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潮湧動的街道之上,瞬間鴉雀無聲。

    誰敢自稱「本聖」?

    聖元大陸除了十數位半聖,無人敢如此自稱,否則聖廟會第一時間將其誅殺。

    所有人循聲望去,想要知道是哪位半聖駕臨。

    眾人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面孔,而且身上只穿著白衣墨梅服。

    哪位半聖偽裝成翰林?

    但是,下一刻有數不清的讀書人瞪大眼睛,身為翰林還能自稱「本聖」的,以前是有一個人,虛聖方運。

    可方運不是逝世了嗎?

    所有人充滿期待地看著那陌生的翰林,一些人甚至猛地吸氣,來抑制自己的情緒。

    隨後,那個陌生男人的臉上有光芒消散,最後露出真容。

    「方虛聖!」

    全場皆驚!

    「方虛聖活過來了!」

    「方虛聖活了!」

    「小方縣令沒死!」

    「對!是方虛聖的聲音,這聲音耳熟!」

    「假不了!」

    眾人與其說是確信,不如說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

    眾人的聲音如波濤一樣迅速向四面八方傳播,許多人看著方運,紅了眼圈。

    縣衙門口,計知白和費昌等官吏望著方運,目瞪口呆,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心裡想著無數可能,可最後越發迷惑。

    「你……你不是死了嗎?」計知白結結巴巴地說著,目光獃滯,似乎還沒有接受眼前的事實。

    「我從未死去。」方運說著上前走,前方的人立刻向兩側後退,為方運讓出一條通往縣衙正門的道路。

    方運邁步前行,每一步都好像有山嶽之力,踩在計知白等人的心頭。

    其他讀書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畢竟聖院已經正式公布方運的死訊,方運又突然出現,讓人不得不懷疑。

    「你……可知偽裝虛聖是誅九族的大罪!」計知白聲色俱厲道。

    「你可知焚書坑儒是滿門抄斬的大罪?」方運反問。

    計知白立刻給費昌使了一個眼色。

    費昌一臉茫然,過了一息才回過神,眨了眨眼,才明白計知白的意圖,急忙伸手抓向官印。

    費昌的手在抖,他甚至已經不敢正視方運,只能偷偷去看,心中滋生莫大的恐懼。

    連半聖世家的家主都因為方運而死,自己一個小小的知府又算得了什麼,得罪方運的後果太嚴重,不止自己的官職,甚至連文位都會出問題,計知白就是最好的例子。

    費昌握著官印,手依舊抖個不停,然後低著頭,視線停留在方運頸部的領口位置,道:「請……請恕在下得罪,此事下官做不了主,只能由聖廟裁決。」

    一些人看著費昌如此,面帶鄙夷之色。

    就見費昌手握官印,默默念叨什麼,隨後就見聖廟方向飛出一道潔白的光芒,落在方運身上。

    所有人瞪大眼睛,屏住呼吸。

    寧安城最繁華的大街上靜得可以聽到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

    光芒落在方運身上,突然消失。

    一些人露出失望之色,而計知白等幾人臉上浮現喜意。

    突然,方運身上爆出刺目的白光。

    所有人都本能地眯起眼或者閉上眼,同時發出各種各樣的驚呼。

    刺目的白光很快變淡,所有人看到,方運身上向外散發著淡淡的白光,柔和,溫暖。

    方運依舊在漫步前行,但現在他如同攜帶光輝的聖人,行走在世間,舉手投足間散發出高貴卻又謙和的氣質,讓人本能地心生景仰。

    「沒錯,半聖也有聖者光輝,但比這種光輝更加明亮!」

    「真的是方虛聖!」

    「方虛聖真的沒死!」

    眾多讀書人開始歡呼,一些人甚至喜極而泣,尤其是寧安城本地的讀書人,一邊流淚一邊擦拭,一邊擦拭一邊流淚,淚水漣漣的面龐卻帶著比高中狀元更歡喜的笑容。

    「方虛聖沒有死!」楊玄統聲嘶力竭大喊。

    「方虛聖沒有死!」門口的衙役在大喊。

    「小方縣令回來了!」背著弓箭的獵戶在大喊。

    沒有人用舌綻春雷,但說話的人都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喊,彷彿要把這些天的憋悶全部發泄出來。

    方運回返的消息如同激蕩的漣漪,向四面八方傳播。

    計知白全身冰涼,呆傻地看著方運,慘白的臉龐逐漸灰暗,他雙目中的絕望幾乎要躍出眼眶。

    和對面的方運比,此刻的計知白如同剛從棺材里走出的死屍,不是印堂發黑,是全身上下全都發黑。

    計知白的身體在顫抖。

    他本以為方運一死,自己的機會就來了,自己還可以像以前一樣呼風喚雨,終於可以從方運的影子中走出來,終於可以痛痛快快地報復,可以拿方運的下屬和親友發泄,但萬萬想不到,方運沒死,方運回來了!

    人可以易容,大儒可以作假,半聖可以瞞天過海,但聖廟絕不會!

    「你……」計知白覺得自己的喉嚨被無形的力量堵住,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方運停在衙門前,仰頭看著站在台階上的計知白等人,可計知白卻感到方運在俯視自己,在雲端俯視自己。

    「你想說什麼,就痛痛快快說吧,辯解也好,發泄也罷,都說出來吧。我也想知道,你這些天都做了什麼。」方運如同帝王在審判罪臣一樣,似是有情,似是無情。

    計知白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但耳邊突然傳來費昌的傳音:「先不管他死不死,現在離他進入血芒古地還不到三個月!他既然已經出來,就說明失敗,四海龍聖會收回他文星龍爵的力量。你馬上聯繫相爺,把西海龍宮的龍找來。您不是說過,西海龍宮的鎮海龍王敖蒼前往京城,與相爺密會。那就讓他前來質問方運,然後再讓他帶您離開,我就不信方運敢得罪堂堂鎮海龍王!」

    計知白一愣,雙目逐漸清澈,暗道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鎮海龍王敖蒼乃是龍王,多年前雖敗於妖皇古虛之手,可那是因為雙方只是較量並非拚命,而且敖蒼遠比妖皇古虛年輕,日後的潛力不可估量。若是把鎮海龍王請來,一切問題迎刃而解,方運這個面子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更何況……」

    計知白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突然哈哈大笑,向方運一拱手,道:「祝賀方兄凱旋,看來你死掉的消息是謠言,我這就去京城親自向恩師解釋。你沒死太好了,實在太好了。」

    計知白在說話的時候,已經暗中給柳山傳書,請鎮海龍王敖蒼以最快的速度飛來寧安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