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行人出了若盧獄的大門,一些讀書人心生感慨,還有一些人甚至東張西望。

    「未見柳山,甚為可惜。」周君虎的語氣頗為怪異。

    田松石知道周君虎沒事也要挑事的性子,笑道:「不見他倒是好事。若是見了他,那才壞事。」

    「他因方虛聖故去才敢抓人,現在方虛聖回返,他絕不會蠢到正面硬來,除非等他成大儒!不過……宗雷兩家會發揚一貫的優秀傳統,必然會借口方虛聖私下放人而為難。」孟靜業道。

    周君虎道:「何懼之有?東聖閣也不能捉拿虛聖,宗聖再如何,也不至於為此等小事簽發東聖文書。柳山應該慶幸劍眉公在荒城古地修習,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何事,否則的話……嘿嘿……」

    田松石不去管周君虎,看向方運,道:「雖然我等不清楚在靜業離開后血芒古地發生了何事,但無論如何,你活了過來,就是滔天大事。這些天,你最好韜光養晦,不要參與任何事務,哪怕過幾日的聖院眾議,你也要不要頻繁出面,畢竟眾聖已經做出決斷。」

    陳靖用異樣的眼光看了一眼方運,輕咳一聲,道:「松石先生,我們剛從寧安城回來。」

    笨大儒田松石的眉毛輕輕一抖,其餘讀書人眼中也浮現好奇之色,現在這種情況,方運既然去了寧安城又安然回來,絕不會只是去觀光遊覽。

    「你……做了何事?」田松石謹慎地問道。

    方運微笑道:「就做了兩件事,先殺計知白,后讓血芒界與聖元大陸連通。」

    方運的語氣輕描淡寫,但剛從若盧獄出來的所有讀書人都呆住,任何一件都是捅破天的大事!

    計知白終究是一國的狀元,而且算得上是宗聖的再傳弟子,怎能說殺就殺。

    至於兩界連通,大半的人都不相信,因為連半聖都做不到,只有經過一界意志的首肯才能完成,當年孔子都沒能讓聖元大陸與孔聖古地完全連通,他只能用自己的文界作為通道。

    陳靖看著眾人的表情,無奈道:「方虛聖所言句句屬實。現在你們的文宮封鎮被揭開,可以用官印看論榜,那裡已經徹底沸騰,兩界連通之事的重要性,絲毫不下於那日的驚聖,對聖元大陸來說,意義僅次於兩界山之戰的慘勝。」

    眾多讀書人半信半疑地手握官印,進入論榜。

    「方虛聖誅殺計知白,小翰林自建兩界山!」

    「狼戮出手,鎩羽而歸!」

    「數十年後,寧安商會怕是能跟三大商會平起平坐。」

    「計知白終於死了,說明景國有救;等殺了柳山,說明聖元大陸有救;等……」有人點進去一看,發現內容已經被刪除,本來未必猜到那人想要說什麼,現在反而知道那人的意圖。

    等眾人看完論榜,一抬頭,發現方運已經離開。

    陳家大門口,家主陳鼎銘笑眯眯地看著門口的小狐狸走來走去。

    現在的奴奴如同小貓一樣邁著優雅的步子,蓬鬆的大尾巴輕輕掃著,顯得異常高興。

    楊玉環等人站在門口,衛皇安也十分好奇,不明白陳銘鼎為何叫他出來,也不說迎接誰。

    方大牛陪笑道:「陳家主,我們家奴奴只是條狐狸,若是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您一定要多擔待。」

    已經縮小到一丈長的敖煌白了方大牛一眼,道:「奴奴好好的,沒做什麼壞事,用不著擔待!陳老頭,本龍沒說錯吧?」

    「煌親王說的是,小狐狸喜歡走就走,喜歡跑就跑,不礙事。」陳銘鼎笑眯眯地看著敖煌。

    敖煌對方大牛說:「方運在的時候,咱們要謙虛,現在他駕崩了,咱們要硬氣點!要不是玉環阻撓,我早就殺光泉園所有的方家人,然後去濟縣跟方家人理論,誰反對就殺誰,多簡單的事!」

    奴奴轉過身,白了敖煌一眼。

    敖煌不高興了,道:「哎我說奴奴,你什麼意思?本龍說的不對嗎?你可以瞧不起本龍,但你要給出瞧不起的理由!來,咱倆好好聊聊。」敖煌說著飛過去要跟奴奴聊天。

    但是,奴奴突然發出極為喜悅的叫聲,化為一道白影,竄向前方,衝進為首的一輛車廂內。

    敖煌獃獃地看著馬車,喃喃自語:「完了,奴奴變心了,方運剛死,它就有別人。這隻狐狸不能要了,畢竟太傻。」

    「敖煌,你說誰傻?」

    一位身穿白色翰林服的年輕人走下馬車,面帶微笑,一手抱著狐狸,風度翩翩,好像整座京城的光芒都聚在他一個人身上。

    敖煌張大龍嘴,難以置信看著方運。

    楊玉環驚叫一聲,然後捂著嘴,淚水如汛期的江水一樣滾滾湧出。

    方大牛和一眾方家人全部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衛皇安眼睛瞪得大大的,幾乎能裝下一個鴨蛋,眼神里寫滿驚訝。

    「你還活著?」

    大多數陳家人也一樣驚訝,而陳銘鼎等少數陳家人面帶微笑。

    「誰說我死了?」

    方運笑著邁步向前,奴奴正在他懷裡,拚命地撒嬌磨蹭,恨不得鑽進方運的衣服里。

    小流星飛過去,飛快地繞著方運旋轉,星光四散,不一會兒似乎把自己繞暈了,在天空歪歪扭扭飛著。

    「小運,真的是你?」楊玉環流著淚問。

    「當然是我。」方運微笑道。

    敖煌淚如泉湧,嗚嗚哭著衝過去:「你沒死,太好了……」說著學奴奴的樣子往方運懷裡撲。

    敖煌是龍王!方運只是身體強壯的人。

    就聽砰地一聲,敖煌的頭狠狠撞在方運身上,方運被撞得倒飛出去,眼看就要撞上馬車,周身光華一閃,形成球形光罩,那光芒亮的時候明媚如陽光,隱去的時候又清靜如月華,充滿異樣的純凈,彷彿是天底下最純粹的事物。

    那光芒來的快消失得更快,除了文位到進士的讀書人,都沒有發覺,他們只是感覺眼前有什麼一閃,方運就停在半空,腳下也沒有平步青雲,非常神異。

    陳銘鼎暗中手握官印,隨後把其中的信息傳遞給聖廟,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降臨。

    三緘其口。

    非讀書人完全忘記方才發生的事情,而讀書人立刻意識到這是半聖禁令,不得說出。

    方運緩緩落下,看著敖煌笑罵道:「你這傢伙,都成龍王了,還是這般冒失。」

    「沒撞壞吧?」敖煌的四隻小龍爪不斷張開合攏,不好意思地看著方運。

    「當然傷不了我。」方運說著,走過去拍拍敖煌的龍角,快步走向楊玉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