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挺好的,不過,我來這裡不是為了跟你寒暄。說吧,我知道你一定想跟我說什麼。」方運盯著計知白的雙目,態度冷漠。

    立刻有讀書人道:「方虛聖您小心,計知白太不是東西,他說好,一定是想辦法害您!」

    「這個畜生巴不得親手殺了您!」

    「論才氣,您多出他億萬個計知白;但論陰損惡毒,他比您多出億萬個計知白。」

    「說的是,計知白不僅可以用來計算才華,也可以用來衡量卑劣!」

    眾多讀書人紛紛喝罵。

    饒是計知白臉皮再厚,被成千上萬人當眾辱罵面色也稍有變化。他深吸一口氣,望向方運,道:「方虛聖,既然您直截了當,那我計知白就開門見山了。在下有一事不明,您不是被妖皇殺死了嗎?為何還會出現在這裡?莫非您是想假死欺騙那些大學士、欺騙眾聖、欺騙人族?」

    「哦?我倒想問問,我何時說我死了?」方運反問。

    計知白微笑道:「那就是孟靜業等大學士欺瞞眾聖,需要問責啊!」

    「計兄,看來孟家等六大亞聖世家的讀書人與你有血海深仇,不然你不會栽贓陷害他們!」方運反擊道。

    「方虛聖言重了。我與亞聖世家無冤無仇,如此說,只是想探究事情真相,如果不是他們欺騙,就是您這位堂堂虛聖故意欺騙他們!所以,您若不能當眾說清楚,我只能懷疑到他們身上。」計知白道。

    「哦,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說一些。我與妖皇的戰鬥,最後出現了意外,我從原地消失,去了一處非常奇異的地方。但在孟靜業他們看來,我是被妖皇殺死,他們才誤以為我死亡。現在,誤會解除了。」方運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原來如此。在下還有一事不明,您是十一月中旬進入血芒古地,而現在是十二月末,您在血芒古地停留不足三個月,這是否意味著,您輸了,將會失去文星龍爵的地位?一旦文星龍爵的力量從您身體抽走,是否會讓您文宮受損,聖道之路中斷?在下十分擔憂。」計知白的聲音里透露著虛假的關切。

    許多人都想罵計知白,但是,他們更在意的不是計知白如何,而是方運如何,都緊張地盯著方運。

    有關文星龍爵和血芒古地的事情,前些天在聖元大陸如同長了翅膀似的流傳各地,更是論榜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眾人都知道方運失敗的後果,幾乎和文膽開裂一樣嚴重。

    方運氣定神閑,道:「原來你是在意那三個月的期限。不過,你們早就知道龍族讓我去血芒古地的目的,可不是逗留三個月,而是尋找斬龍刀碎片,停留三月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這件事我們當然知道,但……你得到了斬龍刀碎片?為何孟靜業等大學士沒有說出!」計知白好奇地問,語氣變得凝重。

    「此事之前應該算是機密,自然不能隨便泄漏。你若是知道,那才是怪事!」方運道。

    計知白半信半疑道:「那斬龍刀是龍族至寶的一部分,哪怕是碎片也有莫大的威能。你說你得到了斬龍刀碎片,在下難以相信,能否拿出來瞧瞧?」

    費昌幫腔道:「是啊,方虛聖既然得到斬龍刀碎片,那就讓我開開眼界再交給龍宮。」

    方運微笑道:「我確實找到了斬龍刀碎片,但真拿不出來。不過,龍族說,只要我『找到斬龍刀碎片』就讓我成為真正的文星龍爵,可沒說『必須把斬龍刀碎片交給四海龍宮』才讓我成為文星龍爵。」

    「這是狡辯!」費昌立刻發現方運的真正意圖。

    計知白道:「好一個方虛聖,竟然玩起了文字遊戲!誰人能證明你找到斬龍刀碎片?」

    「孟靜業他們,還有血芒古地的許多大學士都可以作證。根據龍族的律法,他們的作證都有效。換言之,我現在離開血芒古地,龍族不僅不會剝奪我文星龍爵的資格,反而會正式冊封!」方運道。

    計知白冷聲道:「此事如何,你一人說的不算。鎮海龍王敖蒼殿下正在來寧安的路上,只有經過他點頭,你的血芒古地之旅才算正式結束!」

    方運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多謝計兄提醒。看起來你對我與龍族的關係十分在意,我倒想知道,這兩天你在聖元大陸對我方運做過何事?」

    計知白微笑道:「人死為大,我從未做過針對您的事,我只是幫助恩師鞏固地位,追尋聖道而已。若是因此影響到方家,我在此向您道歉。當然,您若是真想要聽,等鎮海龍王抵達,我再一一細說。」

    「你要說的基本都說完了?」方運收斂笑容,正色詢問。

    「差不多,一切等敖蒼殿下來了再說。」計知白自以為謀劃成功。

    方運輕輕一點頭,道:「你我之事,人族內部之事,與敖蒼無關。既然你說完,那就輪到本聖了!」

    計知白的心頭猛地一跳,附近的讀書人也是心神一緊。

    方運冷漠地掃視計知白和費昌等官吏,緩慢而有力地道:「寧安城內,有叛逆亂城,為防逆種滋生,本聖代管,未經本聖允許,不得連通聖廟!」

    一股奇異的氣息掠過全城,現在,整座城內只有方運一人可以使用聖廟的才氣。

    計知白等人露出驚容,虛聖的確有資格這麼做,但方運的意圖是什麼?

    方運又一次掃視計知白等人。

    「本聖於血芒古地,鏖戰妖蠻、對戰逆種,幾近與妖皇同歸於盡,生死未卜時,雷家、宗家、柳山與計知白等人毀本聖文名、焚本聖文章、害本聖家人、貶本聖舊部。此時此刻,蠻族南侵,景國風雨飄搖,計知白卻禍亂寧安,動搖人族根本,實乃罪大惡極。本聖……」

    方運再一次盯著計知白的雙目。

    「……臨機決斷,誅殺叛逆!」方運說著,緩緩舉起右臂。

    「不……」計知白拚命後退同時大聲叫喊,「我恩師是柳山,是宗聖的執道者,宗聖便是我的師祖!你不能殺我,你殺我,便是與宗聖陛下為敵!鎮海龍王!快來救我,敖蒼殿下快來!方運,你若殺我,就等於與龍族決裂!鎮海龍王就是未來的西海龍聖,你殺了我,必然不得善終!」

    與此同時,天空千里烏雲翻騰,一道白光以極快的速度從天際飛來,只需要幾十息便能抵達。

    「方虛聖,手下留人!」鎮海龍王敖蒼的聲音遙遙傳來。

    方運右臂平舉,緩緩伸出食指。

    在眾人眼裡,方運的動作如同跨越萬界、分割時光,動作那麼緩慢,那麼遙遠,卻又無比厚重,指尖之上,仿若立著一方世界。

    方運的雙眼,好似有億萬星辰在噴發,就見他對準計知白,隔著虛空一點。

    寧安縣聖廟積蓄多年的力量化為方運的力量。

    「恩師救我……」計知白髮出凄慘的呼救。

    砰!

    計知白的頭顱炸開,如同從高空拋落的西瓜,鮮紅的顏色四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