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城外,一隊甲牛車隊正在趕路,牛蹄聲聲,塵土飛揚,與普通的商隊毫無區別。

    在第五輛甲牛車內,坐著三個身穿員外袍卻氣宇軒昂的人,中間一個大鬍子老人大馬金刀,看著不像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倒像是馬賊悍匪。

    「將軍……您真要親自動手?不如您隔斷聖廟才氣,讓我們動手!此事與普通的刺殺讀書人不同,聖院最多把我們二人發配到古地。自打從軍起,我們就有了赴死的覺悟,更何況這種無所謂的懲罰!」左面的進士道。

    「是啊,有了文曲星天降,您能在短時間內晉陞大學士,最後必然能成大儒。」

    那大鬍子老人呵呵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道:「我張破岳想殺人,當然親自動手!敢在寧安作亂,污衊方運,這仇不能隔夜,也不能讓別人代替。就是易容有點不像老子的作風,殺完人就解除。」

    「那意味著,您至少十年無法回聖元大陸。」

    張破岳反倒很欣喜,笑道:「在古地磨練十年後,我回來殺柳山!殺完柳山,再去古地關二十年,出來后,我去雷家走一圈!」

    兩個打扮成商人的進士將軍哭笑不得,兩人跟隨張破岳多年,都知道這位將軍是出名的肆無忌憚,可聽他說出這些話,還是感覺跟不上他的思路,實在是太狠了。

    「聽說刺殺柳山的那些人,都被關押在景國。刑殿閣老以聖議未完為借口,暫不派人審案,看樣子是在故意拖時間,等眾聖出手相救。我看,不如您也拖拖。」

    張破岳無奈道:「要是李文鷹在,用不著我來殺計知白,他三劍兩刀就跟剁菜似的解決,然後……大概是率領各路大軍攻破玉陽關,回京勤王,逼柳山告老還鄉。那個時候,我就當個跟班,搖旗吶喊,無論怎樣都不用去古地受苦。可現在劍眉公不在,我忍不了,只能親自出馬。唉,方虛聖走的真不是時候……」

    兩個進士將軍聽著直翻白眼,李文鷹加張破岳聯手,真可能率領大軍先於妖蠻把京城圍住,說是逼柳山告老還鄉,指不定在什麼地方將其誅殺。

    「您殺計知白,有點掉價,我看,不如等您晉陞大學士或大儒,直接宰了柳山那奸相。」

    「殺雞用牛刀,不得已而為之,畢竟染血的牛刀比剪子更駭人。此時此刻,只能我上!反正老子已經厭惡景國這個爛攤子,早點去古地修習磨礪更好。」

    「唉……」

    「寧安縣快到了……」

    一人掀開窗帘,探出頭,看到寧安縣的城牆。

    寧安縣衙前人山人海,喧鬧如潮,大多都是身穿文位服的讀書人。

    自從方運殿試以來,陸續有讀書人慕名前來,有的是為了修習,有的是為了保護寧安,有的則是仰慕方運。

    周圍讀書人無比悲憤,有少數讀書人目光堅定,眼中偶爾閃過殺意。

    縣衙門前的大坑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讀書人往裡面跳,一些讀書人甚至還手舉方運的詩詞文章。

    寧安縣衙大門敞開著,門口站著兩排衙役,這些衙役一聲不吭,都低著頭黑著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兩頭獅先生身上的黑漆格外醒目。

    「計知白出來!」

    「計知白出來!」

    ……

    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許多讀書人開始齊聲大喊。

    過了一會兒,還不見有人從裡面走出來,有人開始舌綻春雷。

    「計知白出來!」

    「計知白出來!」

    ……

    一聲聲整齊的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寧安城的上空回蕩。

    隨著讀書人的喊聲越來越多,莫名的力量與聖廟共振,與天地共鳴。

    城北的一個庭院中,一個滿面風霜的中年人穿戴整齊,背上獵弓,正對著自家門口。

    門檻內,一個中年婦女的兩手分別拉著兩個女兒的手。

    一家四口,腰間都纏著白布,兩個小女孩甚至身穿孝服。

    中年獵戶慈祥地看著兩個女兒,道:「爹去獵鹿,回來給你們燉肉吃。我不在家,你們要好好聽娘的話,聽到沒?」

    「聽到了!」兩個可愛的小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乖巧地答應。

    「我……走了。」中年獵戶看了一眼妻子,不知在害怕什麼,只敢看一眼,然後猛地轉頭,大步離開。

    「娘……你怎麼哭了?以前爹出門打獵,您從來沒哭啊。」大女兒仰頭奇怪地看著母親。

    「娘沒哭,只是眼裡進沙子了。」婦人急忙鬆開女兒的手,用衣袖擦拭眼淚,可是無論如何努力,都擦不盡。

    「騙人!」小女兒怯生生道。

    「我去把爹爹叫回來。」大女兒邁步出去,但手卻被母親死死抓住。

    兩個女兒懵懂地看著母親,不知道母親為何流淚,看著看著,慢慢跟著哭起來。

    「王家嫂子,俺家那口子身體弱,也不求別的,您有空去看看,跟他說說話!」

    兩個女孩詫異地抬起頭,看到門口站著鄰居家的父子,正對母親說話,那兒子剛剛年過十八,聽說本年有機會考中童生。

    而現在,父親手中拿著鋤頭,兒子手中握著鐮刀。

    王家嫂子愣了剎那,哇地一聲捂著臉大哭。

    那對父子沒有再說什麼,大步離開。

    兩個小女孩眨了眨眼,擦乾眼淚,感覺這對父子和自己的爹爹很像很像。

    隨後,兩個小女孩看到,門前不斷有人路過,有的人拿著鋤頭、鐮刀和鐵鎬之類的農具,有人拎著菜刀、木棍,還有人什麼都沒拿,但是衣袍里鼓鼓囊囊。

    這些人,腰間都纏著白布。

    「姥爺、舅舅……」兩個小女孩突然開口。

    路過的老人和中年男子停下腳步,兩個人都手持木棍,棍子的一端削尖,老人口裡還叼著銅煙袋鍋子。

    中年男子看過來,面色複雜地看著妹妹和兩個外甥女。

    那老人目光淡然,吸了兩口旱煙,又把煙袋鍋子從嘴中拿出,輕輕吐出白煙,雙目直直望著前方的天邊,頭也不轉,沒有看門內的女兒和外孫女。

    兩人只隔著幾步。

    那王家婆娘看著親人熟悉的面孔,再也忍不住,一邊哭著一邊大喊:「這些棍子頂什麼用!菜刀頂什麼用!鋤頭頂什麼用……」未等說完便嚎啕大哭。

    兩個女孩彷彿聽到,周圍的鄰居家裡都有人在哭。

    那老人吧嗒吧嗒嘴,依舊望著前方,慢騰騰道:「才氣總有用完的時候。走!」

    老人說完,右手拎著棍子,左手背在腰后,慢慢悠悠向前走,如同拎著鳥籠去散步。

    中年人緊緊跟上。

    兩個小女孩不明白,只是覺得很難過,和聽到小方縣令逝世的時候一樣難過,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