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雜家眾人面面相覷,這才意識到方運的高明之處。

    方運一開始的目的就很清晰,聯合各家入主血芒界,但斬斷雜家伸向血芒界的手。不過,如果方運直接以最激烈的措辭阻撓,或許會起到反作用,可方運卻突然以神來之筆提出「刑法分離」,有極高的可行性,讓眾人覺得方運說的非常有道理,從而達到愛屋及烏的效果,讓人覺得方運之前說的都有道理。

    這種手段一出,雜家有種無從下口的感覺,因為若要駁倒方運,首先要反對刑法分離,可一旦反對刑法分離,稍有不慎就會涉及聖道之爭,禮殿和部分法家人必然會展開反擊。

    若有足夠的時間,雜家眾人完全可以化解方運的手段,但時間並不充裕。

    最大的問題在於,連雜家都覺得方運刑法分離的方案很有可行性,拿血芒界當試驗田最合適不過,沒有充分的理由反對。

    畢竟方運在殿試的時候做出的種種革新雖然匪夷所思,但凡是短期內可以驗證的,都取得極好的成果,質疑之聲越發稀少。

    不多時,等眾人討論差不多了,顏聖世家家主顏寧山叫停休息,讓大家繼續商討如何治理血芒界。

    顏寧山微笑道:「老夫主持此次眾議,自當不能辜負眾聖的厚愛。諸位討論如此久,應該定下一些議案。現在老夫開始第一項表決,是否允許聖院建立血芒殿,專司血芒事務。」

    顏寧山說完,所有列席之人的面前出現一團淡淡的光華,隨後凝聚成一片竹牌,落在桌案之上。

    「若書寫『可』,則表示贊同成立血芒殿;若寫『否』,則反對成立血芒殿。」顏寧山道。

    許多人輕輕點頭,表示認可顏寧山的這項表決,眾議不能只是唇槍舌劍,還必須要有實質性的表決,身為主持者,不僅要傾聽,更要控制眾議的走向,不能脫離眾議的初衷。一項一項逐步表決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

    方運提筆在竹牌之上寫上「可」字,收起筆,就見竹牌嗖地一聲飛到高台之上,背對眾人,懸浮在空中。

    景國太后握著景君的小手,同樣在竹牌之上寫了一個「可」字。

    隨後,一片片竹牌飛到半空,背對著眾人。

    百息之後,所有竹牌都飛到上空。

    很快,大部分竹牌的邊緣散發著白光,表示同意。

    其中有七張竹牌邊緣散發著紅光,表示反對。

    還有十一張竹牌散發著墨綠色的光芒,表示沒有填寫。

    顏寧山道:「反對者不足三成,此項表決通過,東聖閣閣老會把此項表決記錄在案,有據可查。」

    隨後,顏寧山道:「血芒界自成一界,當仿照人族,設立血芒國。這第二項表決,便是是否成立血芒國。」

    又有光芒化為竹牌下降,落在所有列席者的面前。

    百息之後,竹牌飛空。共有三十餘竹牌反對,十餘竹牌棄權,大多數竹牌依舊贊同。

    「反對者不足三成,此項表決通過,東聖閣閣老會把此項表決記錄在案,有據可查。待眾議結束,血芒殿出面建立血芒國。」

    無論是列席還是旁聽之人都面色如常,只有一些新晉大學士有些好奇,沒想到反對的如此多。

    顏寧山又道:「血芒界一切事務,皆由血芒殿執行。按照人族的規矩,再參照『兩界山』『鎮獄海』等非聖元大陸之地舊例,血芒殿需要三到九位閣老執掌。下面,我等要眾議閣老數量、擔任條件以及職權範圍,何人先講?」

    「宗甘雨,請講。」

    顏寧山聲音響起,所有人立刻提起精神,沒想到宗聖世家的家主宗甘雨竟然要開口,這可是不同尋常的信號。

    在眾議中,一般都是由各家的普通大儒出面,家主很少發言,就算髮言,也在最後,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或者涉及到聖道之爭或者世家矛盾,家主才會親自上陣。

    僅僅表決兩項議案就有家主出面,極為少見。

    「謝過半海先生。血芒界之變雖未靜止,但既自成一界,必大於一國,物產之豐更遠在聖元大陸之上,理當有九位閣老治理。至於閣老的擔任條件,老夫以為應無異議,當從未在聖院任職閣老的大儒之中遴選,按照各地舊例即可。」宗甘雨道。

    許多大儒目光灼灼,但也有一些大儒絲毫不變,顯然對血芒殿閣老毫無興趣。

    方運與衛皇安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細微的變化。

    方運看向宗甘雨,心道不愧是宗家的家主,直接堵塞血芒大學士上升的渠道,一刀切掉血芒人對血芒界的控制權,只允許聖院大儒決定。

    宗甘雨的建議等於給聖院大儒創造出出九個實權席位,無論是封聖無望的大儒還是想為後人留下豐厚遺產的大儒,無論是想借血芒界再上一步的大儒還是想通過執掌一界磨礪自己的大儒,都會鼎立支持宗甘雨。

    衛皇安又看了一眼方運,再次外放才氣示意顏寧山,他很清楚,這種時候絕不能讓方運當先鋒,自己必須要挑起話題,才好讓方運參與。

    衛皇安知道,方運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血芒人唯一的救命稻草。

    「衛皇安,請講。」顏寧山問。

    許多大儒看向衛皇安,目光中多出幾許警惕。

    「請問宗甘雨家主,既然閣老只允許聖院的大儒擔任,您把我們血芒人置於何地?」

    宗甘雨淡然道:「老夫討論人族大事,不與鄉村愚夫做口舌之爭,此話題老夫不再參與,實在毫無討論之必要。」

    衛皇安一愣,心中暗罵宗甘雨太奸詐了,先豎起靶子,等自己要挽弓的時候,卻又突然撤走,讓自己有力無處使。

    聽完宗甘雨的話,許多大儒偏偏微笑點頭,這才是世家家主應有的態度,不能跟阿貓阿狗爭執。

    「衛皇安繼續。」顏寧山道。

    衛皇安心中一動,跟那些大儒比起來,自己畢竟太過年輕,不如快刀斬亂麻,反正自己勝算不大。

    「宗聖世家蔑視我血芒讀書人,此事在下必將轉告血芒讀書人!在下以為,血芒殿九位閣老中,血芒人至少佔五席!」

    大多數大儒面帶微笑,毫不在意,這就是很常見的漫天要價,等人坐地還錢,若是連這點都看不透,豈不是白讀了那麼多年的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