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掃視眾人,道:「從今日起,凡是戶籍在寧安縣之人,都可第一時間進入血芒界,成為血芒界居民,自由來往於兩地。而在場的讀書人,無論身在哪國,無論文位高低,只要血芒界開放,都可以自由進出,包括曾經前來相助寧安城的人,都會獲得血芒界的戶籍。」

    眾人一聽,大喜過望,未來方運或許未必能保住寧安城,但給予寧安城人一定的特權卻並非難事。

    那裡可是嶄新的一界,第一批進入和以後進入,收穫必然是天淵之別。

    「太好了!」

    「那我們現在就要準備!」

    「以後京城戶籍都不算什麼,寧安戶籍最值錢!」

    許多讀書人精神大振。

    方運又道:「三日內,我會起草一個寧安商會的初步方案,搭出一個框架。願意加入寧安商會之人,可以去縣衙報備,詳細填寫姓名、籍貫、年齡、經歷和長處等等,等寧安商會正式成立,便從中挑選第一批可用之人。」

    許多讀書人馬上開始回憶過去,思考自己的長處。

    但是,一些官場的老油條卻暗暗震驚,方運這話里透露出的信息太驚人了。

    「去縣衙報備」看似平平,但卻隱含著一個重要的信息,寧安商會與寧安縣衙是一體的。

    寧安縣衙是景國的衙門,寧安商會絕不可能屬於景國,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寧安商會屬於方運,所以從今以後,寧安縣衙也屬於方運!

    方運接下來的一句話印證了眾人的猜想。

    「寧安縣沒有新任縣令,委實不妥,今日回京,我便請吏部推薦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進士來主持寧安縣大局,為寧安縣把關,讓寧安縣穩步前行,成為如孔城一般的不朽之城。」

    這話一說,不止官場老油條,許多人也意識到,所謂德高望重是虛,讓一個不管事的老好人擔任縣令是實,寧安縣不需要除方虛聖之外的任何縣令。

    十一月方運離開寧安縣后,寧安城的官吏依舊習慣性地傳書給方運請教政事,以前小方縣令在的時候他們怎麼做,之後他們還是怎麼做,只不過許多事務由面談變成傳書而已。

    方運又道:「寧安城既然與血芒界即將連通,現如今的寧安城已經過於狹小,我明日便上奏聖院,參照一國國度擴建寧安城!」

    「大手筆!」在場之人無比驚嘆。

    而寧安縣的官員們望著方運,感慨萬千。

    就在幾個月前,方運還是一個進士,處處小心,哪怕被人挑起糧災也用謹慎的手段化解。

    而現在,方運將寧安縣衙掌握在自己的意志之下,甚至要把寧安縣擴建成國都的規模。

    哪怕是半聖世家如此做,也有僭越的嫌疑!

    一位虛聖如此做,倒是可以,但這讓皇室如何想?君權何在?

    這些曾經與方運朝夕相處的官員發現,方運似乎比幾個月前又上升了一個層次,如此犯忌諱的事,竟然說做就做,這種坦然和自信,隱隱有了半聖氣度。

    大儒真做不到!

    眾人仔細盯著方運,發現方運淡定從容,沒有絲毫的焦慮,也不知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心安,都覺得方運說到就能做到。

    「畢竟是方虛聖!」

    隨後,方運又說出讓眾人目瞪口呆的話。

    「我在血芒古地連作三首傳世翰林戰詩,不出意外,諸位明日就可在聖廟看到。」

    文院廣場靜了剎那后,立刻沸騰起來。

    「方虛聖進入血芒古地不到兩個月吧?竟然能作出三首傳世戰詩,當真奇男子!」

    「翰林之福,人族之福啊!」

    「對了,方虛聖一共作了多少首傳世戰詩詞?會不會已經成為天下師?」

    「好像還差兩首,來,一起數數!」

    「先從秀才開始,《石中箭》一首,強弓《擒王》一首,共兩首。」

    「之後是舉人,《風雨夢戰》一首,全戰《夜襲》一首。那首《詠秦民》雖屬戰詩,但並非傳世,太可惜了。而那首《水調歌頭》雖然傳世,定並非戰詩詞,同樣可惜。所以共兩首。」

    「接下來是進士。喚兵《白馬豪俠篇》一首,藏鋒《寶劍吟》一首,喚劍《龍劍詩》一首,刺殺《紅塵殺》一首,回氣《泉園觀水》一首,防護《玉門關》一首,共六首。其中《紅塵殺》也可當翰林戰詩。」

    「最後是翰林。方虛聖進入血芒古地前,借聖廟暫時提升文位,得一首翰林詩《定海詩》。天子戰詩《賦菊》雖奇特,但並非傳世。加上方虛聖說的三首,共四首。」

    「如此算來,已經有十四首之多,只要再有兩首,方虛聖就可成為半聖董仲舒口中的『天下師』!」

    「雖說只有孔聖一人可稱天下師,但既然董聖如此說,那一旦傳世十六首,方虛聖可成眾聖之下的天下師!」

    「還記得天下師的典故嗎?當日在玉海城,玉海府院君馮子墨稱讚方運必成天下師,惹得靈物奴奴大喜,連最喜歡的蝦仁都不吃了,用小爪子遞給馮子墨,後人戲稱『白狐贈蝦』,乃是吉兆。不曾想,僅僅過去一年半,方虛聖就作出十四首。」

    「誰還記得當年轟動人族……不,是轟動兩界的大賭?不少人參與進去,賭方虛聖三年能否完成十六首傳世戰詩詞,現如今,時間過去一半,卻只余最後兩首。」

    「哈哈,不知道多少人要捶胸頓足。」

    「壞了,老夫當年賭方虛聖必輸!」

    「我也是,慘!慘!慘!一件舉人文寶要輸出去……」

    聽到如此好消息,眾人明明沒有喝酒,卻有些微醺,不自覺便暢談起來。

    方運也不插話,微笑著聽眾人聊天。

    很快,方運發現細微的變化,在之前,哪怕經過多次才氣洗禮,同時也只能聽清上千人交談,可現在,上萬人在交談,自己竟然聽得清清楚楚,關鍵不損耗才氣。

    哪怕是大學士,也只有動用文台等所有力量全力以赴才能聽清楚萬人交談。

    「看來,血芒之主對我的改變不僅僅局限於血芒古地,就算離開,我也能受到一定的益處,只不過不如在血芒古地的威能大而已。」方運心想。

    交代完寧安城的事,方運又與被計知白抓捕的人親切交談,並保證這種事絕不會再在寧安縣發生。

    在寧安縣吃過午飯,方運與陳家友人一同回京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