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把楊玉環緊緊擁在懷中。

    楊玉環放聲大哭。

    「我以為你死了……嗚嗚……」

    方運什麼都沒說,只是擁抱著楊玉環,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只需要讓楊玉環哭就好了,把這些天所有的委屈和無助讓淚水衝出來。

    敖煌小聲嘀咕:「應該先抱我的……」

    方大牛等人輕輕抹淚,只有他們這些親身經歷過劇變的人,才知道這幾天楊玉環有多麼難熬。

    等楊玉環哭夠了,哭累了,方運看向陳銘鼎,道:「多謝這幾日陳家的照拂,來日必有厚報。玉環有些乏了,我這就帶她回泉園休息。」

    陳銘鼎還想留兩人住下,但隨後道:「好,泉園才是你們的家,你們就回那裡住。來人,馬上把方家的東西放回泉園,要趕在兩人到家之前安置完畢。」

    陳家的管家低聲道:「東西太多,若要安置妥當,得動用飲江貝。」

    「那就用。」

    「是!」

    方運與楊玉環上了陳家的馬車,慢慢悠悠趕往泉園。

    敖煌不知趣地要鑽進車廂里跟方運敘舊,結果奴奴跳上去咬著敖煌的尾巴往後拖,不讓他進去。

    敖煌唉聲嘆氣,只好上了另一輛馬車。

    「有了媳婦忘了弟,我以後可不能學方運。」敖煌輕輕搖頭。

    不多時,馬車停在泉園門口。

    泉園門口之前站著許多兵將,而現在一個都沒有,那些從濟縣趕來的方家人一個都不剩,跑得無影無蹤。

    進門后,一家人吃了頓團圓飯,方運選擇性講述了在血芒古地的經歷,同時拿回放在楊玉環那裡的吞海貝。

    吃過飯,方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傳書給京兆尹,請他捉拿妄圖霸佔他家產的那些方家人。

    京兆尹乃是主管京城的官員,京城只是一城,但京兆尹地位比州牧還高,位列內閣參議,向來由皇室委任,有時候甚至由王爺暫時擔任,絕不可能與左相勾連。

    吃過飯,別人都拿著牙籤剔牙,敖煌躺在躺椅上,拿著他專用的筷子剔牙,一邊剔一邊說:「方運,你真的見到斬龍刀碎片了?」

    「那是自然。」方運道。

    敖煌用小爪子摸著肚皮,懶洋洋道:「你可別撒謊啊,那幾個證人沒用,要是被識破,西海龍聖那老東西……呃,那老傢伙現在還真不能把你怎麼樣,哈哈哈……」

    敖煌突然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方運問。

    敖煌邊笑邊道:「敖泯那個老傢伙簡直倒霉透頂。本來送妖皇那種無限接近半聖的人物去血芒古地,再加上龍威戰體,會耗費莫大的力量,還要花費大量神物建立祭壇。但他千算萬算,沒算到血芒古地晉陞那麼快,在挪移妖皇的時候,血芒意志正處於增長期,空前強大。可若是停止挪移,前功盡棄,最後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挪移,結果遭到血芒意志反擊,吐血重傷,現在正在閉關療傷,哈哈哈……」

    「這是個大好消息!」方運輕輕點頭,面帶微笑。西海龍聖在眾聖中最為無恥,一開始就化為人身要強奪祖龍真血,後來竟然在寧安城親自出手蒙蔽聖院力量,差一點讓百萬水族聯軍屠盡寧安城。

    敖煌道:「南海龍聖和北海龍聖雖然也傾向於妖族,但還是要點臉的,不至於親自對付你。現在西海龍聖那個老東西閉關,你的日子會好過一些。不過……你真的看到斬龍刀碎片了?」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道:「你放心吧,如果沒有看到,我不會回來,我沒那麼笨,把這麼大的把柄給別人。」

    「那就好,然後呢?」

    「什麼然後?」

    「斬龍刀碎片啊,那可是至寶的碎片,哪怕一個碎片,都比亞聖文寶重要,雖然碎片的威力有限。」

    方運一攤手,道:「斬龍刀碎片斬殺妖皇后,我就沒辦法控制了,問我也沒用。」

    方運又玩了文字遊戲,斬龍刀碎片就在自己文宮,可自己拿不出來,說出來的話必然會被龍宮逼著取出來,萬一傷到文宮大為不妙。可又不能說不知道,只能打個擦邊球,說沒法控制,不說不知道。

    敖煌狐疑地看著方運,道:「斬龍刀碎片可是龍族大監察使的寶物,理論上,別說四海龍聖,就算龍族大聖都未必指揮得動,它竟然能救你,是不是騙龍?」

    「這事,你可以問妖皇,我估計他沒死,他別的不多,就是命多。」方運道。

    「別提妖皇了,他本來能得到西海龍聖的白龍魚服,多一條命,可西海龍聖重傷,他得不到,還白白損失了枯木逢春的天賦以及龍威戰體。他現在,只有一條命了!對了,龍威戰體在哪裡?」敖煌道。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道:「當然留在血芒界。」

    當日龍威戰體從妖皇身上脫落,孟靜業等人走得急,沒有帶走,放在聚雲城之中。現在方運復活,那些人也沒提這件事,默認了那是屬於方運的戰利品。

    「你們人族用不了龍威戰體,不如給我算了。」敖煌笑嘻嘻道。

    「你要是能用,我可以給你,問題是,龍威戰體只適合妖蠻或古妖,你是龍族,穿你祖先的屍體不合適。」方運道。

    「那可是寶貝,我想留著珍藏。」敖煌厚著臉皮笑嘻嘻道。

    「不行,我將來留著給我的私兵用。至於你用的寶貝……我剛才沒說。你看看這是什麼。」

    方運說著,用手一抹吞海貝,一根巨大的紫色圓筒出現在院子里,圓筒直徑三丈,幾乎佔滿小半個院子,高一丈半,上面有環狀的凸起,像極了放大的紫色竹子。

    「這……傳說中的鎮海紫竹?有這麼粗的?南海的鎮海紫竹都不如這一半粗。」敖煌張大了嘴巴,兩隻龍眼瞪得溜圓。

    「我沒好意思多拿,只取一節半。這東西是成龍皇的必須之物,沒有鎮海紫竹,龍皇徒有虛名,留著給你了。等有空,我再進去取一節給你姐,畢竟她也幫過我,發布了禁海令。」

    敖煌上前用龍爪輕輕摸著鎮海紫竹,道:「我姐現在就缺一節鎮海紫竹,以至於遲遲不成龍皇。南海龍宮的那幫孫子非得要我姐下嫁南海龍宮才給她鎮海紫竹,我姐那暴脾氣,哪能同意!現在有這個太好了!用不了多久,我姐就能成為龍皇!」

    方運微笑點頭,道:「你倒是捨得,那等我再取一節就給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