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看雲照塵的舌劍就要刺入封乘的喉嚨,雷潭手中突然出現一方玉璽,一道煌煌金光自玉璽中飛出,籠罩封乘。

    「叮……」

    雲照塵的舌劍撞在金光之上,立刻被彈回,表面出現細微的裂痕,並逃回雲照塵的文宮之中。

    「噗……」

    雲照塵口吐鮮血,身體搖晃欲倒,旁邊的大學士立刻扶住他。

    宗甘洺冷聲道:「雲照塵刺殺大學士封乘,罪大惡極,理當就地斬殺,但念在他有功於血芒古地,暫時封禁,如若再犯,格殺勿論!」

    宗甘洺說完,拿出一方東聖閣特賜的官印,控制血芒古地的聖廟封鎖雲照塵的文宮。

    封乘驚魂未定,看著雲照塵罵道:「你這個瘋子!我看到濁世清蓮,濁世清蓮就是我的,我賣給雷家關你何事?你為何要謀殺老夫!畜生!」

    「呸!」雲照塵冷笑道,「濁世清蓮是我血芒古地的濁世清蓮,你封乘算個什麼東西敢據為己有?看到就是你的?我看到你們,那你們都要當我的奴隸嗎?只恨我實力不到,否則必然將你這血芒古地的叛徒斬殺!你我明明是人族,血芒古地明明隸屬聖院,你卻自甘墮落,為宗家雷家做牛做馬,形如蟲豸,罪該萬死!」

    「你雲照塵何時變得如此正義凜然?我們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如何,誰心裡不清楚?你竟然為了血芒古地捨身,一定是患了失心瘋!蠢貨!」封乘輕蔑地看著雲照塵。

    「呵……的確,我雲照塵在一個月前,還只是一個老好人,左右逢源,有口皆碑。直到遇上那個叫方運的年輕人,我才明白何為讀書人!」

    「等等,方運在血芒古地經歷了什麼?」宗甘洺好奇地問。

    雲照塵緩緩道:「他見陌生人遇熊族追殺,出手相救。本來可獨吞一片龍紋米田,卻守信與死者家人共享。他遇熊族第一妖王而不低頭,當面斬殺其後輩。他在龍城廢墟,不惜聖頁與聖血,救人於水火,最後更是捨生取義,冒著生命危險,把我們帶出龍城大殿,而他自己最後與妖皇同歸於盡!在罪廳,聽過他的事迹之後,我才明白何為讀書人!我雲照塵一世,不能像方虛聖一樣高照萬界,那便應如他一般,死得轟轟烈烈!」

    宗甘洺臉上浮現不悅之色,隨後微笑道:「原來你們知道了方虛聖的事情,自然也知道我宗家之事。老夫改變主意了。封乘,你帶我們去濁世清蓮所在之處,順便帶上雲照塵。」

    封乘正要說話,被宗甘洺一個眼色逼得無奈一嘆,道:「老夫這就帶你們前往濁世清蓮所在之地。雲兄,一起走吧!」

    隨後,封乘扶起雲照塵,把他扶到自己的平步青雲上,帶領其餘大學士離開城主府,飛向高空。

    不多時,數十白雲飛到濁世清蓮三裡外,每個人都能看到下方水中寶光層層,流光溢彩,一朵碩大的白蓮正在開放,七彩光芒在蓮花的周邊流動。

    「停下!」雷潭大喝一聲,阻止所有人。

    宗甘洺補充道:「即刻起,除卻雷潭,所有人不得前進一步,否則以搶奪濁世清蓮論處!雷兄,你前去查看。」

    「多謝宗兄!」雷潭露出感激之色,快速飛過去,試著去取濁世清蓮,但發現被強大的防護力量擋住。

    「的確是濁世清蓮,但還沒有完全開放,諸位稍等。看情形,最多幾個時辰便能完全開放,我可收取!」雷潭舌綻春雷的聲音遠遠傳來。

    宗甘洺微微點頭,暗中傳音,就見其餘二十二位聖元大陸大學士立刻把血芒大學士包圍起來,只留封乘和他平步青雲上的雲照塵。

    「宗大學士,你這是為何!」譚禾木沉著臉道。

    「不為何,只為防止你們狗急跳牆!老夫一直低估了你們血芒大學士,不曾想這個人吃人的落後之地,竟然也有義士。老夫本想放過雲照塵,但現在,老夫要在濁世清蓮前,將他就地正法!」宗甘洺朗聲道。

    「你不能殺我血芒大學士!」譚禾木憤怒大吼。

    「諸位,難道我血芒讀書人就任由他們如此欺辱嗎?」

    「我血芒不曾向聖院低頭,今日也不能跪向宗家雷家!」

    多個血芒大學士義憤填膺,口吐唇槍舌劍,隨時準備戰鬥。

    但是,過半的血芒殿大學士無動於衷。

    剛剛晉陞大學士不久的姚絡嘆息道:「諸位難道看不懂嗎?聖院把我們當人,所以只要我們不背叛,他們允許我們血芒自治。但宗家雷家不一樣,他們才不管我血芒人的死活,他們只會利用我們達到他們的目的。一旦我們請求宗聖執掌血芒殿遭到聖院拒絕,宗家會如何?他們必然會讓我們去死,讓我們擾亂血芒古地,逼聖院妥協。我們,只是宗家眼裡的狗!」

    宗甘洺道:「姚大學士言重了。你們若能加入宗家,至少可獲三代家老。」

    雲照塵緩緩抬起頭,悲憤地問:「那些翰林呢?那些進士呢?那些舉人秀才童生呢?那些蒙童百姓又會如何?我雲照塵不曾背叛人族,也絕不背叛血芒古地!」

    「他們的生死,與我宗家何干?」宗甘洺冷漠地看著雲照塵,話如寒冬,凍徹骨髓。

    一些血芒大學士怒視宗甘洺,一些低下頭顱。

    「大日初升,便是老夫劍斬雲照塵之時!」一把華美的君王古劍從宗甘洺的口中飛出。

    所有人本能地看向東方。

    魚肚白快速擴大,一抹紅光自天地盡頭出現。

    突然,大日躍出天下白,第一縷光芒與溫暖充滿天地。

    「呼……」

    方運緩緩睜開眼睛,茫然看向前方,無盡火焰在燃燒。

    但是,方運感受不到絲毫的灼燒或疼痛,反而猶如在溫泉之中,全身暖洋洋。

    隨後,方運發現自己的視線在不斷擴大,自己明明一動不動,可眼中看到的世界在迅速變化。

    方運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碩大的火球之中,這火球竟然比聖元大陸都大,火球的表面不斷有弧形火焰噴發,形成無盡的熱力輻射向星空。

    跟隨著那無窮的熱力,方運發覺眼前的世界不斷擴大,一片大陸正懸浮在虛空。

    剎那之後,方運的目光掠過這座大陸的每一寸土地,蟲鳴鳥叫,清風雨露,甚至每一個人的表情、每一個人的動作、每一個人的呼吸,都盡收眼底。

    方運心中升出一個荒謬的念頭,自己可以控制天地間的一切生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