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大學士一愣,因為古地晉陞一界的時候,神物很多。對萬界千族來說,濁世清蓮未必是最好的,但對人族來說,濁世清蓮絕對是第一神物,因為這種神物可以大幅度提高人族的靈智,這種提高的靈智甚至可以延續,一代更比一代強。

    目前人族只有孔聖得到過濁世清蓮,這就使得孔家子弟的讀書人比例超過任何家族,尤其是在孔聖古地的那些人族,他們之中大學士和大儒的比例高得可怕。

    據說,孔聖還曾把一朵濁世清蓮放入孔聖文界,為文界人提高靈智,代代相傳。現在配合文曲星降臨,文界人已經可以陸續抵達兩界山,馬上就會成為人族的一支主力。

    濁世清蓮的價值沒人知道,但早就有大儒預估過,至少可以換一件亞聖文寶。

    人族最強至寶就是孔聖遺留的聖人文寶,在萬界都是最頂尖的,再之後,就是亞聖文寶。

    目前只有聖院、孔聖世家和六大亞聖世家有亞聖文寶,可見何等珍貴。

    有一件半聖文寶,就足以讓世家千年不倒,更何況強大的亞聖文寶。

    不過,雷家有雷祖寶物,根本不需要任何文寶,雷家需要的是濁世清蓮,想要靠濁世清蓮幫雷家成就一位半聖。

    一旦位列半聖世家,那雷家的地位將再難動搖,足以與孫子世家、墨子世家和韓非子世家等頂層半聖世家爭奪最強半聖世家之名。

    眾多大學士都有些不情願,畢竟一朵濁世清蓮極可能孕育一位半聖。

    宗甘洺道:「私入血芒古地,看似罪小,但沒有雷家的不罰聖卷,最後必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聖院的老傢伙們,老辣無比。規矩就是規矩,只能想辦法繞過和躲開,若是想打破,代價不是我們可以承擔的。更何況,濁世清蓮必然被血芒意志牢牢保護,就算髮現,也未必能得到。」

    「宗兄說的是,我同意。」

    「老夫也同意。」

    「在下不反對……」

    眾多大學士紛紛表態,此事就算敲定。

    宗甘洺微笑道:「那麼,我說第二件事。此事由我們宗家和雷家主導,罵名也必然由我們承擔,而且我們有聖物在身,給予諸位最大限度的保障。諸位一切所得,上交三成,如何?」

    過半的大學士面色平靜,什麼都都沒說,因為這個比例恰到好處,三與七有明顯的差距,讓眾人覺得自己拿了大頭,而一旦改成四六分,眾人就會覺得有損失。

    還有幾個大學士明顯不滿,暗中去觀察其他大學士,但發現多數大學士都沒有反對,便意識到自己如果起來反對,極可能會被宗雷兩家針對。

    廳堂內一片沉默。

    宗甘洺微笑道:「既然無人反對,那事情就定下。你們若得到不需要的神物想換取自己所需,可以這麼找我們宗雷兩家,必然會比從聖院交換合算。宗雷兩家的大門,永遠為諸位敞開。」

    之前那些心中不滿的大學士心情稍好,很顯然,只要上交三成神物,自己與兩家的關係會更近,長遠來說,好處遠比三成神物更大。

    宗甘洺看到眾人的反應,滿意地點點頭,道:「時不我待,明天我們就會進入血芒古地,今晚要做最後的準備。臨走前,諸位盡量清空含湖貝,若能借來飲江貝更佳。」

    柴棱問:「我們只是稍作準備就進入血芒古地,難道沒有什麼計劃嗎?」

    宗甘洺微笑道:「這涉及到多年前宗聖的布局,只要進了血芒古地,我們就能與該聯繫的人聯繫上,接下來如何,我會在血芒古地中宣布。」

    眾多大學士無比驚訝,沒想到,宗聖多年前竟然在血芒古地也有布局,如此一來,眾人得到神物的可能性大增,分給宗雷兩家三成收穫完全沒問題。

    「好,我們明日便出發!」

    第二日,整整二十四位大學士悄悄進入聖院,利用東聖閣的特權進入星門,消失不見。

    臘月十八這一天,景國左相柳山前往玉陽關慰問犒勞守關將士。

    當朝左相出行,除卻百位私兵,還有整整一萬精兵跟隨,旌旗招展,刀光閃爍,威風凜凜。

    在隊伍的中央,有一輛由眾多蛟馬拉著的大車,大車內可坐數十人。

    大隊人馬徐徐從京城北門穿過,眾多官員的車馬跟隨,至少要送到三十里亭外,才能顯現送行誠意。

    一位翰林面帶喜色,道:「就在前些天,我等勢力被削弱到極點,隨便一個官員都可以指著我們的人喝罵,可誰曾想,短短几日,天地逆轉!現在相爺麾下至少能恢復鼎盛時期的五成,等過了年,左相大人乾綱獨斷,這景國必將青天再復!」

    周圍都是左相一黨的官員,聽到「乾綱獨斷」四個字,過半都是眉頭微皺,因為這話是指帝王掌握所有大權,十分霸道,若是在之前說,不僅是諷刺,很可能會讓左相引火燒身,但隨後他們喜笑顏開,因為現在不同,方運已死,宗聖入主東聖閣,哪怕說再過分的話,都不會給左相帶來絲毫的負面影響。

    「是極!當日方運一手遮天,朝野昏暗,相爺光芒雖小,但猶如星辰,永不磨滅。現如今,烏雲散去,柳公必然如大日高懸,照耀景國!」

    「我們前些日子吃的苦,要加倍尋回來!」

    「方運一黨,必須要徹底清除!」

    「刑部還在抵抗,只抓了幾個小雜魚,連蔡禾都還未被定罪。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在這些官員的後面,還有一些官員,他們雖然在送行,但卻遠遠綴著,遵循最基本的禮節,只要到了三里亭,馬上回返。

    這些人聚在一起,同樣討論左相與方運,但卻悲觀許多。

    「可惜啊,沒了方虛聖,陳聖一隕,景國必滅!」

    「現在許多官員都在找出路,或準備辭官,或聯繫慶國與武國的好友,或者乾脆投入左相麾下。」

    「唉……」

    隊伍不斷前行,行到三里亭,一部分送行的官員離開,到了五里亭,又有一部分官員離開,到了三十里亭,所有送行的官員返京。

    左相大軍繼續前往玉陽關。

    第一天,平安無事,第二天依舊平安無事,到了第三天的午間,兵士飢腸轆轆,正準備紮營做午飯,一聲暴喝響徹天地。

    「奸相受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