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大學士竭力裝作鎮定,但細微之處卻暴露了他們的緊張。

    方運淡漠地道:「我並非無所不能,血芒意志同樣做不到無所不能。只不過,我可以通過一些細微之處,做出遠超常人的判斷。就如同,你們接下來想吃什麼,我不知道,但你們對我有殺心恨意,我清清楚楚!」

    「這……如在聖前?」封乘失聲道。

    許多大學士一開始是驚奇,但旋即便接受,哪怕是大儒在半聖面前也別想隱瞞絲毫,一旦不夠坦誠,必然會被半聖感知到,有人曾比喻說,半聖是一片汪洋大海,而所有人在半聖面前都是魚,大儒也不過是大一點的魚而已。

    方運不多做解釋,而是看向封乘,道:「你我並無交集,也不曾謀面,為何對我敵意甚重?」

    封乘沒想到方運竟然首先問自己,臉上閃過驚容,隨後目光輕動,但剎那后輕嘆一聲,道:「不瞞陛下,當年宗聖曾進入血芒古地,並加以指點,才讓我在多年後晉陞大學士。我知曉我是宗聖陛下的閑棋,不出意外,此生不會暴露。可沒想到,血芒古地大變,宗甘洺登門拜訪,我只能完成當年的諾言,與宗家聯手。」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們並不感到奇怪,之前他們就有所懷疑。

    「留下遺言吧。」方運的聲音很平靜,但卻充滿難以言喻的殘酷。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方運彷彿就是血芒界至高無上的意志,自為一道,忘情忘性。

    封乘方才坦然相告,就是猜到這個結果,他再次長嘆,道:「老夫之事,與家人無關。更何況,老夫之所以對您有敵意,並非存殺心,而是驚懼。老夫不敢求饒,但請方虛聖放過我封家一門老小,他們真的於此事無關。」

    方運點點頭,道:「不出意外,三代之後,你們封家六極減消,五福起複。你安心上路吧。」

    封乘第三次長嘆,這才意識到,在血芒古地,對血芒之主有敵意是多麼可怕的事。方運已經明確說明,封家後面三代的人,會被六極籠罩,五福消散。封家這三代死絕,到了第四代,這種情況才會好轉。

    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這是古經《尚書》定下的禍福之力,六極實則泛指所有災難,從現在起,封家三代內都會短壽,部分人會早夭,而且疾病纏身,精神不振,窮苦不堪,身體羸弱,同時會遇到各種不幸。

    「謝虛聖陛下。」

    封乘話音剛落,天空突然閃亮。

    眾人本能地眯起眼,隨後就見一道粗大的雷霆自天而降,劈中封乘,同時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轟!

    封乘化為焦炭,從平步青雲掉下去,徹底死亡。

    「天不罰,我罰!」

    方運的聲音如同海嘯灌入所有人的耳中。

    那琴棋雙友柴棱與單榕突然相視一眼,半跪在平步青雲上,異口同聲道:「在下罪該萬死,請方虛聖恕罪!」

    方運連眼皮都不抬,就見兩道雷霆劃破天空,自天上劈下。

    在雷霆降臨的剎那,兩人眼中閃過淡淡的悔恨,本以為身為宗聖的棋子潛伏在武國,最後能光宗耀祖,可在學海偷襲方運不成后暴露身份,背負天下罵名,這次進入血芒古地想要為後代積攢一筆財富,卻最終落得身死異鄉。

    方運一言不發,手指輕動,就見整整七條銀白色的雷霆降下,殺死六個聖元大陸之人和一個血芒古地之人。

    所有活著的大學士仰望方運,如在聖前。

    方運看了看那些聖元大陸的大學士,道:「你們前往妖族,殺光所有妖王、妖侯、妖帥和妖將,只留妖民妖兵。去吧……」

    方運說完一揮手,聖元大陸其餘活著的十四個大學士被挪移到千里之外的怒斧部落。

    隨後,方運掃視所有的血芒古地大學士。

    「血芒古地,是人族的血芒古地,爾等可有異議?」方運問。

    「並無異議。」所有大學士垂首恭敬回答。

    「人族由聖院領導,爾等可有異議?」

    「並無異議。」

    方運點點頭,道:「很好。不久之後,血芒殿會統攝血芒古地,逐步取締落後的宗法制,以儒家為核心的百家將會主導血芒古地。血芒殿下轄的刑殿將一分為二,分為血芒刑殿與血芒法殿,相對獨立,互不干涉,完全由聖院指派人手,血芒古地不得參與。至於血芒殿中閣老的席位,聖元大陸與血芒讀書人各佔一半。另外,血芒古地將統一政權,建立血芒國,負責處理一切政務,完全由血芒古地之人參與,聖院不得參與。國君暫時懸空,左相由雲照塵擔任,文相由衛皇安擔任。爾等可有異議?」

    「並無異議。」所有血芒古地大學士異口同聲回答,語氣沒有絲毫的抱怨。

    他們不僅沒有抱怨,心中反而無比感動,這個結果,遠遠比想象中好太多,而且這種分配權力的方式合情合理。

    聖院主導,血芒執行,實在符合儒家的中庸聖道。

    若是聖院不能主導血芒界,那數十年後,血芒人必然心中生變,與聖元大陸人族決裂,引發後果不可預測的鬥爭。

    若聖院不僅有主導之能,還事無巨細一一負責,這對血芒人族非常不公。

    雲照塵皺眉道:「方虛聖,只怕聖院未必同意。就算眾聖同意,那些世家也未必支持。」

    「我說過,這血芒古地,你們做不了主,宗甘洺等人做不了主,眾聖世家也做不了主,但我可以!」方運的話語中充滿莫大的力量,讓下方的大學士感到心安。

    那最年輕的大學士姚絡道:「在下提議,這血芒國的國君,不如由方虛聖暫代,等方虛聖有了子嗣,無論男女,都可繼承國君之位,君臨天下,統攝血芒人族,帶領我等傲立萬界!」

    「如此甚好!血芒人族可自理政務,而政務之首,自然就是國君!天下無君,等同群龍無首,不戰自潰。這國君之位,只有方家人可坐!除此之外,誰都坐不穩!」

    「請方虛聖下旨,定下國君之位。」

    「請方虛聖下旨。」所有大學士齊聲請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