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官道之上,左相柳山一襲青衣,儒雅淡然,面帶微笑看著前方的衝過來的讀書人。

    三重文台散發著可怕的氣息,一**肉眼可見的淡白色波紋向四面八方擴散。

    方圓十里之內,所有與柳山對立的進士全都感到自身的力量被莫名抽走,明明想要進攻柳山,卻提不起精神,神思迷亂,如同置身於夢中。

    一些進士意識到自己是被柳山的文台力量影響,怒急攻心,心中暗恨,誰都沒想到柳山竟然如此強大,普通的大學士絕對做不到這種程度。

    那些翰林稍稍好一些,但同樣有些力不從心,甚至出現莫名的想法,總覺得柳山代表人族正朔、景國君威,自己若是攻擊他,會身敗名裂。

    那些大學士頭頂上空高懸文台,都不受柳山文台的影響。

    周君虎不懼反譏笑道:「不愧是慶國全力培養的內奸,現在終於露出你的狐狸尾巴!舉景國之力,借左相之位,凝聚三重文台,的確是好謀算!若我所料不錯,你這『大一統文台』剛凝聚不久。」

    柳山手撫鬍鬚,坦然道:「不錯,前不久老夫卧薪嘗膽,終有突破,凝聚大一統文台。說起來,若不是方虛聖讓老夫稍稍受挫,老夫可能需要再過數年才能悟出大一統文台。」

    「老賊,你便是有三重文台,也敵不過我等!受死吧!」

    周君虎說完,百兵文台激蕩,暫時破除柳山的文台力量,所有的翰林與進士精神一震。

    周君虎一聲令下,所有人口吐唇槍舌劍,就見形色各異的神光飛射向柳山,在飛行的過程中,劍光如網,相連相生,隱隱合為一體,可斬裂蒼天。

    柳山只是微微搖頭,緩緩伸出右手,手心朝向前方的讀書人。

    「封!」

    柳山一言出,手中噴發出萬丈金光,比旭日東升更加輝煌,在他的掌心,赫然有一個金色的「封」字。

    天地震動,十里之內,地面生生下陷三寸,並冒出環形氣勁,席捲著塵土不斷擴散擴大,最後竟然形成環狀的巨大沙塵暴向八方捲動,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天空之上,風雲排開,天氣晴得一碧如洗。

    柳山前方的時間彷彿陷入靜止之中,所有的唇槍舌劍懸停在半空,所有人一動不動。

    哪怕是笨大儒田松石也是一腳懸在半空,遲遲落不下去。

    但是,每個人眼中的神色卻在變化,他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柳山動用的宗聖賜予他的力量。

    柳山手中的金色「封」字緩緩消散,他傲然微笑道:「落!」

    正在腳踏平步青雲的大學士全部落回地面。

    「來人,把他們捆綁起來,押解回京,聖院自會給老夫一個交代!」柳山說完,冷冷地回頭掃視那些逃跑的將士。

    所有將士呆立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是去是留,誰也沒想到,柳山竟然只是一抬手,就化解了如此多人的圍攻。

    跟隨柳山的一位進士將軍舌綻春雷道:「蠢貨,還愣在那裡做什麼?馬上回來,休整隊伍,即刻返京!」

    逃跑的士兵們相互看了看,垂頭喪氣慢慢向回走,個個膽戰心驚,知道從此以後絕不會有好日子過。

    那些精兵如虎狼一樣衝過去,把所有的刺殺者捆綁起來,如同死豬一樣扔在多輛甲牛車上,人疊著人,只有那些大學士和田松石所在的甲牛車相對寬敞。

    左相手下的官員馬屁如潮,左相笑而不語,帶領蛟馬和甲牛車隊迅速返京,其他人只能慢慢步行趕路。

    柳山回到京城后,舉國震驚。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猜到,柳山所謂的勞軍不過是引蛇出洞,把所有想刺殺他的人一網打盡。

    無論是民間還是論榜上的罵聲驟然減少。

    柳山背後不僅站著宗聖,而且獲得鼎力支持!

    整個宗家得宗聖賜字庇護的,也不過三五人而已,柳山竟然身負如此殊榮,那他就不是區區大學士,也不是區區景國左相,真正的身份呼之欲出!

    執宗聖之道,行於景國。

    執道者,柳山。

    是夜,左相府賓客如流。

    孔城,孔家樓。

    一眾進士位於一座私密的院落中,喝著悶酒,有幾個人甚至一杯接著一杯,完全是在灌自己酒。

    「繁銘,別喝了!」

    李繁銘又喝了一杯酒,大聲道:「自從出了聖墟,我等還未受過如此委屈!我們這一代聖墟友人,天下誰人不羨慕?現在又能如何?我心裡憋得慌!」

    「唉……」

    「當年我就懷疑柳山是宗聖的執道者,現在已然確定。不愧是一代半聖,不在宗家選,不在慶國培養,竟然在鄰國培養執道者,單憑這點,我李繁銘佩服!」李繁銘嘴上說佩服,但表情卻憤憤不平。

    孔德論輕嘆一聲,道:「怪不得我們孔家的那些老傢伙只是罵柳山,卻從來不出面,原來早就猜到柳山是執道者。手蘊聖文,執聖之道,好大的威風,怪不得敢掃除虛聖遺留的力量,怪不得眾聖世家沒有發聲。」

    「發聲就是聖道之爭,如何表態?」華玉青怒道。

    「不過,我聽到小道消息,左相已經惹惱一些世家,他們準備在景國牽制柳山的力量。景國三法司等法家官員,暗中已經達成一致,凡是方運曾經的友人或下屬,重則輕判,輕則不判,柳山施壓也無用。」

    孫乃勇道:「我聽幾個叔伯說,我們兵家也已經暗中發話,抗蠻不遺餘力,但絕不相助柳山。一旦景國破滅,我們兵家自會安排景國兵家人的後路!若是柳山再敢像前幾年一樣,斷了補給害我兵家人,那我兵家人就殺上宗家,開一場『經議』!」

    其餘進士無比振奮,紛紛稱讚兵家。

    顏域空滿面愁容,道:「我們終究太過年輕,僅僅經歷過殿試,連聖院三年都未度過,如何能與他們抗爭?更何況,方運身死,聖道未成,又能如何?過幾日我前往景國京城,與柳山一談,希望他能放過方運親友。」

    「我也去!」

    「我們一起去!我們雖是進士,但只要拿著各自家人的拜帖,我不信那柳山敢不見我們!」

    李繁銘恨聲道:「我已經把事情詳盡經過告之青衣龍侯,讓他轉告敖煌,以敖煌的性子,定然要把景國京城鬧個天翻地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