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虛聖園。

    虛聖園乃是人族重地,樹木環繞,綠草如茵。

    一座座虛聖的雕像屹立在其中,這些雕像明明是死物,但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只要接近,就會感受到其中蘊含莫大的力量,如同潮水一樣源源不斷向四面八方涌動。

    在聖院、眾聖和人族的力量幫助下,虛聖遺留在天地間的神念不僅不會消散,反而會逐漸增強,庇護人族。

    像白起、韓信或秦始皇等一些最強大的虛聖,遺留在天地間的神念之多,已經非常接近普通半聖,只不過,至今沒有讓隕落的虛聖晉陞半聖的手段,最多只能給予封號半聖,導致他們的力量層次終究不如半聖。

    本任虛聖園守園大儒是一名很普通的大儒史佳鑫,已經一百一十二歲,彎腰駝背,行將就木。

    史佳鑫站在虛聖園的門口,望向裡面。

    裡面虛聖雕像林立,在外部,卻有一處雕像基座,基座之上並無雕像。

    史佳鑫輕聲一嘆,基座上面,原本是方運的雕像,可惜雕像已經開裂,被送入虛聖園的雜物倉庫,過些日子就會被處理掉。新的雕像正在製作,過不了幾日就會完工。

    史佳鑫輕輕搖頭,弓著背,拄著拐杖,徐徐向自己的小屋走去。

    在小屋不遠處,有一處雜物倉庫,倉庫之內,方運的雕像屹立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

    上面原本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縫,現在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血芒界。

    方運立於天空,眉頭微微皺起,心道自己並沒有想過要做這個國君,畢竟國君有好處也有壞處,不如當血芒之主更加超脫。

    若是在以前,方運或許會留戀國君的權柄,直到看到堂堂慶國國君見到自己都禮讓三分之後,方運就本能地把目光放得更加長遠。

    以至於一些念頭一直在方運心中縈繞。

    「何為半聖?」

    「若成聖人,能否永恆不朽?」

    「人族,能否屹立於萬界之巔?」

    方運望向血芒眾大學士,道:「國君之事,暫且擱置。」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們無比失望。

    突然,方運扭頭看向斧山深處,目光閃過一抹淡淡的光芒,嘴角浮現莫名的笑意,似是略帶諷刺,隨後笑容消散,恢復平常的淡然。

    方運轉頭看向雲照塵,道:「你舌劍開裂,文膽受損,難以直接治好,但這裡有大量的元氣精粹,最多三五年,就可以讓你恢復如初。」

    方運說著,突然向天空一抓。

    隨後,整個血芒古地所有人都看到,整片天空被一隻長達數千里的半透明巨手籠罩,遮天蔽日,猶如末日降臨。

    數不清的人或妖蠻嚇得呆若木雞,不知所措。

    隨後,那遮天蔽日的大手消失。

    方運右手一翻,多出一團晶瑩剔透的水球。

    眾大學士心下駭然,血芒之主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能萬里取物。

    方運隨手一拋,由元氣精粹組成的水球投入雲照塵的體內,就聽雲照塵發出一聲奇特的輕叫,似是痛苦又似是舒爽。

    雲照塵站在平步青雲之上,閉著雙眼,臉上露出微笑。

    過了數十息,雲照塵睜開眼,正要感謝方運,方運一擺手,道:「你為血芒古地而傷,我自當救你。這天地精粹……」

    方運看了一眼天空,繼續道:「人人都有私心,我亦不例外。天地精粹本是蒼天賜予血芒界之物,隨著不斷下落,會逐漸改變血芒界,最後讓血芒界變得和聖元大陸一樣,可以孕育出聖位力量。我對血芒界也小有功勞,便十中取一吧。」

    方運說著,伸指點向斧山的上空

    天空依然下著如水滴一般的元氣精粹,但其中的十分之一被無形的力量引向斧山中心的上空,匯聚在那裡,不斷積累。

    這些元氣精粹聚集在半空,不上浮,不下沉,被血芒之主的力量控制,不會有絲毫的損耗。

    眾人知道方運把那裡作為元氣精粹的儲藏之地,不以為意。

    「十中取一,真君子也。」譚禾木嘆道。

    「或許……這就是我們和虛聖之間的差距吧。」

    其餘大學士輕輕點頭,他們心中都清楚,若是換成自己,哪怕不全部佔有,也至少會取走一半。

    姚絡正色道:「方虛聖,元氣精粹您索取不多,前方的那朵濁世清蓮,您隨身攜帶著。和濁世清蓮相比,您成虛聖更重要。」

    「的確是這個道理。您若能成虛聖,自然有辦法削弱血芒古地的邪污之力,我們血芒人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您若不成半聖,濁世清蓮留在血芒古地,我們反而有懷璧之罪。」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一位大學士不忘諷刺宗家。

    方運卻沒有說話,片刻之後,微笑著指了指上空,道:「那位不想讓我帶走濁世清蓮,不過我跟他商量好,若有多出的,可以送我一朵帶到外面。」

    眾大學士恍然大悟,濁世清蓮是一界生靈的根本,血芒意志自然不會任人帶走,就算沒有方運出現,妄圖搶奪濁世清蓮的人也會死於非命,除非雷家擁有鎮壓血芒意志的力量。

    孔子能得到濁世清蓮,不知道用了何等驚人的手段。

    「不過……還能有新的濁世清蓮嗎?」雲照塵有些不相信。

    方運微笑道:「這血芒古地非同小可,不出意外,很快會有第二朵濁世清蓮出現。」

    「那樣便好。不過……您是如何成為血芒之主的?莫非跟您的傳世戰詩詞有關?」雲照塵問。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後來才知道,我在鎮罪殿中每寫一首傳世戰詩詞,血芒古地就發生一次異變。我寫了三首,血芒古地發生三次巨大的變化,然後導致牽引文曲星,古地晉陞。」

    「單單三首傳世戰詩的力量,不足以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啊,三首驚聖的文章倒是可能。」

    「的確有古怪,一定是方虛聖還做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

    方運看著這些大學士,心道若是別人在血芒古地作出三首傳世戰詩詞,絕對不會引發古地晉陞,但自己不同,自己的文宮內就有文曲星的小碎片,與文曲星的關係非比尋常,所以才能直接把文曲星的力量跨界引來,高照血芒,促使血芒古地晉陞,也讓自己成為血芒之主。

    雲照塵輕咳一聲,道:「方虛聖,血芒古地的神物如何處置?」

    許多大學士緊張起來,名義上來說,這些神物都是血芒意志的,也可以說是方運的,方運願意分給血芒人就分,不願意分,誰也沒脾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