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走過兩側種著楊樹的石子路,在獄卒的引領下,向右一拐,看到一座大門和一丈高的圍牆,大門上寫著「甲玄」兩個字。

    大門前站著一些官員。

    為首一人身穿舉人服,笑呵呵快步趕來,作揖道:「學生賀茂,見過方先生,方先生未亡,乃是我景國幸事,是我人族幸事。」

    方運輕輕點頭,道:「賀司獄掌若盧獄五年,頗有名望,理當嘉獎。」

    賀茂呵呵一笑,道:「多謝方虛聖誇獎!不知您此來有何貴幹?」

    方運看了一眼獄卒又看向賀茂問:「需要我重複一遍嗎?」

    賀茂乾笑一聲,道:「只要您有內閣文書,這些人都可以帶走。」

    「內閣?是景國內閣大,還是聖院大?」方運問。

    「當然是聖院大。」賀茂道。

    方運問:「這些人是聖院抓捕,還是景國抓捕?」

    賀茂道:「理當算是景國抓捕,畢竟這些人打著清君側、誅逆邪的口號,本質上還是涉及景國內政。」

    「我代表聖院而來。」方運道。

    賀茂一愣,無奈道:「請您出示聖院的文書。」

    「好。」

    方運答應得非常乾脆,伸手從陳靖手裡要來筆墨紙硯,書寫一張釋放文書,然後簽署自己的名字。

    別說賀茂等若盧獄的官吏,就連陳家人都看得發愣,多少年沒見過如此霸氣之事,沒有聖院文書不要緊,自己寫!

    關鍵是,從法理上來說,虛聖的文書在聖院真有效!

    除非東聖閣否定,可東聖閣要否定虛聖的文書,要麼由現任東聖親筆簽發,要麼由四聖閣的所有閣老聯合簽發。

    很顯然,四聖閣絕不會聯合簽發,而讓堂堂東聖親自出面否決虛聖,這就不是景國的政務之爭,也不是兩國的利益之爭,而是聖院高層內訌,是人族內訌!

    不到萬不得已,東聖絕不會簽發文書否定方運。

    方運唰唰唰幾筆寫完,習慣性輕輕一吹散發著濃墨香氣的紙張,遞給賀茂。

    「服!我服!您敢寫文書,我就敢放!開門!」賀茂說著雙手接過方運的文書,輕輕疊好,小心放入懷中。

    陳靖看著方運,心中輕嘆,看來血芒古地之行,方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變,心態也有了一定的變化,這種事,換做之前的方運絕不可能做出來,偏偏現在方運不僅做得出來,而且還很有效!

    舉重若輕。

    獄卒急忙打開甲玄院的大門,方運望向裡面,就見許多讀書人站在院子中,一起向這裡望來。

    方運的表情緩和,露出淺淺的微笑,望著這些人,輕輕點頭。

    方運認識其中過半之人,笨大儒田松石、景國大將軍周君虎、孟家大學士孟靜業等等等等。

    孟靜業眼眶發紅,輕聲問:「方虛聖,真的是您?」

    他的聲音很輕,如同在夢中說話,生怕驚醒,導致美夢消失。

    其他讀書人也一樣,都不敢相信方運真的站在面前。

    這些人的文宮都被聖廟的力量壓制,動不得半點才氣,自然也就聽不到之前方運與賀茂的對話。

    方運嘴角揚起細微的弧度,用明亮的雙目看著孟靜業,道:「我還要找你算賬,你怎知我已經故去?」

    「可是……我親眼看到妖皇動用強大的力量殺你,而你在殺了妖皇之後,身體徹底崩潰。更何況,在妖皇殺你之前,祖帝的力量就在侵蝕你!」孟靜業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方運笑了笑,道:「事情別有內情,事後我會詳說,總之,我絕對未死。今日我前來不是為了說那些舊事,而是放諸位離開,我們一起走吧。」

    「柳山那奸賊竟然答應放我們走?」周君虎問。

    「他答應與否不在我的考量範圍,我想放你們走,你們就可以離開!」方運道。

    一旁的司獄賀茂輕咳一聲,道:「方虛聖代表聖院當場書寫文書,釋放諸位。」

    許多讀書人感到費解,什麼叫當場書寫文書,可隨後明白過來,哭笑不得。

    庭院中的一些讀書人一邊喊著方虛聖復活了之類的話,一邊去房間里叫其他讀書人。

    「解!」方運突然張口。

    附近突然生出無形的狂風,吹動所有人的衣衫,楊樹林也隨著狂風輕輕搖擺,發出沙沙的聲音,不多時,狂風停止。

    庭院內的讀書人感到如釋重負,許多人長長鬆了口氣。

    這時候,房間內的人也走了出來,許多人看到方運欣喜若狂,恨不得跑上前用手捏捏方運確認真假。

    方運收斂笑容,向庭院里的所有人深深作揖。

    「使不得!」最近的那些人快步衝過來,要扶起方運,一些人甚至急忙側身,不敢當面承受虛聖拜謝。

    但是,那些衝過來的人卻發現方運的力量奇大無比,竟然無法阻止他,無奈受了他一揖。

    方運挺直身體,道:「諸位所行義舉,方運銘記在心,以後若有差遣,必當竭盡所能!」

    田松石走上前,微笑道:「方運啊,老夫就倚老賣老說幾句,刺殺柳山,並非為你,而是為我們自身。柳山一黨的行徑,是可忍孰不可忍?若我們忍了,眼睜睜看著左相一黨害你,那我們的書白讀了,我們的那些話白說了,我們這輩子白活了!天地不公,我等自會取義!」

    周君虎道:「對,我等不為他人,只為那朗朗書聲,天地正心!」

    「我們或許無法完成兒時的夢想,但也絕不背叛年少的志向!」

    方運道:「我亦如此。」

    眾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方運看著眾人,道:「諸位可自行離去,若再有人敢阻攔,本聖便去敲柳府的大門!」

    「哈哈,方虛聖回返,那些奸佞宵小躲還來不及,哪敢找上門!以我之見,柳山定然裝作何事都不曾發生,收斂爪牙,伺機而動。」

    「方虛聖未亡,柳山就算是執道者也只能暫時偃旗息鼓。聖廟不認什麼執道者,除非半聖親自下場,否則聖廟所在之處,虛聖最大!」

    「方虛聖,您之後當如何?」

    方運道:「我先回家與家人團聚,然後找幾位老友聊聊,最後去聖院完成聖院進士應有的學業。當然,我方家蒙受的損失,我自會加倍找回來。」

    「您可要及早回聖院,聖院眾議不能沒有您。」

    方運輕輕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