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甘洺心中焦急,雖然自己剛進入血芒古地,但早就從封乘那裡得到所有大學士的信息,知道雲照塵此人比較寬厚,哪怕對敵人也會寬容。

    可是方運不同,宗甘洺在心中細數方運的事迹,對敵人從來不曾留情,連堂堂蒙家家主妄圖求情都置之不理。

    宗甘洺急切地說道:「方虛聖,只要回到聖元大陸,我……」

    說到一半,宗甘洺突然停下了,因為他想說,回到聖元大陸后讓宗家與柳山收手,不再針對方運的人,可方運既然未死,活著回到聖元大陸,根本不需要宗家開口,方運憑一己之力就可以解決。

    「你什麼?」方運冷漠地從高空看著宗甘洺。

    宗甘洺無奈道:「看在我是宗聖嫡系子孫的面子上,請饒在下一命。只要回到聖元大陸,在下絕不會再與方虛聖為敵。若有差遣,只要對宗家無害,在下必當鼎力相助。」

    「我不看什麼面子,我只看你做了什麼!你偷入血芒古地,奪我血芒神物,殺我方運友人,當受天刑至死!」方運說完,伸手一指,就見天空突然降下一根巨大的銅柱,銅柱上飛出大量的鎖鏈,把宗甘洺牢牢捆住。

    幾個血芒大學士看著銅柱和鎖鏈都無比熟悉,因為和罪廳中的一模一樣,意識到方運是借血芒古地的力量,效仿罪廳的刑罰。

    隨後,就見鎖鏈之上燃燒起火焰,開始灼燒宗甘洺的身體。

    這種用來懲罰古妖和龍族的刑罰本來就極為可怖,現在蘊含血芒意志的力量,更勝十倍,火焰直入文宮,灼燒神念,宗甘洺立刻發出驚天的慘叫。

    所有大學士看著那被火焰融化的傷口,那被烤焦的血跡,還有別樣的烤肉焦糊氣味,不寒而慄。

    方運轉頭看向雷潭。

    「至於雷潭大學士,刺殺虛聖,當受十刑!」方運說著,徐徐點向雷潭。

    一把青銅大鋸出現在雷潭的上空,大鋸充滿了龍族風格,華美古樸,又蘊含著狂暴的力量。

    「我……」

    不等雷潭分辨,那青銅大鋸落在他的頭上,被無形的手拉扯,前後徐徐移動,交錯的鋸齒開始緩緩切割雷潭的頭顱。

    這種刑具不僅傷害肉體,更作用於文宮和魂魄,就聽雷潭發出凄厲的慘叫,待鋸到嘴部的時候,他已經無法發音,但大鋸還是來回鋸著他的身體,直到把他的身體鋸為兩段。

    從頭到尾,雷潭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在顫抖,一旁的大學士只是看看就覺得身體疼痛。

    怪異的是,雷潭的身體被一分為二后,竟然被無形的力量縫合,活了過來。只不過,雷潭的目光有些渙散,神態極為怪異,全身輕輕顫抖,不斷冒著虛汗。

    他至今無法從方才地獄般的疼痛中脫離出來。

    隨後,他低頭看著身體,臉上浮現驚喜之色。

    「我……沒死?」

    雷潭的話音剛落,十把雪亮的短刀浮現在他身體周圍,每一把刀刃都很鈍,並不鋒利,甚至還有缺口。

    十把刀落在雷潭的身上,開始鈍刀子割肉,如同凌遲一樣,一片一片地切著。

    「啊……」雷潭臉上的喜色瞬間轉化為驚恐,突然意識到,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陷入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中。

    「這是第二刑?」雲照塵喃喃自語,說出自己的猜測。

    當雷潭被鈍刀子把所有肉切掉后,刀子消散,雷潭血肉重生。

    雷潭身體顫抖著,望著方運低聲哀求:「給我一個痛快吧,求求你,殺了我吧……」

    方運道:「我這人一向與人為善,現在我未死,你們雷家還會用什麼手段害我,只要你如實招來,我可以免去後面的八刑,說吧。」

    「我……」雷潭猶豫起來,那畢竟是雷家的秘密。

    數以十萬計的牛毛細針浮現在雷潭的周圍,把他全面包圍起來。

    雷潭急忙喊道:「我說!但我知道的並不多!」

    「說吧,至少說出一個。」方運道。

    「只要您成大儒,有可能封聖,我雷家就會動用雷祖至寶,與西海龍宮聯手殺你!」雷潭道。

    「哦?你們雷家不怕被定為逆種?」

    雷潭道:「西海龍聖有辦法不讓聖院知曉事情經過,而且,殺你之人會進入西海龍宮,聖院絕對找不到絲毫的證據。」

    「雷祖至寶到底是何物?」方運問。

    雷潭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本來就是神物,後來不斷被龍族力量加持,神威滔天,哪怕是四海龍聖見到都會心生膜拜之心。」

    「雷家好大的膽子!」方運的聲音在天空炸響,震得在場的大學士頭暈腦脹。

    雷潭繼續道:「我聽說幾位大儒一直在謀划什麼,但為了防止走漏消息,一直不肯泄露。」

    「很好,那你死吧。」

    方運說著,一揮手,雷潭的身體炸開,化為血雨落到下方的水中,只留頭顱。

    血芒古地已經不再下雨,而且面積在不斷擴大,水面在不斷降低,現在水面只到小腿,用不了幾日,水便會退去。

    方運把雷潭的頭顱收入飲江貝中。

    「至於諸位……」

    在宗甘洺的慘叫聲中,方運看向其餘二十二位大學士。

    那二十二人緊張地看著方運。

    「意圖顛覆血芒古地,依血芒意志,當會降下天雷神罰,將你們化為飛灰。不過……我方運有好生之德,你們一身本事,死了未免太可惜,就留在血芒界,聽候『血芒殿』的差遣,列為罪民,永世不得離開!」

    「謝方虛聖開恩!」許多大學士急忙彎腰致謝,屈服虛聖不丟臉,屈服血芒之主更不丟臉。

    不過,所有大學士聽出一些眉目,原來方運雖然是血芒之主,但真正控制血芒界運轉的還是血芒意志,血芒意志類似於聖院和眾聖,而方運類似於十國的國君。

    有些大學士原本覺得方運對宗甘洺與雷潭的懲罰過於殘忍,現在才明白,若是血芒意志動手,怕是會更加兇殘。

    一些大學士暗暗鬆了口氣,這說明方運還是那個方運,沒有被強大的力量改變,也沒有迷失本心。

    但是,幾個是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卻滿心失望,與其看到方運成為血芒之主依舊有自制力、依舊懂做事的分寸,還不如看到他無所節制把所有人都殺光,哪怕自己死,也要拖方運下水。

    「只不過……我不能留心懷叵測之輩!」

    方運目光掃過幾個大學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