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代我姐姐謝謝你!嘿嘿。」敖煌笑眯眯把鎮海紫竹收入吞海貝中。

    「我這裡還有一些龍骨珊瑚金,你收好。」方運把鎮罪殿所得一半的龍骨珊瑚金單獨放入一隻含湖貝中,遞給敖煌。

    敖煌笑道:「你真是發了大財。我們東海龍宮還有一些龍骨珊瑚金,雖然不多,但我和我姐……我的個老天啊,怎麼會有品質如此好的龍骨珊瑚金?跟這些龍骨珊瑚金比,我們東海龍宮的只能叫沙子!沙子你懂嗎?」

    敖煌小爪子握著含湖貝,雙眼發直。

    方運笑而不語。

    「方運啊,你可是幫了本龍大忙了。品質如此好的龍骨珊瑚金太重要了,本龍現在就缺這東西!有了如此品質的鎮海紫竹和龍骨珊瑚金,本龍封聖只是時間問題!」敖煌拿出一粒龍骨珊瑚金,在太陽底下熠熠生輝,十分明亮。

    「我這裡還有,我們人族半聖需要這東西,我自己也要留一些。」方運道。

    敖煌點點頭,道:「萬界有許多奇異的力量,關鍵是防不勝防,尤其各種災光,被災光一照,半聖都會受傷,但有了這龍骨珊瑚金,可以無懼許多災光。你還有什麼好東西?」敖煌雙眼放光。

    「把你的吞海貝拿出來。」方運道。

    「行!」敖煌一張口,吐出一隻吞海貝,飛到方運面前。

    方運則手持自己吞海貝,輕輕一碰敖煌的,道:「你自己看吧。」

    敖煌神念進入吞海貝中,看到裡面多了猶如小山一樣的龍族碑文。

    「本龍……你怎麼會有如此多的龍族碑文,其中甚至有龍族大聖的修鍊心得!竟然還記載著遠古秘密,對整座東海龍宮來說,這可比鎮海紫竹和龍骨珊瑚金更有價值!方運,你簡直就是我龍族的大恩人啊!」敖煌無比激動。

    方運微笑道:「這些龍族碑文本就是你們龍族的,我身為文星龍爵,不能只要好處不履行義務。因為這些碑文,我還得罪了血芒界的大學士,弄得我好像要獨吞似的。」

    敖煌雙目泛著凶色,問:「誰?誰阻撓你拿龍族碑文?我去弄死他!」

    「一個普通的大學士,現在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方運道。

    「那就好。你說能再進鎮罪殿,能不能帶我也去?」敖煌用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盯著方運,眼裡充滿了期盼。

    方運搖搖頭,道:「以前是鎮罪殿露在外界,我們都能進去。現在鎮罪殿已經完全封閉,目前只有我自己能再次進入,我只能把裡面的人帶回來,不能帶進去。等我能控制鎮罪殿大印后,大概可以帶你進去。」

    敖煌一聽,無奈道:「那算了,鎮罪殿大印是鎮罪之主的東西,起碼是最頂尖的龍族半聖才能執掌,甚至可能是龍族大聖執掌。不過,你在裡面一定遇到更多的秘密,不如一一講給我聽,我都沒去過龍城廢墟。」

    方運微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急。」

    就在此時,衛皇安從外面走進來,兩手各拎著一壇未解封的老酒。

    「來,咱哥兒倆喝兩杯。」衛皇安道。

    方運莞爾一笑,衛皇安出身名門,卻最是喜歡在市井廝混,哪怕成大學士也是一副浪蕩公子哥的模樣。

    敖煌這幾日經常見衛皇安,早就熟悉,不悅地道:「是哥兒仨!」

    「哈哈,仨就仨!」

    方運笑道:「玉環,讓廚房備菜。」

    「這就去。」楊玉環蓮步款款,讓家裡人去做菜。

    幾個冷盤很快上來,兩人一龍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只不過敖煌酒量極差,喝了幾杯便咕咚一聲從半空掉下去,呼呼大睡,鼾聲如雷。

    酒過三巡,衛皇安臉上的紅暈消散,盯著方運問:「你是如何復活的?我親眼見到你死在面前。無論是斬龍刀碎片的力量還是祖帝熊犴的力量,絕非你所能承受。除非……你成為血芒之主!」

    「你們衛家不愧是血芒古地最古老的家族之一,你猜對了。」方運微笑道。

    除了血芒界的人,外界還沒有人知道方運就是血芒之主。

    衛皇安目光變得無比銳利,道:「那你是血芒界的人,還是聖元大陸的人?」

    「我是人族。」方運淡然回答,臉上的酒意漸漸消褪。

    「聖院的虛聖大,還是血芒界的血芒之主大?」

    「都是我。」方運道。

    「那麼,若只能選擇其一,你如何決斷?」

    「沒有人能讓我只選其一。」方運道。

    衛皇安露出愉快的笑容,道:「我懂了。」

    「懂了便好。」方運喝下一杯京城有名的狀元紅。

    衛皇安道:「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們血芒古地的靠山了!」

    「我已經安排你擔任血芒國的文相,如何?」方運問。

    「血芒國?我明白了。不錯,血芒古地……不,血芒界的確需要有一個統一的政權。這兩日,我一直在探聽各方面消息,如果不出意外,聖院會多出一個血芒殿。」

    「自然。血芒殿最多只會有九位閣老,我會保證血芒大學士至少佔四席,甚至到五席。」方運道。

    「不能再多了?」衛皇安道。

    方運面色微冷,道:「就血芒界那些大學士,有幾個有資格當一殿閣老?若真要完全讓血芒界自治,只會把血芒界發展成一個大村鎮,而不是一界一國應有的氣象!血芒人能力如何,品行如何,你看得比我明白!」

    衛皇安尷尬一笑,連聲咳嗽,道:「我們血芒人……和聖元大陸人沒什麼區別,總會有好的,也會有壞的,有明智的,也會有蠢的。」

    「血芒人不是蠢,僅僅是無知而已。你們不曾經歷過聖元大陸的種種劇變,不曾有過征服萬界的胸懷,甚至不曾正視自己的過去和現在,所以,你們不是蠢,也不是壞,只是無知而已。」

    衛皇安無言以對,嘆息道:「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猶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

    兩人從下午一直聊到深夜,期間敖煌醒來三次,醉了三次,最後一次嚷嚷著要殺柳山,被方運連哄帶騙哄睡了。

    臨近子夜,方運和衛皇安的官印同時發出奇異的波動。

    兩人同時手握官印。

    聖院傳書,聖議結束,結果未定,由聖院眾議決定血芒界的未來。

    明日,人族所有世家家主、國君和大儒列席聖院眾議,所有大學士可旁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