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處是眾議殿,老夫不與任何人做口舌之爭!老夫建議,不要再拖下去,儘快決定血芒殿閣老入選條件,因為接下來還有眾多的議案,不知道要幾天才能完全解決血芒界之事。」

    「方虛聖執迷不悟,我等也沒有必要浪費口舌。這聖院,不是一人之聖院,而是人族之聖院,眾議的結果便是最好的證明。」

    「可惜,方虛聖被血芒界影響太深,已經忘記自己的出身!」

    「尊卑有序,不可破例!」

    眾多人議論紛紛,幾乎一面倒反對方運。

    片刻之後,顏寧山長嘆一聲,道:「接下來,眾議表決,將血芒殿閣老條件定為大儒,若贊同者達七成,則議案通過,若不足七成,明日進行二次表決,若二次表決依舊失敗,則閣老條件降為大學士,血芒大學士至少佔一席。」

    主持者在眾議中有極大的權柄,顏寧山的決定兼顧雙方,沒有人提出異議。

    眾議殿鴉雀無聲,所有人望著顏寧山。

    「表決開始。」

    顏寧山一聲令下,竹牌落在每位列席者面前。

    景國皇太后握著景君的小手,景君握著毛筆,兩個人慢慢在竹牌之上書寫。

    否。

    文相姜河川看了一眼方運,提筆寫上一個「否」字。

    方運提起毛筆,神態自然,如平常練字一般,在竹牌之上徐徐寫出一個「否」字。

    寫完,竹牌飛走,方運開始吃桌案上的水果。

    宗甘雨手提毛筆,面色嚴峻,認認真真掃視列席的每一個人,而每一個人都從這位宗家家主的目光中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一些人輕輕點頭,表示明白,必然會支持雜家與宗家。

    隨後,翁家、谷家與司馬家等一些家主亦掃視全場,與許多人目光相接。

    眾議殿的氣氛無比凝重,眾人彷彿在做一件決定全人族命運的大事。

    坐在旁聽席之上的眾大學士則翹首以盼,等待表決結果。

    並非所有人都親身來到聖院,像景國左相柳山,人在景國學宮,但神念形成的身體卻坐在這眾議殿中。

    自始至終,柳山都沒有說話,只是在開始眾議之時,他露出極淡的微笑。

    不多時,眾人面前的竹牌陸陸續續飛起,最後懸浮在眾議殿前方的高台之上,密密麻麻排列著,背對著眾人,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贊同,多少人反對。

    許多人深吸一口氣,等待竹牌發光。

    宗甘雨的目光掃過一些人,絕大多數人微笑點頭,他鬆了口氣,這意味著,他們都選擇只允許大儒當閣老。

    宗甘雨把頭轉向高台,等待竹牌發光,發白光的竹牌只需要超過七成,那就意味著血芒殿只能由大儒擔任閣老,而方運,退出聖院!

    宗甘雨的餘光看著方運,臉上浮現得意之色,但隨後浮現惋惜之色。

    一息,兩息,三息……五息,六息……十息,十一息……

    一開始,所有人都靜靜等待,但過了十息后,都感到不對。

    唯有方運依舊旁若無人地吃著水果。

    二十息過後,竹牌還是沒有發光,在場的大儒還能忍住,但大學士們和國君卻掩飾不住眼中的驚訝。

    宗甘雨望向慶君,慶君一臉疑惑,望向谷俱悟,谷俱悟神色複雜,望向其他人,全都相似,沒有一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難道聖院力量出錯了?」一些人暗自猜測。

    突然,高台之上大放金光。

    所有人本能地閉眼,等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所有的竹牌竟然化為粉塵,徐徐飄落,消散在空中。

    眾人愕然。

    結果呢?結果還沒出來!

    衛皇安眨了眨眼,從未聽說眾議中發生這種事。

    數以千計的大學士和大儒目瞪口呆,陷入迷茫之中。

    但是,少數人卻好似知道發生了什麼。

    顏寧山收斂訝色,緩緩道:「眾聖殿法旨,此次表決無效,再議!」

    「什麼?」一些人失聲叫出,忘了眾議殿的規矩。

    眾聖竟然干涉眾議殿,否決了眾議表決,人族從未出過這種事。

    這種時候,顏寧山也懶得在乎什麼規矩,坐在原地,望著高台發獃,看了一會兒,又看向方運。

    方運依舊在吃水果。

    「聖院的水果不錯,這串葡萄,怕是產自孔聖古地吧?」方運一邊吃一邊點評。

    所有人的目光離開高台,落在方運身上。

    如果不出意外,表決的結果顯而易見,除了景國人和少數大儒,沒有人會否定那個議案,因為這些大儒或世家家主都有自己的聖道,都有自己的理念,絕不可能因方運威脅要離開聖院就改弦更張。

    在個人感情上,他們同情方運,但站在人族的角度,他們必須要反對方運。

    可是,眾聖竟然否決了眾議!

    許多人示意顏寧山,想要開口。

    顏寧山苦笑道:「老夫知道你們滿肚子問題,有什麼就問吧,誰都可以開口,反正老夫又可以到史書上走一走。不要亂,一個一個問。」

    這等大事,必然會被史家人錄入史書。

    「敢問半海先生,眾聖可給出否決此次眾議的理由?」

    「眾聖不需要給。」顏寧山回答。

    「眾聖難道允許血芒殿閣老由大學士擔任?」

    「如果眾聖允許,會在表決前下法旨,眾聖的否決,是針對此次表決結果。」

    「那結果到底是什麼?」

    「老夫不知。」顏寧山道。

    「所有聖人都同意嗎?」

    顏寧山遲疑片刻,道:「此等大事,眾聖也會表決。」

    眾人恍然大悟,怪不得竹牌一直不發光,三十息后才消散,期間應該是眾聖在表決。

    「眾聖……到底為何如此做?」

    「你們問眾聖吧。」顏寧山連連苦笑,已經回答不下去,這件事透著太多的詭異。

    一些人若有所思,想起之前方虛聖抱怨眾聖不作為,認為眾聖不應該把這件事交給眾議殿,誰知道在關鍵時候,眾聖還是出手干涉。

    衛皇安微笑道:「孩子淘氣,打一頓就好了。」

    翁實冷哼一聲,道:「到底打在誰身上還不一定!或許是贊同之人不足七成,才惹得眾聖出手。諸位,明日表決,我等一定要支持大儒才能擔任閣老,絕不能讓人族大權旁落!」

    田松石苦著臉道:「老夫愚笨,誰知道眾聖是怎麼想的?是支持這條提案,還是否定這條提案?」

    無人回答,半聖的想法可琢磨不透。

    哪知方運拿出扇子,輕輕扇動,悠然自得道:「眾聖一定是在支持我,明天你們若再反對我,眾聖還會否決!」。

    「胡言亂語,大言不慚!」翁實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