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極少數大儒十分不悅。

    尤其是一些雜家大儒,本來就被方運阻撓參與血芒界,現在衛皇安又漫天要價,心中怒火升騰。

    翁實得到顏寧山同意后,一拍桌子,怒道:「衛皇安,此地乃是聖院眾議殿,豈是你一小小大學士撒野之地?血芒殿閣老自當由聖院決斷,血芒界乃化外之地,蒙昧頑劣,爾等怎配擔任一殿閣老!」

    衛皇安強忍怒氣道:「血芒古地終究是我等先祖披荊斬棘、篳路藍縷開墾而出,與聖元大陸人一樣,同讀聖賢書,共抗妖蠻,為何不配擔任一殿閣老?血芒界屬於人族,聖院與血芒人理當共掌其權,任何妄圖完全奪走血芒大權之人,必將被萬世唾棄!」

    「放肆!聖院掌人族,此乃亘古不變的道理,血芒人竟然妄圖與聖院平分天下,豈有此理!」

    衛皇安反駁道:「我記得是人族掌人族,眾聖掌人族,不曾聽說過聖院掌人族。更何況,就算聖院掌人族,翁實你也代表不了聖院!再者,你乃聖院之人,我衛皇安既然列席眾議殿,你我便無高下之分,少用奴隸主的口氣與我說話,讀了如此多年的書,學了如此多年的道理,你竟宛如商紂,真是可笑之極!」

    顏寧山皺眉道:「眾議殿中注意措辭,不得出言無狀!」

    衛皇安立刻道歉:「萬千血芒人在眾聖眼下、聖院之中受到如此侮辱,學生實在難以忍受,過於義憤,亂了方寸,還請半海先生責罰。」

    顏寧山點點頭,道:「翁實身為大儒,本不應蔑視同為人族的血芒人,有錯在先,你言辭過於唐突,亦是不可取。你們二人暫時坐下,不得參與此項討論。還有何人?」隨後沖雷廷真輕輕點頭。

    雷廷真道:「老夫理解衛皇安大學士之心,畢竟血芒界原本由血芒人居住,如此想也情有可原。不過,既然血芒人可以在血芒界生活,聖元大陸人亦可進入,若十倍之人湧入血芒界,那麼,由聖院大儒治理血芒界,理所應當。更何況,若沒有聖院,血芒界恐怕連那些妖蠻都無法戰勝,又有何顏面掌控血芒界?」

    方運道:「雷廷真,你若對血芒界毫不知情,莫要大放厥詞。」

    「請方虛聖斧正。」雷廷真態度恭敬,他可不敢像翁實對衛皇安那般無禮。

    「其一,血芒讀書人已經肅清妖蠻力量,從妖將到妖王的妖蠻很快會被殺光,再無威脅,足以證明血芒人有治理血芒界之能。其二,血芒人之能或有疑問,但雷家人不能進入血芒界則毫無疑問!」

    雷廷真微笑道:「方虛聖,此乃眾議殿,您不能無端攻擊我雷家,半海先生,方虛聖言辭略有不妥。」

    「方虛聖應有適當的解釋。」顏寧山淡然道。

    許多人看得出來,在聖元大陸與血芒界之間,顏寧山明顯偏袒聖元大陸,但在方運與雷廷真之間,卻明顯偏袒方運。

    方運望向雷家新任家主,道:「因雷家雷謨刺殺人族虛聖,血芒意志已經降下天威,雷家人永世不得進入血芒古地,進則必死!雷傲,本聖在眾聖眼前問你一句,你可知雷謨易容進入血芒古地刺殺本聖之事?」

    雷傲一身青衣大學士服,獃獃地坐在桌案之後。雷家雖非半聖世家,但在兩界山之戰後,有了眾議之權,秦朝贏家與漢朝劉家等少數豪門也有此優待。

    雷傲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發現雷謨等人的身份,而且在眾議殿中挑明。

    如果回答不知情,這是欺瞞眾聖,而且是在眾議殿欺瞞眾聖,不死也得脫層皮。

    如果回答知情,那就是明知雷謨刺殺虛聖而不阻止,他這個雷家家主難辭其咎。

    在場的其他人目瞪口呆,方運這一手轉折完全超乎想象,先用一個黑包裹逼得谷聖世家的人一言不發,現在又直接在此地挑明雷家刺殺虛聖,這等於在告誡所有人,與方運在此事上對立會是何等下場。

    也有許多大儒的臉色變得極為陰沉,尤其是法家與禮殿之人,他們沒想到雷家竟然真派人去刺殺方運。

    刑殿閣老高默道:「刺殺虛聖,非同小可!血芒古地若是外族之地,刑殿或許無權管轄,需要得半聖首肯。但現在血芒界歸屬人族,此事刑殿必然要嚴查!半海先生,老夫建議,暫時扣押雷家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待眾議之後,由刑殿審判!」

    眾議殿內靜悄悄。

    一些人暗驚,甚至懷疑方運與刑殿早就串通一氣,在眾議的時候故意把雷家人趕出眾議殿,這可比在眾議前做更加狠辣,方運如此手段,堪稱權傾朝野!

    沉寂了數十息,顏寧山才重重一點頭,道:「既然雷傲不敢否認,那雷家就涉嫌刺殺人族虛聖,連血芒意志都視雷家為人族叛逆永不接納,我人族聖院之眾議殿也不能容此等人玷污!請聖院把雷家大儒與大學士盡數送入刑殿囚牢,眾議結束后再審!」

    高默道:「來人,把眾議殿的雷家人押走!另,眾議殿外所有雷家大學士與大儒主動投案自首,若敢逃跑或負隅頑抗,格殺勿論!」

    許多人聽的膽戰心驚,雷家可是虛聖世家,本來有希望晉陞為半聖世家,但閣老高默竟然說格殺勿論,其他閣老無一反對,可見刑殿殺機森森。

    刑殿大儒們沒有起身,而旁聽的刑殿大學士們則紛紛起來,走向雷家眾人。

    「方運,好手段!我雷家建立數百年,還從未被眾議殿趕出!此等奇恥大辱,必將百倍奉還!我們走!」雷廷真起身,大步邁出眾議殿。

    其餘雷家人無論是大儒還是大學士,全都隨之離開。

    雷家因為有龍族相助,大儒極多,今日哪怕並未全部到齊,也有整整七人,許多半聖世家都有所不及。

    方運卻不客氣地回敬道:「與其威脅我,不如把時間用來挑選下一任家主!」

    許多人感到好笑,卻又震撼,在兩年之內,雷家連換三任家主,足以成為人族的笑柄,必然會被載入史冊。

    谷聖世家家主低著頭,一言不發,谷家的其餘人也都膽戰心驚。

    眾議殿恢復了寂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