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流星劃過血芒古地的上空,帶著長長的火焰投向眾人所在的地方。

    「這不是方運么……」雲照塵說著相同的話,許多大學士感覺莫名其妙,畢竟流星太常見,沒人會在意,可還是不由自主順著雲照塵的目光看向那顆流星。

    眾多大學士目瞪口呆,那如流星般高速飛行、摩擦空氣形成火焰的人,赫然是方運。

    方運的飛行速度,已經完全超越了大儒的唇槍舌劍的速度,萬里之遙,不過數息而已。

    沒人明白髮生了什麼,單靠身體達到這種速度,別說人族做不到,連以飛行見長的鳥妖都達不到。

    只有聖位才能。

    許多人眨眼還不夠,還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細觀看,沒錯,那是方運,身穿翰林墨梅服卻毫髮無傷。

    「難道方運成聖了?」雲照塵又在喃喃自語。

    許多大學士嚇得身體一顫,若真是如此,那太可怕了。

    突然,方運消失在在天空,眾人眼前一花,就見方運腳踏虛空,站在所有人的上空。

    所有大學士不得不仰望方運。

    方運背向太陽,每個大學士看他的時候都感到光芒四射,輝煌耀眼。

    「你……你不是死了嗎?」宗甘洺結結巴巴道。

    「我活著,讓諸位失望了。」方運面無表情,俯視眾人。

    「你……真是方運方虛聖?」雲照塵的聲音顫抖,眼圈發紅。

    那些一同從鎮罪殿走出來的大學士,無比緊張地盯著方運,生怕眼前的方運只是一個幻術,或者只有方運的軀殼。

    方運看著雲照塵,微微一笑,道:「讓你受苦了。不過,還不算太遲。這些人,必將得到應有的懲罰。龍城之中,罪廳之內,一切種種,怎能忘卻?」

    「真是方運……」雲照塵的淚水奪眶而出,其餘幾個血芒大學士也喜極而泣。

    大部分血芒大學士都疑惑不解,而所有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們面色複雜,如果真是方運,事情或許會簡單,可問題是,方運為何突然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

    突然,雷潭手中冒出一支淡金色的毛筆,就見那毛筆放出刺眼的金光,隨後滔滔聖力自毛筆上湧出,化為一把古劍,那古劍莽莽如蒼山、浩浩如江海,猶如身負天威,斬向方運。

    一剎那,天地無光,連太陽的光輝都被這把古劍遮擋。

    「哦?」

    方運只是看了一眼,然後右手輕輕一揮,那彷彿可以破滅一界的古劍便化為粉塵,悄然無聲消散。

    「小心……」

    直到此時,那些大學士的聲音才傳出口,然後全都戛然而止。

    那可是聖氣文寶!

    以大儒文寶承載半聖的力量,其威能近乎半聖一擊,足以讓大陸沉沒、海水排空,可方運隨手一揮,竟然將其驅散。

    「方……方半聖?」柴棱幾乎嚇傻了,在學海的時候,他曾妄圖撞沉方運的龍船,沒想到反被方運擊沉,現在親眼看到方運擁有半聖的力量,頭昏混沌,舌頭打結。

    方運被柴棱的稱呼逗得微微一笑,隨後收斂笑容,看向雷潭。

    雷潭的雙目中閃過一抹恐懼,他伸手要繼續從飲江貝中取文寶,但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無論自己怎麼想,都一動不動。

    「雷家人還是如此沒出息。」方運說完,伸手一招,就見雷潭手袖中的飲江貝飛到手中,然後從飲江貝中取出不罰聖卷。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暗藏殺心的大學士全身僵硬。

    哪怕是半聖,也需要消除飲江貝中的神念印記,打入自己的神念,才能使用飲江貝,可方運卻完全不一樣,竟然能直接打開飲江貝,裡面明顯還有雷潭的神念。

    「不罰聖卷?我明白了,那就留在血芒古地吧。」

    方運說著,右手輕輕一握,蘊含聖力的不罰聖卷燃燒成灰燼。

    眾人大吃一驚,不罰聖卷是聖頁寫成,由半聖親自簽發,蘊含極為強大的力量,難以毀壞,可方運竟能讓其燃燒。

    方運掂了掂雷潭的飲江貝,道:「這海貝不錯,裡面有一些不錯的文寶,歸我了。」

    方運說得風輕雲淡,就好像得到的不是比大儒文寶更貴重的飲江貝,而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小玩物。

    「你……你不能搶奪,那是我雷家的寶物!」雷潭道。

    哪怕雷家與龍族關係親近,飲江貝也並不多,若不是為了來血芒古地尋找寶物,雷潭絕不會有飲江貝。

    「這血芒古地的一切,都是我的。」方運最臉上浮現一抹讓眾人難以捉摸的笑容。

    眾人一愣,雲照塵突然大聲道:「你已經是血芒之主?」

    所有大學士盯著方運。

    方運輕輕點頭。

    「完了……」宗甘洺與雷潭全身癱軟,兩人遠比普通大學士更清楚血芒之主意味著什麼。

    「你不是被妖皇殺死了嗎?」雲照塵問。

    方運道:「此事另有隱情,不便多說。先處理血芒古地的事吧。」

    雲照塵道:「方虛聖,您一定要為血芒古地做主!」

    「你說說發生了什麼?」方運並不知道之前的事。

    雲照塵悲憤地道:「雷家想要奪取濁世清蓮,而宗家想要把我們當狗一樣招攬進宗家,然後讓宗家執掌血芒殿!我們若是不從,性命難保。」

    方運點點頭,道:「若聖院成立一座血芒殿,專門管轄血芒古地,我理當支持。」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一聽,無比失望。

    方運又繼續道:「這血芒殿之事,雷家做不得主,宗家做不得主,甚至諸位大學士也做不得主,但我可以!」

    眾人沉默,方運這話有些囂張,但確確實實是實話,因為他是血芒之主。

    譚禾木道:「這些大學士,偷入血芒古地,妄圖奪走我血芒神物,還要殺雲照塵大學士,方虛聖,請您一定要主持公道。」

    方運點點頭,看向宗甘洺。

    宗甘洺身體一顫,忙道:「方虛聖,我宗家雖與您暫時敵對,但我家宗祖一直在誇您,否則的話,我們早同意雷家的提議用卑劣的手段殺死您。我是一時糊塗,才起了殺人的念頭,我現在向雲照塵大學士道歉,併發誓此生絕不踏入血芒古地。您若是不滿,我可以做出一定的賠償。」

    方運問雲照塵:「你想如何處置他?」

    雲照塵毫不猶豫道:「全憑血芒之主裁決!」

    眾大學士一聽,暗道怪不得此人能召集一批人進入龍城廢墟,果然聰明,他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