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劉育被押入大牢之後,寧安城縣衙的所有官員職位出現變動,原本一些官員辦事不力或犯下大錯被革職,而現在他們全都官復原職。

    曾經被方運委以重任的於八尺等一些官吏全部被調為閑職。

    當天,寧安城各地出現公告,代縣令費昌準備複審過去一年的冤假錯案,所有苦主都可以來衙門喊冤。

    第二日清晨,寧安縣衙的大門被許多人堵住,許多人跪在地上高聲呼喊。

    「大人,冤枉啊!」

    「冤枉啊!」

    數百人堵在縣衙門口,而在不遠處,站立著更多寧安縣人,都在看熱鬧。

    「呵,昨天在酒桌上聽人說,計知白來到寧安城的第一句話便是『我計知白又回來了』,我還不信,今天看這架勢,不由得不信。小人得志,不外如是。」

    「看看這些喊冤的都是什麼人,無辜毆打大夫的暴徒,遊手好閒欺男霸女的痞子,在學堂欺辱別人的小畜生……我已經說不下去,再說下去,污了我的嘴!」

    「你們瞧瞧,那日科舉前,學生父母自發來寧安縣衙門口要拜虛聖,為了討個吉利,就把一些祈福的荷包、銀錢扔到衙門門口的兩座獅子上,每每路過,都可見上面掛滿了小物件,這都是寧安縣人的殷殷期盼。方虛聖把這兩頭獅子命名為獅先生,庇佑考生。現在倒好,獅先生身上的東西都沒了,甚至還被潑了黑漆。雖說未必是計知白做的,但那些人如此做,計知白卻不阻止,可見他此人心胸狹窄到何等程度。」

    「那些學子都來拜獅先生討個吉利,他們這麼做,不知道多少人在心裡暗恨。」

    「看著吧,我就不信他計知白能一手遮天!到時候,必然會有人為民除害!」

    縣衙之內,計知白與費昌坐在後堂喝著茶水。

    「知白,方家那些人,該動手了吧?」

    「方運現如今的地位,是踩著我們這些人拾級而上,他既然死了,我們自當平分!我已經暗中收買了楊玉環身邊的一個丫鬟,得知孟靜業竟然把一枚吞海貝給了楊玉環!」

    「什麼,吞海貝?」費昌大驚道,「哪怕我景國皇室也沒有吞海貝!一枚吞海貝,抵得上一個豪門!畢竟吞海貝的空間太大,作用難以估量。眾聖手裡的吞海貝都是聖院的,一旦聖隕,聖院會收回吞海貝。」

    「何止我景國皇室,哪怕眾聖世家一共也沒有幾枚吞海貝。如果所料不錯,孟靜業與方運曾在血芒古地相遇,甚至一同進入龍城廢墟,而方運從龍城廢墟中得到了吞海貝和其他寶物。方運在臨死前,托孟靜業把吞海貝給楊玉環。吞海貝裡面必定有數不清的寶物,我志在必得!」

    計知白眼中閃著貪婪的光芒。

    費昌道:「楊玉環有陳聖世家庇護,又有東海龍宮在,稍微不慎,就可能出大事啊。」

    計知白微笑道:「裡面的寶物誰也無法獨吞。恩師已經把此事全權託付給我,我第一時間聯繫雷家與宗家,兩家人都非常願意與我合作,我們在幕後,前台站的是方家人。陳聖世家與東海龍宮就算為難,也拿我們無可奈何。而且雷家已經保證,他們會聯合其他三海龍宮對東海龍宮施壓。東海龍聖雖強,但終究年老,為了東海龍族著想,不可能為了一個死人為難我們!」

    「原來如此,既然多個勢力聯手,就有機會吞下所有寶物。」

    計知白微笑道:「我終究是讀書人,怎會完全吞下。那些珍貴的黃金、珊瑚、珍珠等等價值不菲的寶物,我們分文不取,都留給楊玉環,畢竟她也算是虛聖遺孀,不能讓她後半生孤苦伶仃,定然要保證她榮華富貴!至於其他神物,像吞海貝,豈是她配擁有的?她拿著吞海貝,必當折壽!我們就勉為其難拿走吞海貝和神物,保她平安。」

    「這吞海貝最後會到誰手裡?」費昌好奇地問。

    「方家不過區區虛聖世家,何德何能持有吞海貝?自然要給宗聖!自然要讓宗家擁有!」

    「你什麼時候動手?若有用的地方,絕不推辭。」費昌道。

    計知白微笑道:「有雷家宗家和其他幾個世家發力,事情會變得很簡單,濟縣方家只不過是一群泥腿子,我們隨便給點好處都能讓他們出賣方運,所以不缺人手。只不過,方運新喪,我們不好逼迫太過,先一點一點從楊玉環手裡把東西摳出來!」

    「說的是。」費昌微笑點頭。

    「可惜,至今為止,方運都是不敗之身,若是他晚死一些時日,或許會見到雷家的那位著名的大學士雷重漠,敗於雷重漠之手。」

    「雷重漠從西海龍宮回來了?」費昌十分好奇。

    「雷家傳過話,雷重漠在今年過年回來,雷家會為他會舉辦盛大的慶典。」

    「這個雷重漠可不一般啊,在翰林的時候,曾經創造了一個奇迹,在『無窮戰殿』中,竟然連戰四十二場,殺死妖侯八百四十三,創下了歷史最強的戰績!然後他被雷家列為重點培養之人,在晉陞大學士后,送入西海龍宮,得到龍宮力量洗禮,論詩詞歌賦,或許不如別人,但論殺伐,恐怕已經是天下第一大學士!」費昌道。

    「那無窮戰殿之名雖取自《孫子》中的『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實則仿照了龍族『戰界』的一座五龍戰殿建造。而那座五龍戰殿,恰恰就在西海龍宮。雷重漠既然回來,那就說明他已經學有所成,必將成為人族又一位風雲人物,至少可以與劍眉公齊名,等晉陞大儒,或許能跟劍眉公一較高下!」計知白道。

    「可惜,雷重漠現在回來,無甚大用。」費昌道。

    計知白微笑道:「怎麼無用?雷重漠可是娶到了一位真正的龍族公主!」

    「啊?這怎麼可能?真正的龍族公主?西海龍宮如此看好他?」費昌難以置信地看著計知白。

    「當然是真正的龍族公主,不是偽龍,不是蛟龍,是西海龍聖的後裔。不出意外,明年就會拜堂成親,到時候雷家會邀請各大世家前往觀禮。聽說雷重漠急缺龍族的一種神物,叫『龍骨珊瑚金』,我們只要說那吞海貝中可能有,他自然會讓龍族公主相助。」

    「吞海貝中真有那神物?」

    「那誰知道,把吞海貝奪來一一檢查再說。」

    兩人相視一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