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的肩膀上多出一個大洞,身體徐徐向前傾倒,最後噗地一聲摔在台階上,大量的鮮血湧出來。

    寧安縣衙門前死一般的寂靜。

    沒人想到,方運忍了計知白那麼久,最後竟然用如此激烈的手段終結。

    方運站在計知白的屍體前,輕輕仰起頭,傲然挺立。

    「文會之上我與計知白相鬥,那是意氣之爭,無傷大雅,人總得有點衝動和血性才配叫讀書人;在朝堂上,那是利益之爭,雙方你來我往,各憑本事,勝敗無悔。在得知我死亡后,他勾結他國之人奪我方家祖產,我可容他;為打擊我名聲,利用各種手段阻止我的詩詞文章傳播,我亦可容他,但是……」

    方運突然停頓下來,環視四周,如鷹視狼顧,雙目之中彷彿有審判萬物的威能。

    無一人敢與他對視。

    最後,方運低頭看著計知白的屍體。

    「你可以貪墨工坊,你可以取悅官僚,你可以佔據他們的功勞為己用,你可以攻擊身為政敵的我,但是,你污衊工家之人的心血,你為禍人族進步的源泉,這是打斷一國的脊樑,這是在埋葬人族,這是與妖蠻一樣殘忍暴虐的行徑!我容,天不容!」

    轟……

    天空突然出現震耳欲聾的雷聲,彷彿是蒼天之怒。

    說完,方運一拂袖,面帶厭惡之色道:「把這腌臢貨扔到亂葬崗去,懸屍三日。放出所有被計知白關押的官吏,凡是跟隨計知白助紂為虐的官吏,一律扒掉官服,嚴加審查!至於你……是青烏府新任知府?」

    費昌彎著腰,弓著背,一邊用袖子擦著汗水,一邊謙卑地回應:「下官正是青烏府新任知府費昌……」

    「青烏府這些天發生之事,你難辭其咎,明天給內閣上一道請罪奏章,該辭官辭官,該服刑服刑。」方運看都不看費昌,邁步進入縣衙。

    「謝……虛聖大人恩典!」費昌臉上的表情極為矛盾。

    他無比悲涼,自己勉強中了進士,碌碌無為多年,難得成為一府之主,當了三日卻要請辭,這三日知府之名必當被後人嗤笑。

    他也無比慶幸,自己終究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進士,根本不值得方運親自針對,只要自己老老實實寫明罪責,無論是左相一黨還是對面的勢力,都不會窮追猛打,最多是罰沒他的家產,終生不得為官而已。

    方運走到縣衙門檻,腳抬到空中突然收回,然後轉身,環視整條街上的人。

    這些人同樣看著方運,有的歡喜,有的欣慰,有的輕鬆,有的仰慕,有的激動,不一而足。

    方運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本聖有要事商討,關係整座寧安城的命運,這縣衙太小,容不下太多人。所有自他處來援寧安城的讀書人,所有寧安城的讀書人,寧安城大小官吏包括里長,皆隨我去縣文院。」

    方運說完,邁步下台階,向縣文院走去。

    眾多官吏和讀書人急忙跟在後面,跟著方運一起向縣文院走。

    一路上,所有人都向方運問好,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發自肺腑的喜悅。

    寧安城終於有了節日的氣氛!

    寧安城外,張破岳的馬車未等進入大門,官印就收到有關方運的消息,甚至知道計知白已死。

    「雪中送炭行千里,錦上添花難邁步。走,回軍中!」

    張破岳坐的甲牛車突然調頭,向北方疾馳。

    方運只走了五條街區,一頭白龍自天而降。

    那白龍四爪下各有一團白雲,懸浮在天空,低著頭,俯視方運,雙目中充滿森森的冷意。

    方運停下腳步,仰頭看著鎮海龍王,道:「敖蒼,我們又見面了。」

    方運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三谷連戰,敖蒼雖非主謀,但乃是第一幫凶。

    天空烏雲起伏,狂風驟起,讓寧安城彷彿置身於風暴之中。

    敖蒼怒道:「本王已經答應柳山,帶計知白見他,現在讓本王如何交代!」

    「關我何事?」方運反問。

    「為何連本王一個小小的面子都不給!一個進士而已,我『鎮海龍王』四個字,不值得換一個進士的命嗎?」

    「你為何連本聖小小的面子都不給,當眾質問?取一個進士的性命而已,我『虛聖方運』外加『文星龍爵』共八個字,難道不值得讓你四個字的『鎮海龍王』放手嗎?」方運的語氣中有少許的戲謔。

    敖蒼獃獃地看著方運,怒火全消,啞口無言,那表情就像是在承認,方運說的更有道理!

    看到敖蒼那副樣子,許多讀書人低頭暗笑,如果敖蒼的邏輯成立,那方運的話將無懈可擊,鎮海龍王的面子大還是方運的面子大,答案毫無疑問,在讀書人中的領袖面前,敖蒼連氣都生不起來。

    「傻龍。」楊玄統低聲道。

    敖蒼歪著頭,盯著方運看了好一陣,才鼓足勇氣道:「事有先來後到,是我先請你住手!」

    「不,是我先要殺他,你是後來的。若是在我要殺他之前你出面,憑藉『鎮海龍王』四個字,我一定給你這個面子。」方運正色道。

    敖蒼再一次沉默,方運說的好像還是很有道理。

    眾多讀書人又在心裡發笑。

    敖蒼面色變幻,最後把所有的不滿和憤怒咽進肚子里,正色道:「本王將代表西海龍聖問話,方運,未滿三個月,你為何離開血芒古地?」

    「我已找到斬龍刀碎片。」

    「斬龍刀碎片在何處?」

    「在血芒古地。」

    敖蒼愣了一下,方運這話說的理直氣壯,明明沒問題,可總覺得哪裡不對。

    敖蒼遲疑片刻,問:「你為何不把斬龍刀碎片帶到聖元大陸?」

    「你們龍宮沒給我裝斬龍刀碎片的東西。」方運誠懇回答。

    敖蒼想了許久,終於明白,自己永遠說不過讀書人,尤其是讀書人中的佼佼者。

    敖蒼直截了當道:「你沒有斬龍刀碎片,又未在血芒古地留足三個月,你失敗了,四海龍宮會剝奪你文星龍爵的封號!」

    「敖蒼,我建議你還是回西海龍宮,請教一下尊敬的西海龍聖陛下,你們當時只是讓我找斬龍刀碎片,並非讓我把斬龍刀碎片帶回聖元大陸。你在這裡胡攪蠻纏,只會丟龍族的臉面。」

    「龍聖爺爺他在閉關……」敖蒼還想說什麼,但突然閉上嘴。

    「既然如此,我等其他龍宮的消息,你若是沒事,先離開吧,我有要事處理。」方運道。

    敖蒼想了許久,發現自己留在這裡也毫無用處,然後答應一聲,飛向西海,一路迷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