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顏寧山輕輕點頭,道:「此種舉措過於激進,但亦有可取之處,只不過血芒人族終究是人族一支,理應多多考量。」

    方運的目光掃過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人反對兩人所說的激進手段,哪怕覺得些許欠妥,但也不會站出來指責。

    如何對待血芒界,眾人幾乎已經達成共識。

    血芒古地脫離人族太久,若是早就與人族互通有無,堅持追隨聖院,絕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方運心中暗嘆,這就是血芒人不作死就不會死。

    顏寧山突然看向衛皇安,道:「血芒界的衛皇安,請講。」

    衛皇安深吸一口氣,一拱手,道:「諸位先生,敢問若有一天,一支更強大的人族發現了聖元大陸,那支人族有諸多亞聖,不理會聖院,強行降臨,強奪所有大權,順者昌,逆者亡,諸位當如何?」

    顏寧山道:「此事並未發生,無需考慮,也無須作答。」

    眾議的主持者有極大的權力,按照慣例,這種假設的問題的確無須作答,所以連方運都沒有表達異議。

    衛皇安臉上閃過一抹怒色,道:「在龍城廢墟時,方虛聖曾註解《中庸》,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引發聖道之音,反傷妖蠻。諸位,難道就不怕有一天遭此報應嗎?」

    顏寧山卻詫異地看了方運一眼,目光一動,問:「方虛聖可是註釋『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此句?」

    「然。」方運道。

    顏寧山微笑拂須道:「善。」

    在場的眾多大學士與大儒輕輕點頭,許多人頗為喜歡這話,有人當場提筆書寫,反覆默讀,面露喜色。

    更有數人閉著眼睛,輕輕搖頭晃腦,不斷琢磨這句註釋,樂在其中,已經完全不在乎眾議。

    衛皇安露出無奈之色,顏寧山沒有說任何反對的話,但卻讓他有些接不下去,跟這些老狐狸比,他這個年輕的大學士還是差點。

    顏寧山又沖翁實點點頭。

    翁實道:「人族危機重重,已經面臨不進則退的地步,退一步,便淪為妖界俎上魚肉。若有亞聖降臨,以更高明的聖道領袖群倫,那便是先賢指路,非是強奪權力。聖院入主血芒界,亦非強奪,而是救人族,也為救血芒。敢問衛皇安,若聖院不如血芒,一旦妖界眾聖出手,血芒界如何自保?」

    顏寧山道:「若連續討論同一事項,則可連續開口,無須經我同意。」

    衛皇安雖然是大學士,但僅僅是血芒大學士,無論是眼界、學識還是閱歷,都無法與聖元大陸的大儒們相提並論,他只好向方運投以求救的目光。

    顏寧山看到方運示意開口,於是道:「虛聖地位尊崇,您甚至有資格自開眾議,以後您若開口,無須經過老夫同意。」

    此話沒有引發任何人反對,眾議殿既然讓方運坐到首席,就默認了方運在這裡有更大的權力。

    方運微微點頭,道:「謝過雲海先生。至於說血芒界如何自保,我想,聖元大陸如何自保,血芒界就如何自保。」

    眾人一愣,方運這是話裡有話啊。

    方運偏幫血芒界已經是事實,這話明顯就是在說,聖院連聖元大陸未必保得住,就不要說什麼保血芒界。

    翁實陰著臉道:「方虛聖,您莫非已經是血芒界讀書人,不是我聖院之虛聖嗎?」

    方運反駁道:「血芒界理當由聖院管轄,我以聖院之虛聖身份,為血芒界說話,便是為聖院為人族說話!翁實,何人給你的膽子,讓你割裂血芒界與聖院?」

    翁實氣急,無言以對,那雷廷真得到顏寧山的同意后,微笑道:「如此看來,方虛聖與我等一樣,同意聖院接管血芒界,那就沒有任何問題。」

    方運道:「本聖自當同意聖院接管血芒界,但如何接管,才是本次眾議的核心所在。本聖以為,無論是以高壓之姿強硬接管,還是自毀前途完全由血芒界自治,皆是愚不可及。人族統轄一地,首重『禮』『法』『軍』『政』。這禮,便是要移風易俗,破除陳規陋習,讓血芒界之道德重歸人族序列。禮殿諸位當手持《三禮》,重定血芒規矩,如何?」

    禮殿閣老齊齊點頭,他們之前還生怕方運過於偏袒血芒古地,但現在方運完全支持禮殿的力量進入血芒界,他們便放心。

    有人要說話,但顏寧山卻毫不理會,看著方運聽他接下來如何說。

    方運繼續道:「血芒界宗法崩毀,法家不存,實乃病入膏肓,必須以重手降雷霆,一掃封閉落後的無法無天之地。法家諸位,重定血芒界秩序,任重道遠啊。」

    法家閣老們微笑頷首,方運明顯支持法家主持血芒界革新,此乃一等一的大好處。

    方運又道:「血芒界正處於無序階段,亂世用重典乃是千古不易之事,但若讓血芒界穩定,必須請兵家諸位出手,以絕對的武力震懾宵小。血芒界之軍隊,必須由兵家完全掌控,血芒讀書人除卻私兵,在五十年內,不應管理一兵一卒!」

    衛皇安面露無奈之色,而兵家眾人紛紛認同方運所言,堅決不能讓血芒人掌兵,至少五十年內不應如此。

    「至於政……」方運微笑著看向十國國君,「聖院素來無『政殿』,將政權歸於十國,獲得人族一致認可。更何況,有禮殿、刑殿與戰殿的讀書人在,哪怕血芒人主政,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不如讓血芒界政務自治,給他們一點甜頭,正如雷廷真所言,剛柔並濟,乃是良策。」

    眾議殿鴉雀無聲。

    一些人甚至低著頭,強忍笑意。

    還有一些人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人族雜家向來走雜家之祖呂不韋的道路,政道結合,由主政而入聖道,所以雜家在十國遍地開花,各國有大量的官員是雜家之人。

    方運說了半天,可以總結為:禮殿、法家和兵家可入血芒,雜家請留步。

    雷廷真無比尷尬地看著宗家等雜家的大儒大學士,他之前說拉攏與打壓兼施,方運馬上就拉攏多數,打壓少數,而且這手段玩得爐火純青,在方運沒說到最後的時候,根本沒人想到他會那麼說。

    十國國君除了景國小國君,都是猶如雕塑,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這時候他們要是反對方運,那就等於主動向聖院交權。

    慶君與谷君心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翻騰,這種時候也顧不得維護雜家,自身都難保,還是閉嘴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