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提議合情合理,完全符合聖院方針,關鍵迎合了大多數勢力,同時給予血芒人一條生路。

    只不過,順手堵上雜家的道路。

    眾多雜家大儒示意顏寧山,想要發言,但方運卻繼續說下去。

    「禮、法、軍和政是首要,其他力量也不可或缺。比如,在離開血芒界前,血芒界所有大學士委託我請農家人儘快抵達血芒界。我也一口答應,現在血芒界土地新生,獲得元氣精粹的滋潤,種出的作物蘊含最純粹的天地元氣,人族吃後有莫大的益處,不能浪費時間。不知農殿明日能否攜雲樓投影進入血芒界,開始大規模種植水稻和小麥?血芒界留下一半后,所有的元氣糧食都交由農殿分配。」

    農殿大學士無不點頭,元氣糧食極為稀少,一旦農殿有元氣糧食,農殿的地位必然大幅度提升。

    方運又道:「血芒界醫家落後,但神物與好藥物極多,醫家之人理當義不容辭,在血芒界普及醫家學問,同時利用血芒界初成,種植大量需要元氣的藥草,從而煉製各種藥品,支援兩界山等前線的將士。」

    醫家眾人紛紛認可。

    「據我所知,血芒界需要建設許多新城市,以接納未來人族居住,數億人所需所用的機關和工事,要勞煩工家諸位了。」方運道。

    工家人微笑點頭。

    「當然,最重要的則是教化之道,血芒人族多有頑劣之輩,歪曲孔聖聖道,必須要有儒家教化一界,避免血芒界聖道偏頗!血芒界各地建立文院勢在必行!」

    儒家眾人面帶微笑。

    「所以,本聖認為,聖院當設立『血芒殿』,除了政務,一切皆有聖院把持。同時,允許血芒界自建一國,由血芒人在聖院制定的規矩之下自治。」

    隨著方運說下去,除了雜家,幾乎所有勢力都獲得足夠的利益,詮釋了何為舌燦蓮花。

    等方運說完,許多大儒與半聖世家家主示意要開口。

    顏寧山微笑道:「方虛聖所提之策,與雷廷真和翁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勝在給血芒界之人留有機會,又不會損害聖院與人族,實乃上上之策。不過,似乎有多人反對,我看,不如諸位與雷廷真和翁實傳音商討,最後由兩人作為代表共商良策,如何?」

    那些人點頭同意,甚至覺得顏寧山在幫助自己,畢竟這些人都是世家家主或大儒,若是個個都上場,反而是丟面子的事。

    不多時,雷廷真道:「方虛聖既然說血芒界有種種落後,更需要雜家官吏協同治理。若無雜家官吏處理各種事務,血芒界必當一片大亂。」

    方運微笑道:「敢問諸位,人族各文院中雜家官員極少,可曾大亂?人族軍中的雜家官員更少,可曾大亂?各國刑部的雜家官員同樣少之又少,可曾大亂?以我之見,聖院不如設血芒界為試驗之地!既然軍務與文院從政務中獨立出來,那法家力量亦可從政務中完全獨立,一地主管刑法之官,當與行政之官平起平坐!」

    方運稍作停頓,道:「諸位稍安勿躁。本聖以為,刑殿過於臃腫,權力又過大,多年來,許多讀書人提出革新。我看,不如將血芒界的『刑殿分殿』一分為二,裂為『刑殿分殿』與『法殿分殿』。法殿者,定刑立法;刑殿者,掌刑司法。」

    方運的話猶如隕石入海,掀起軒然大波。

    誰都沒想到,方運不僅要拿雜家開刀,竟然又把矛頭指向法家。

    法家人沉默。

    雜家人面露喜色,方運終於犯了大錯,竟然兩面樹敵。

    禮殿人則在心中連連稱讚。

    禮殿人一直在推動刑法分離,而法家之人內部則持兩種意見,一種人認為刑殿一分為二,法家力量必然會更上一層,但另一種人認為這必然會削弱法家的影響力。

    真正的關鍵是,沒有一個完全可行的分割方案,所以聖院也一直沒有定論。

    可是現在,方運給出了一個方向,法殿負責制定律法,便是『定』與『立』,而刑殿負責執行律法,便是『掌』與『司』,給出兩殿無比清晰的道路。

    這在人族歷史上前所未有!

    在場的許多大儒與大學士暫時忘記了血芒界之爭,完全陷入刑法分離的思索中。

    「怪不得老夫總覺刑殿應該分離但又不知如何分離,聽方君一言,豁然開朗!立法與司法若不分離,如同蹴鞠比賽中,蹴鞠判官既可下場踢蹴鞠,又可判罰任何人;亦如同考場之中,考官自己出題自己做,實乃無比荒謬之事!」

    「一語驚醒夢中人!」

    「立法與司法之稱謂,實乃蘊含法家至理!」

    「若刑法分離,方虛聖對人族之功,恐怕僅次於法家半聖啊!」

    現在,不僅禮殿人覺得刑法分離正確,連一些法家大儒和大學士也意識到,終於有人為法家指出一條光明大道!

    整座眾議殿突然好像放棄了討論血芒界,所有人都在思索刑法分離之事。

    顏寧山輕咳一聲,道:「眾議血芒,不在一朝一夕,我看諸位也有些倦了,暫時休息。休息期間可暢所欲言。」

    顏寧山的話音剛落,整座眾議殿就被引爆,幾乎所有的大儒與大學士開始交頭接耳,談論刑法分離。

    比老師離開的課堂更加人聲鼎沸。

    「立法與司法之路,幾乎可以成為封聖根基!」

    「可惜不是主修法家之人立下此道,幸運的是,方虛聖終究是輔修法家,依舊是我法家之人!」

    「方虛聖此策,似乎可行!」

    「與方虛聖相比,雷廷真與翁實簡直就是信口開河,這才是出謀劃策,這才是運籌帷幄!」

    「不過,刑法分離畢竟未曾驗證,萬一動搖法家根基甚至人族聖道該如何?」

    「所以才要在血芒界實行,萬一出了事,也是血芒界倒霉,不會影響聖元大陸。」

    「方虛聖真是高瞻遠矚啊,表面上是為了血芒界與雜家爭鬥,實則是為了人族,基本捨棄了血芒人,至於讓血芒政務自治,是君子應有的惻隱之心。」

    「各家掌控血芒古地,若是連政務都強行剝奪,那還是讀書人嗎?連人都不是!」

    衛皇安低著頭,不讓人看到他那哭笑不得的表情。

    「等他們知道方運是血芒之主后,會是何等驚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