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臘月十九,陰,有黃龍出東海,翔於天空,一路淚水漣漣,引發萬里降水,落地為冰。

    「柳山我草你祖宗十八代!」一個暴烈的聲音在京城上空響起。

    隨後,就見一條長約二十丈的巨大黃龍飛到泉園上空,一雙金目黑瞳猶如出自九幽深淵,殺意陣陣。

    「方家人都出來吧,本龍是敖煌,方運生前好友。」

    已經晉陞為龍王的敖煌四肢生雲,懸浮在天空,靜靜地望著南園下方。

    方禮等方家人戰戰兢兢從房子里出來,一起走到南園的大院子中,仰著頭,驚恐地看著天空上的敖煌。

    這些人驚懼之餘都感到詫異,堂堂龍王的眼眶怎麼有些許紅腫,加上一臉的憤怒,看上去無比猙獰。

    敖煌冷冷地掃過所有人,問:「誰是方禮?」

    就見方禮微微顫顫上前一步,向敖煌一拱手道:「在下就是方家代家主方禮。」

    「哦。」

    敖煌隨口答應,充滿冷意的雙眼仔細看了一眼,舉起龍爪,對著方禮稍稍下壓。

    恐怖的龍力傾瀉而下。

    碰……

    方禮瞬間炸成血霧。

    所有人都驚呆了,誰能想到堂堂真龍見面說了兩句話就動手殺人。

    「不要殺我!」一個方家人跪倒在地,不停磕頭,臊臭的液體從他的褲管向外流,打濕了地面。

    「限你們明天前滾出京城,若是再讓我在京城看到你們,統統殺光!就憑你們也想染指方運的神物?可笑!」

    敖煌說完,轉身飛向左相府。

    「柳山,拿命來!」敖煌滿目殺意,怒火焚天。

    敖煌抵達左相府上空,高高舉起龍爪,狠狠拍下。

    百丈金光巨爪自天而降,攜帶龍王之力,落向左相府。

    「放肆!莫以為你是真龍老夫便奈何不了你!」

    柳山的聲音自宅中響起,隨後左相印攜帶無盡才氣衝天而起,粉碎金光巨爪,升到高空,外放半透明的清光,籠罩左相府。

    柳山腳踏平步青雲,徐徐上升,神態威嚴。

    敖煌雙眼通紅,氣得咬牙切齒,怒道:「柳山,方運乃堂堂虛聖,生前哪怕再如何,死者為大。你連虛聖豪門之家的神物都搶奪,實乃十惡不赦,今日我就要替方運在天之靈報仇,誅殺你這賊子!」

    敖煌說著一擺龍尾,俯衝而下,全身燃燒著純金色的龍力火焰,磅礴的氣息傳遍數十里,滿城皆驚。

    「景國京城,豈容你放肆!」

    柳山說完,那左相官印輕輕一動,就見一道橙色的才氣光柱自天而降,化為鎖鏈,困住敖煌。

    「奸臣!」敖煌全力掙扎,但那才氣鎖鏈源自聖廟,別說龍王,哪怕大龍王前來,都無法脫困。

    柳山冷著臉道:「煌親王,你先冷靜片刻,等何時知錯了,本相便放你離開!」

    「奸賊!畜生!王八蛋!放開我,有本事跟我一戰!你這個老鱉犢子!入你先人板板……」敖煌大聲咆哮,聲傳千里,但無論怎樣掙扎,都無法掙脫,只能用各地方言罵人。

    「你不認錯,那就終老此地吧!」柳山冷聲道,如同一個冷麵先生。

    不等敖煌繼續開罵,一個清冷的聲音從天際傳來,乍一聽如青石擊玉,但之後卻如雷音轟頂。

    「何人囚禁本宮幼弟!」

    也不見那人的身影,就有一道強大的力量跨越萬里而來,如白色洪流掠過天空,化解敖煌身上的才氣鎖鏈。

    「姐……」敖煌頓時兩眼淚汪汪,如同遇到家長的頑童。

    柳山微微一愣,自己雖然沒有動用聖廟的全力,但別說普通大龍王,就算是真龍大龍王都無法化解那才氣鎖鏈,半聖之下,只有傳說中的遠古龍皇才能做到。

    四海龍族中,接近龍皇的應該有四五位大龍王,而唯一的女性龍族,只有一位,敖雨薇。

    柳山不卑不亢道:「柳山見過雨薇公主,令弟在京城撒野,老夫只能公事公辦。如若不然,人族律法何在?聖院威嚴何在?」

    「身為方運之友,想殺你不是理所應當嗎?」敖雨薇的聲音遠遠傳來。

    柳山饒是見多識廣,也被敖雨薇這話說得一呆,這話可比敖煌霸道多了,完全不講任何情面,太過傷人,就差沒指著他鼻子罵「你柳山該死」。

    不等柳山答話,敖雨薇的聲音再次傳來:「若非本宮有要事前往慶國,定然與煌弟一起會一會你這位宗聖執道者。煌弟就託付給柳相爺了,若他有半點閃失,本宮盡起東海之兵,前往拜訪。」

    敖雨薇的聲音在京城上空回蕩,認識敖煌的讀書人都頗感無奈,都說敖煌肆無忌憚,這位敖煌的姐姐可比敖煌更霸氣。

    不過,許多讀書人疑惑不解,龍族第一公主去慶國做什麼。

    天空中的敖煌兇狠地瞪著柳山,道:「你給我小心點,別讓我找到機會!還有你的那些門人下屬,只要被我抓到落單,見一個殺一個!」

    敖煌說完,不甘心地離開,心裡卻在盤算著怎麼報仇。

    慶國。

    一個清亮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傳遍慶國全境,那聲音如女皇聖言,昭告天下。

    「慶國宗家,謀害文星龍爵方運,實乃大罪,但念在兩族和睦千年,相互幫扶,不應重罰,也不能不罰。即日起,東海龍宮宣布慶國禁海,凡慶國之人、慶國船隻,不得下水,欽此!」

    慶國東面臨海,北面是長江,兩面臨水,船隻無數。

    當敖雨薇最後一個字落下后,慶國東海與長江水域突然出現驚世異變。

    一艘打著宗家旗號的商船在近海航行,一道十丈高的滔天巨浪突然自船邊升起,重重落下。

    轟……

    宗家商船被拍成碎片。

    慶國遠江港,乃是慶國第一大軍港,戰船如梭,威名赫赫。

    突然,遠江港外的水面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把所有戰船捲入水下。

    一刻后,漩渦消失,整座港口的水面漂浮著一層厚厚的破碎木片……

    相同的一幕幕在慶國水域接連出現。

    僅僅過了兩刻鐘,慶國水域再無一艘慶國船隻!

    億萬船隻盡毀!

    當「禁海令」的消息傳遍天下后,所有讀書人無不驚駭,這還叫「不能重罰」?這對整個慶國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一旦禁海,慶國的稅收至少會下降兩成!這幾乎比得上景國一年的稅收。

    稅收不是關鍵,而是大量慶國人的生活因此改變,再也不能下水。

    這一天,慶國數億人在罵宗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