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遠處的一些讀書人向孟靜業等人一拱手,陸續離開,還有人遠遠站著,似乎想探尋血芒古地之事。

    「驚龍先生為何閉關修習?」

    孟靜業搖頭道:「毫無頭緒,有人說東聖……不,驚龍先生在月樹神罰過程中已經受傷,強撐到今天;還有人說驚龍先生早就想退下,只是沒有借口;更有人說驚龍先生因方虛聖隕落,傷心過度,心灰意冷。不過,目前最可靠的說法是,昨日驚龍先生暗中不知跟誰交手,受了重傷……」

    孟靜業說到這裡,所有人愣住了。

    曾越道:「妖皇是西海龍聖送入血芒古地的,莫非驚龍先生半路截殺卻事敗?」

    「不好說,唉……」

    衛皇安問:「我們還去東聖閣嗎?」

    「去,為何不去!那裡又不是龍潭虎穴,那是依舊是我人族的聖院!」

    眾人繼續前行,曾越一邊走一邊怒道:「剛收到傳書,聖院本來讓楊玉環等人在聖院隨方運居住,可就在今日清晨,竟然被新東聖閣的人趕回景國京城!幸好景國的各世家有情有義,直接動用文界接她們走,不然她們恐怕要坐著馬車萬里迢迢返回景國。」

    「欺人太甚!」衛皇安怒不可遏,在罪廳的時候,孟靜業講述方運經歷,屢次提到楊玉環,所有讀書人對楊玉環的評價極高,哪怕是方運政敵也沒有攻擊楊玉環如何,免得遭到千夫所指。

    「豬狗不如!豬狗不如!」孟靜業氣得大罵。

    曾越道:「諸位莫心急,景國眾聖世家終究不是擺設,陳聖世家已經發話,說定要照管好方家。」

    衛皇安面色陰沉,道:「現如今,宗家勢大,柳山那老匹夫必然崛起,方運的親友恐怕會遭遇不測。」

    「此類事情不可避免,哪怕是半聖世家衰落,也會如此。」孟靜業道。

    曾越道:「走,我們先去東聖閣,之後……老夫召集友人,去景國祭拜方虛聖!」

    眾人快步抵達東聖閣,但還未進門就被兩個年輕舉人攔下。

    孟靜業沉著臉,道:「怎麼,東聖剛換,這聖院的就改規矩變天了?」

    其中一個年長的舉人不亢不卑作揖,道:「宗家末學見過大學士。東聖閣正在交接,千頭萬緒,閑人免進。」

    孟靜業冷笑道:「我等從血芒古地回返,事關虛聖消息,事關一界興衰,必須要見東聖陛下。若宗聖不接見,我們只好下山去孔府。」

    兩個舉人再難保持平靜,孔家終究是第一世家,一旦事情激化,對宗聖這位暫代東聖非常不利。

    那年長的舉人道:「諸位請稍候,我這就進去稟報。」說完轉身離開。

    不多時,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面帶微笑走出來,身穿青衣大學士服,離著十幾丈便朗聲道:「原來是孟兄和曾兄,你們剛從血芒古地回返?莫非是得到好消息?門口的混賬小子有眼不識泰山,您們作為長輩可千萬別跟小輩一般見識!」

    眾多大學士眼中閃過一抹怒色,這人明顯是在指方運之死是好消息,但卻沒辦法拿住他的把柄。

    孟靜業隨便一拱手,道:「宗傾兄冬安。我等的確剛從血芒古地回來,得到重要的消息,事關人族興衰,所以求見新東聖!」

    宗傾面露難色,道:「我家宗祖雖暫代東聖之位,但有要事離開聖元大陸,不知多久才能返回。若是無關緊要,先寫個文書,說明來意,留在此地,過幾日自會交給宗祖。若是十分重要,那就在這裡等著。不過,我建議您先跟我說是何等大事。」

    孟靜業毫不客氣道:「事關重大,不可明言。老夫給你百息時間考慮,馬上帶我等去見宗聖分身,否則的話,我即刻上奏參你一本。」

    宗傾微笑道:「孟大學士說笑了。現在我們已經得到消息,血芒古地有異變,這的確是頭等大事。但諸位不要忘記,血芒古地終究只是古地,我聖元大陸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另外,在下擔任東聖閣知客一職,若孟兄不想說,那就等我家宗祖回返再說吧。」

    孟靜業目光一寒,道:「你難道逼我敲驚聖鍾嗎?」

    宗傾的笑容僵在臉上,道:「宗祖履新,孟兄敲驚聖鍾,這是要敲打我宗家還是我宗祖?宗祖真身不在,分身在宗家不理事,除非宗家族滅、人族危機才會出世。孟兄也是世家之人,如此咄咄逼人,未免太過了!」

    孟靜業沒有說話,而是以文膽隔絕內外,才氣傳音給友人。

    「宗家明顯知道我等進入血芒古地是為了救方虛聖,方虛聖一死,他們便肆無忌憚。宗聖真身既然不在聖元大陸,整件事就變得複雜起來。」

    「我們現在鬧下去也無濟於事,二這種事又不能隨便泄漏,提前告訴宗家,反而便宜了他們!宗家人意圖很明顯,宗聖不在,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怪不到宗家,把所有事推脫得一乾二淨。」

    「好一個宗家,此事老夫記得了!」孟靜業眼中閃過狠色。

    不止孟靜業一人,其他幾人全都如此,經歷了龍城廢墟的生死,親眼看到方運死於面前而無力相助,讓他們的心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更何況,他們都曾被血芒之力影響。

    「既然東聖不在,按照規矩,只能去南聖閣。」

    「走!南聖他老人家通情達理,必然會處理此事。」

    眾人進入南聖閣。

    兩刻鐘后,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聖院的天空響起。

    「開聖議!」

    聖院的所有讀書人愣住,連年聖議,只有兩界山之戰時候出現過,去年已經因為月樹神罰開了聖議,現在馬上就要過年,發生何等大事值得開聖議?

    許多人望著眾聖殿,聖議時,眾聖真身或神念回歸聖院,而孔聖世家家主和六大亞聖世家家主的神念都會進入眾聖殿旁聽。

    不一會兒,孟靜業和衛皇安走出南聖閣。

    衛皇安面沉似水。

    孟靜業無奈道:「聖院規矩森嚴,沒辦法請你入眾聖殿,只有我們幾人可以進入。南聖親自致歉,連我都被趕出來陪你,你可別怪南聖。」

    衛皇安嘆息道:「南聖他老人家慈祥可親,甚至張口道歉,我感激都來不及,怎會怪他。要怪,就怪我人微言輕。」

    「聖議時間長短不一,若我所料不錯,今天不會有結果。我要把吞海貝帶給方夫人,你是留在這裡等待結果,還是隨我一起去?」

    衛皇安道:「現在方家應該在開靈堂祭奠方虛聖,我當然要去祭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