同歸於盡!」

    「天地不仁,我等取義!」

    雲照塵輕嘆一聲,道:「你們可以隨時離開血芒古地,但我等不行。現在,恐怕是面臨血芒古地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眾人一愣,若有所思。

    譚禾木道:「照塵兄說的不錯。原本此地有血芒之力庇護,外界生靈無法進入。但現在,血芒之力散盡,而古地成一界,已經開始孕育新的一界意志。在這種時候,萬一有強大的妖聖突入其中,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曾越道:「近期倒不用擔憂,現在古地變化未必清明,眾聖都不會貿然下手。何況……血芒古地自成一界,對我人族有利!」

    「此話怎講?」雲照塵問道。

    曾越微笑指著天空,道:「每有一界形成,妖族天狼星、人族文曲星和古妖母神星等一些星辰會爭奪一界主星。而現在,血芒古地的主星乃是文曲星,根本不見天狼星和母神星。血芒古地夜幕之上,除卻文曲星,其餘星辰皆為凡星。」

    「原來如此,這倒是個大好消息,再過百年,我人族迅速成長,必然會一統血芒古地。」

    雲照塵的目光掠過聖元大陸的幾位大學士,道:「但問題是……之後如何?聖院會如何對待我等?人族會如何對待我等?」

    城主府正廳鴉雀無聲。

    人人都清楚一界的價值。

    古地晉陞一界,必然會形成數不清的寶物,讓各族為之爭搶的元氣精粹只是其一。方運若不死,他們早就全力去各地尋找寶物,絕不會坐在這裡浪費時間。

    對個體甚至一個世家而言,最珍貴的就是那些寶物,但對整個人族來說,一個安全的一界,一個可以讓人族繁衍生息的地方,遠比任何寶物更珍貴。

    如果人族把血芒古地打造成堡壘,能阻止妖蠻入侵,到時候哪怕兩界山告破、聖元大陸失守,倒峰山、聖院和大量人族都可以遷移到此,或許能再撐數百年,讓人族積蓄足夠的力量。

    血芒古地不僅僅是一處寶地,更是人族新的希望!

    除了孔聖世家和六大亞聖世家或許會要點臉面,其他眾聖世家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搶佔血芒古地,經營此地。

    這裡,也是眾聖世家的後路!

    聖院之所以沒有對三大叛徒古地動手,除了有一份血脈在,除了三地名義上服從聖院,最重要的是,聖院早早就把這三處古地列為後路。

    現在,血芒古地正在向一界進發,又失去了血芒之力,是目前為止人族最適合居住的地方。

    孟靜業長嘆一聲,道:「我們會盡量向聖院進言,力求給血芒古地公正的待遇。」

    「公正,呵呵……」雲照塵笑了。

    眾人再次陷入沉默。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心中隱隱有些悲憤,連雲照塵這種謙謙君子都冷笑,可見一旦聖院接管血芒古地,這裡的人會是何等下場。

    聖院大陸的六位大學士沒有惱怒,因為他們是有良知的讀書人,有些事,可以不說,但絕不會為了自家的利益而不要臉皮張口胡說,喪盡天良。

    衛皇安突然道:「若是方虛聖在就好了。」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連聲嘆氣,若是方運在,哪怕不能對抗聖院,也能幫血芒古地的讀書人爭取許多權利,足以不受欺壓,然後慢慢融入人族。

    現在,血芒古地實力最強的不過是大學士,連大儒都沒有,在聖院根本沒有話語權。

    那些大世家或許要臉面,自己吃肉給血芒古地的讀書人留下骨頭,但那些小世家小豪門絕不可能給弱勢的血芒古地讀書人留半口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