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園之中,東側站著以吏部侍郎查文義和方禮為首的人,西面站著楊玉環、蘇小小和方大牛等人,衛皇安和孟靜業等人突然加入,成為了第三方。

    楊玉環等人都不認識新來的這些人,愣在原地。

    查文義早就得到消息,冷哼一聲,道:「諸位,你們可知道,你們已經違反我景國律法和東聖閣禁令,本官隨時可以動用聖廟才氣鎮封你們!」

    孟靜業道:「景國律法有國君,有三法司,輪不到你一個吏部侍郎下定論。至於說東聖閣禁令,把文書拿出來,沒有文書,我回頭就告你捏造聖院文書!」

    「呃……」查文義愣在原地,暗道果然要謹慎對待這種世家大學士,尤其是亞聖世家的重要人物。

    東聖閣的文書很多,但真正算得上「禁令」的,必須要有現任東聖的聖筆親批,有聖筆親批文書一般有個獨特的名字,叫做「法旨」。

    四聖的法旨,都有明確的範圍,比如東聖就不可能發布跟妖界有關的法旨,那是北聖的職責範圍,而一般情況下,北聖也不會發出處理人族內部事務的法旨。

    一旦四聖降下法旨,無論對錯,都代表聖院,絕不容推翻。

    推翻法旨,就等於推翻四聖地位,比聖道之爭更極端。

    但是,若法旨真有大問題,導致被人推翻,那無論誰,哪怕是孔聖,都必須永久性退出四聖職位,永遠不得在聖院任職。

    正是因為如此,四聖很少會頒布有爭議的法旨,若非極端需要,別人也不會推翻四聖法旨。

    除卻「法旨」,東聖閣所有文書都是「命令」,根據簽署人的地位不同、內容不同,命令的強弱有所變化,比如批評指責的文書最為嚴重,足以讓一國緊張,而一些建議性的文書則用處不大。

    左相一黨拿東聖閣的文書來唬人,大多數讀書人都會三思後行,但身為孟子世家出身的孟靜業,對這套規矩的了解甚至超過剛剛入主東聖閣的宗家。

    孟靜業很清楚,現在左相一黨根本拿不出那種文書,就算有,別說不是聖筆親批的法旨,甚至不可能有東聖閣大儒閣老的簽字,最多是某位大學士發布的建議性文書。

    這種文書,稍有地位的世家弟子都不會放在眼裡。

    查文義啞口無言,他並非裝腔作勢,而是對於景國翰林來說,東聖閣任何文書那都和法旨區別不大。

    「還有這些阿貓阿狗,全都滾出泉園吧。」衛皇安厭惡地看著方禮等人。

    方禮嘻嘻一笑,道:「諸位大學士,諸位大人,諸位高人。我知道諸位學問比我多,學識比我強,但我要說一句,現在是我方家族內之爭,任何敢插手我方家族內之事,都請做好去禮殿受審的準備!」

    衛皇安道:「如此說來,柳山那個老匹夫會第一個上禮殿。」

    「放肆!看你文位服,應該是血芒古地的大學士,那種叛徒之地的大學士,竟然敢來聖元大陸耀武揚威,真是稀奇!」查文義立刻把矛頭對準衛皇安。

    衛皇安點點頭,道:「我的確只是普通大學士,在別的地方只能像烏龜一樣縮起來,我有自知之明,但是,在這裡,在景國京城,在柳山面前,我就是可以耀武揚威,因為這裡的烏龜王八太多!」

    景國讀書人無論處於何種陣營全都無奈,衛皇安是罵左相一黨是不要臉的王八,但也罵景國讀書人都是縮頭烏龜,沒有站出來維護方運和他的家人。

    方禮身邊的一個少年低聲道:「父親,我們回濟縣吧。連我都能看出來,我們只是左相的捉刀人,最後撈不到什麼好處,反而會背上罵名。更何況,方虛聖給了我再次做人的機會,讓我真正明白要靜下心來讀書做學問,哪怕死,我也不能搶佔他的家產。」

    「閉嘴,這裡沒有的事!」方禮怒視方仲永,抬手要打,但方仲永不躲不避,目光甚至沒有絲毫閃爍。

    「小畜生!」方禮氣急敗壞,因為方禮被方運筆伐過,他一旦要打方仲永,都會被筆伐的力量擋住,直到方仲永成為進士為止。

    方仲永微微低下頭,表示歉意,但並不屈服!

    「好你個方仲永,被方運一篇文章攻擊,讓你遺臭萬年,你不僅不痛恨他,反而感激,反而把我這個親爹當成仇人!」方禮怒不可遏。

    方仲永依舊低著頭,什麼都沒說,但沉默就是他最好的武器。

    方禮不去看兒子,道:「諸位,你們要知道,濟王府在建,這泉園是皇室賞給方虛聖的。現在方虛聖故去,皇室要收走泉園,若非我厚著臉皮求左相,楊玉環一家早就被趕走,不知道住在什麼破舊的老宅。玉環啊,不是我怎麼樣,而是為了方家,我們只能犧牲你。你自己選吧,是認仲永當兒子,還是逼我們方家與你恩斷義絕!」

    楊玉環抬起下巴,與白皙的頸部形成近乎完美的輪廓,嘴角掛著淡淡的冷笑。

    她的眼睛紅腫,可依舊不減風姿。

    「玉環識字不足兩年,不懂什麼大道理,但當年我與小運落難時,給予我們每一碗米、每一文錢,我都記得;幫助我們的每一人、每一家我也都記得。去年過年,今年過年,我一個一個背出來,一個一個寫出來,讓大牛他們備上厚禮,一一送去。但是……方禮,還有諸位在場的方家人,我楊玉環認得你們,但永遠不記得你們!但凡與我和小運有一絲恩義的族人,今天都不會站在這裡!無恩無義,何來斷絕?」

    楊玉環的語氣非常平靜,字字質樸,卻又擲地有聲。

    楊玉環不會舌綻春雷,更不會傳音,話語里卻有著強大的力量。

    方家幾個族人愕然望著楊玉環,突然意識到,楊玉環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大字不識的女孩,而是堂堂虛聖之妻,是掌管一大家內務的女子,是與太后公主、與世家女子、與女讀書人接觸交往的大人物。

    居移氣,養移體。

    環境和地位可以改變人的氣質,奉養可以改變人的身體。

    方禮道:「玉環,既然你如此不識時務,那我即刻動用族長之權,向景國和聖院討回方氏一族的財富!放心,我們都是念舊之人。給你留一個方運童養媳之名,若是你繼續與我們方家做對,我們只能把你從方氏族譜上除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