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芒之東,應有泰山。」

    方運說完,東方一座高山拔地而起,形貌與泰山一模一樣。

    眾多大學士看到那泰山,心中頓覺安定。

    因為泰山在人族的地位非比尋常,對國家社稷來說至關重要,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就曾封禪泰山。

    在秦始皇封禪泰山之前,孔子就曾攀登泰山,考察遠古時期封禪的源頭,所以有了孟子那句名言「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這句話本意是登上東山便能看遍魯國,登上泰山便能將天下一覽無餘,實則指孔子眼界超絕,胸懷天下。

    孔子喜泰山,人盡皆知。

    那些大學士輕輕鬆了口氣,有了泰山,這血芒界便成為人族正統!

    仿造泰山,思慕孔聖,徹底奠定了血芒界的地位。

    之後,方運並沒有按照聖元大陸的地貌來改變血芒界,因為自然生成的地貌必然有其道理,方運只是做了一些微調。

    比如減少沙漠或貧瘠的地圖,把危險的地方變得安全一些。

    隨後,方運伸指對聚雲城一點,就見整座聚雲城如同被吹起來似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

    聚雲城原本的城牆消失,一間間整齊的民居樓宇不斷出現的城外,一條條街道向四面八方蔓延,各式各樣的房屋應有盡有。

    酒樓、茶館、市場、店鋪、衙門、驛站、住所等等等等以絕對完美的模式出現在聚雲城,這是方運結合後世的建築布局以及人族目前的生活習慣設計而成,融入了工家的理念,但遠比現在的工家建築布局更加完善。

    房屋如花綻放,樓宇如雲擴散。

    不多時,聚雲城變成一座沒有圍牆的雄城。

    眾大學士先是不解,但很快恍然大悟,心道不愧是虛聖胸懷,不設城牆,原因眾多。

    沒有城牆,彰顯人族的驕傲,此地,不需要城牆,因為妖蠻永遠攻打不到這裡!

    血芒界身為人族最後的希望之地,若妖蠻真打到這裡,有沒有城牆毫無區別。

    這裡沒有城牆,意味著血芒界的人族之間徹底放棄防備,徹底放棄戒心,以更開放包容的心態生活在這裡,這才是人族的世界!

    幾位老大學士熱淚盈眶。

    「此等改動,看似異想天開,實則妙不可言,有聖人氣象!」

    「老夫眼前,彷彿見盛世,見太平,見天下大同!」

    「血芒的列祖列宗,你們看到了嗎?這才是真正的血芒古地!」

    「我血芒古地渾渾噩噩,閉門造車,不思進取,坐井觀天,直到今日,才知曉何為聖人氣象、盛世大觀!方虛聖,不僅是血芒之骨,更是血芒之魂啊!」

    「這才是我血芒古地所追尋之路!血芒古地的聖道,出現了!」

    「這並非一城之變,而是一界之革新!方虛聖,如文曲高照,引領萬民!」

    新聚雲城屹立在血芒界。

    方運繼續細微調整血芒古地,並且預留了許多城市用地,在城市一旁設置足夠的山石、樹木或河流等一切所需。

    方運並沒有直接建造大量的城市,以後也只會在必需的地方建造,除此之外,所有城市都由人族一石一木、一磚一瓦親自建造。

    那樣的城市,才會有真正的凝聚力。

    灑遍熱血與汗水的土地,才會孕育更高貴的靈魂。

    方運看著血芒大地,露出從未有過的微笑。

    這片土地,方運流過汗,也淌過血!

    人族的強大,不是誰的恩賜,而是萬眾的勤勞。

    天地孕石木,人族礪英魂。

    方運望著這片天地,突然長長一嘆,明白為何自己只能改變,而不能創造。

    自己還沒有磨礪出英魂。

    方運微微一笑,身形漸漸變小,最後站在眾位大學士的面前。

    所有大學士的目光中充滿景仰。

    東方的天際由黑變青,太陽即將升起。

    「您要回聖元大陸?」雲照塵問。

    「因為我的『死亡』,景國必然會發生異變,我這就悄悄回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我會讓所有人知道,就算我真亡故,他們也不敢再做相同的事!」

    方運的聲音之中有金屬交擊之聲,鏗鏘有力。

    「是的,您一定要給那些人一個教訓!」

    「那幾個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姚絡話只說到一半。

    方運知道姚絡想說什麼,道:「無須擔心,天日昭昭,雷霆在上。」

    「那在下便放心了。」

    雲照塵表情有些許彆扭,道:「既然您已是血芒之主,不如放出鎮罪殿的大學士,眾聖世家的幾位大學士理當也被困在其中。」

    方運輕輕搖頭,道:「那是龍城廢墟,是遠古龍城的一部分。遠古龍城之威,還要勝過一界!哪怕血芒意志也只能以極為緩慢的速度侵蝕邊緣,無法完全控制。現在我還無法進入,大概一個月後,我才有機會再次進入,想方設法救他們。」

    「您能再進入就行,對了,您可一定藏好,那裡有無數寶物,別被龍族奪走!」雲照塵道。

    方運微笑道:「我會想辦法徹底掌握鎮罪殿,然後把鎮罪殿改造成血芒海洋的龍宮。好了,我這就回聖元大陸。不過在回去之前……」

    方運突然向青揚城的方向伸手一點,口中道:「剝奪!」

    在眾多大學士疑惑的目光中,方運消失不見。

    青揚城外百裡外的地方,大學士連平潮腳踏平步青雲,極速飛行,不時四望,猶如驚弓之鳥。

    「方才那巨大的背影絕對是方運,錯不了!絕對錯不了!他到底有了何等奇遇,竟然能改變血芒古地!這些天,血芒古地發生了什麼?不過……」

    連平潮臉上浮現得意之色。

    「我成功找到飛牌,脫困而出,並且在飛牌一旁找到一件真正的寶物,由半聖龍角雕刻的印璽!這件神物只要到半聖手中,就會成為強大的半聖文寶,遠強於普通的文寶!雜家最喜印璽,只要把這東西交給宗聖,必然可以換取我想要的一切!」

    「到了那時,我看方運敢把我怎麼樣!以為大就了不起啊?」

    突然,一個鬼魅般的聲音在連平潮耳旁響起。

    「是了不起。」

    連平潮嚇得全身一顫,隨後只覺全身力量在瘋狂流失,最後文宮坍塌,文膽碎裂,才氣消散。

    連平潮重重摔在地上,茫然地看著四周。

    「我一定在做夢!否則耳邊怎會響起方運的聲音,否則我的才氣和所有力量怎會消失,我可是大學士!堂堂大學士!」說著,連平潮伸手掐自己的大腿。

    「醒來!」

    連平潮清晰地感受到腿部的疼痛,神色劇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