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翁實道:「方虛聖在血芒界多日,或許被血芒之力影響,不知不覺幫血芒界說話,情有可原。血芒人雖未背叛人族,但終究不受聖院管轄多年,貿然讓血芒人擔任閣老,未免過於唐突。我看,不如再等百年,百年之後,再允許血芒大儒擔任閣老。」

    方運問:「翁實大儒,血芒人流著汗,挖聖血玉、種龍紋米,上交聖院,壯大眾聖之時,你在何處?血芒人流著血,殺妖滅蠻……」方運說著,指向衛皇安。

    「這位血芒大學士衛皇安的祖先,為了血芒人安寧,一路殺向妖族的十大部落,用無數屍骨鋪就一挑先祖之路!那時候,你又在何處?前不久,古妖降臨,妖皇襲來,血芒界將毀於一旦,我與眾多大學士瀝血奮戰,我幾乎喪命!那時候,你又在何處?你可以指責血芒人,因為血芒人的確有種種過錯,你也可以支持聖院,畢竟聖院統攝人族。但是,當你完全否定血芒人的時候,捫心自問,你可曾為血芒界流過一滴汗?流過一滴血?沒有!那麼,你在把血芒人當敵人,在把同樣讀聖賢書、同樣流著人族血脈的他們,當奴隸!」

    方運的聲音鏗鏘有力,不斷在眾議殿回蕩,正氣勃發,許多人受到感染,他們彷彿看到血芒人一步一步流著血、帶著傷壯大血芒界的場面。

    無人能反駁,無論血芒人犯下何等錯誤,但大多數血芒人都把自己當人族,都嚮往聖賢,都願意得到聖院的承認,都在殺妖滅蠻!

    「血芒界不應有特權,理當由大儒擔任閣老,等血芒界出現大儒,自然可繼任閣老!」翁實的語氣有些緩和。

    「那請先把眾聖世家特權取消!」方運道。

    眾人愕然,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直接,這樣會得罪太多的世家之人,可仔細一想,方運並非真正針對世家,這樣說也無傷大雅。

    翁實反駁道:「眾聖世家為人族做出過輝煌的貢獻,他們理當享受特權!」

    「血芒人同樣為開拓血芒界遍灑熱血,他們對人族的貢獻或許不夠大,但在血芒界,他們的貢獻哪怕眾聖世家聯手也不及萬一!他們,在血芒界就算不能享有特權,但也當得到保護!讓血芒界大學士擔任部分閣老,便是對他們最好的保障,也是對他們功績的認可!」方運道。

    翁實輕嘆一聲,道:「看來方虛聖還是要把血芒界與聖院割裂,若您真把血芒界當成人族的一部分,絕不會如此優待!老夫眼中,一視同仁,絕不允許非大儒成為閣老,擾亂人族秩序!」

    方運不去看翁實,向所有人道:「諸君,血芒人不爭不搶,捨得把祖輩打下來的基業與人族共分,所需所求對整個龐大的人族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他們信任人族,信任眾聖,信任聖院,但是,換來的是什麼?你們百般的猜忌、千般的刁難、萬般的蔑視!沒有血芒人,哪裡會有今天的血芒界!聖院奪了他們的基業,卻連一半的好處都不想給,這是讀書人,還是禽獸?」

    「方虛聖,您不要狡辯了,血芒人文位不高,不應該進入聖殿擔任閣老,這是聖院鐵律,不容更改!」翁實道。

    方運譏笑道:「是啊,他們的文位是不高。就如同那些與妖蠻戰鬥的千千萬萬的普通士兵,就如同那些捐獻糧食交納賦稅的百姓,僅僅是因為他們文位不高,僅僅是他們官位不高,僅僅是他們權力不大,所以他們就配不上諸位讀書人!他們一人之功,比不上在場任何一位,但他們聯合起來的功勞,任何世家也無法與之相比!只因為他們沒有力量,所以你們就心安理得站在由他們先祖屍骨支撐的聖元大陸之上,奴役和蔑視他們嗎?翁實,你回答我,哪位大儒的功績比得上所有血芒人,哪個世家的功績又比得上億萬萬死於戰場的士兵、比得上億萬萬為殺妖滅蠻而付出的百姓!」

    一道道奇異的氣息在聖院上空回蕩,許多人聽到奇異的呼喊,那些呼喊中,充滿無盡的憤恨,同時,那些聲音對方運卻充滿無窮的敬意!

    人族千年,終於有一人真正想到萬民!

    方運緩緩起身,用食指向下指去。

    「這聖院,建立在倒峰山上,這倒峰山,屹立在聖元大陸。聖元大陸之下,屍骨累累!這些屍骨告訴我,他們不曾後悔,但是,他們在憤怒,因為他們的後代被少數人的後代蔑視,他們的後代被少數人的後代奴役,那些少數人眼中只有自己祖輩的功績,看不到甚至抹殺億萬民眾祖輩的付出!他們不後悔,但他們也不!甘!心!」

    天地為之震動,有一股莫大的力量蘇醒。

    方運身後,突然出現聖白色的披風,披風不斷向後延伸,不斷向上飄揚,不過眨眼間便橫貫萬里,在天空鋪就一片白色的光芒。

    無數面孔模糊的人類光芒組成了這件萬里披風。

    萬民光輝在方運身後展開,如旗飄揚。

    顏寧山徐徐起身,景國太后拉著小景君起身,刑殿大儒高默起身,農殿大儒許實起身,笨大儒田松石起身,聽雷大儒夜鴻羽起身……眾議殿一人又一人站起來。

    最後,無一人敢坐在萬民光輝之前,無一人敢坐在方運面前!

    在場的讀書人輕聲嘆息,只有心中真真正正想到萬民之人,才可能與天地萬民英魂共鳴,才可能身披萬民光輝。

    這種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會受人膜拜。

    演技騙得了活人,但瞞不過死去的英魂。

    蒼天未必有眼,但萬民英魂必生報應!

    「方虛聖,請不要拿亡者要挾我等!血芒界終究是血芒界,血芒人終究是血芒人,為了人族,為了後代,我等遭受血芒報應又如何!我聖元大陸之人付出如此多,現在,輪到血芒人付出!我敬佩您,若血芒界人人都如您一般,血芒殿九席哪怕皆是血芒人也無所謂,但他們不是您!為人族計,聖院必須全握九席,不允許任何意外!若有反抗,即刻鎮壓!」

    翁實的唇齒間隱隱散逸著血腥味。

    方運身後的萬民光輝徐徐消散。

    「表決吧,若不給血芒大學士以血芒殿閣老席位,本聖將對抗眾議!哪怕退出聖院也在所不惜!」

    方運徐徐坐下,為自己斟茶。

    纖細的水流穩穩落在茶杯之中,沒有濺出半滴水花。

    。

    維。信搜『永恆之火』,可關注老火的公眾。號,這兩天把倒峰山、孔城和聖院的圖發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