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議殿的大儒、家主與國君幾乎全都陷入迷茫之中,整件事太過於古怪,可眾聖又不明說,連顏寧山也只能根據常識推斷出一部分,無法得出真正的結論。

    但基本可以確定,眾聖在這件事上也並非一致,但眾聖再不一致,也不可能告訴這些大儒。

    「此條議案今天不再討論,明天再議。已近午時,眾議暫休,午時過後再商議其他議案。謝過諸位。」

    顏寧山起身致謝,眾人起身回禮。

    眾議殿的人陸續離開,但方運與顏寧山一直沒動,等人走得差不多了,顏寧山一拱手,稍稍壓低聲音問:「方虛聖,老夫心有疑惑,還請指教。」

    「半海先生客氣了,有話但說無妨,學生知無不言。」方運道。

    衛皇安就在不遠處,聽到方運這話微微一笑,方運只說「知無不言」,卻沒說「言無不盡」。

    顏寧山的反應也與衛皇安相似,他微笑道:「您雖有文名,貴為人族虛聖,但此次表決,眾議結果必然是不允許血芒大學士擔任閣老。眾聖卻將其否決,老夫百思不得其解。您所言,大多數眾聖在支持您,可否屬實?」

    「眾聖胸有溝壑、腹藏一界,只要不糊塗,自然會支持我。」方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顏寧山不由得苦笑,也只有方運敢這麼說話,而且聽他的口氣,對部分半聖很不滿。

    「眾聖知過往、明未來,理當猜到您會幹涉血芒殿閣老席位,為何不由眾聖決定,而是下放到眾議殿手中,最後卻又出手否決,險些……惹出事端。」顏寧山始終不敢說重話。

    「他們在試探我。」方運道。

    顏寧山愕然,想要再問,方運卻已經起身。

    方運與衛皇安離開,顏寧山坐在眾議殿,眉頭緊鎖,反覆思考一系列問題。

    「眾聖為何會試探方運?方運有什麼讓眾聖忌憚的?眾聖之中誰人反對方運?方運到底什麼意思?眾聖為何否決……」

    堂堂大儒感到腦中一團漿糊。

    走出眾議殿,景國的許多人站在門口,低聲交談,見方運出來,立刻迎上來。

    「方虛聖,老夫已經在陳家別院安排好,今日午間和晚間就在那裡吃飯吧。」陳銘鼎道。

    方運四處張望,問:「太后呢?」

    「太后要照顧景君,不方便外出。」陳銘鼎道。

    「好,那就勞煩陳家了。」

    就見陳銘鼎手持官印,大片的光芒籠罩景國的所有人,瞬間離開聖院,挪移到倒峰山腳下孔城的陳家別院。

    在午休的時候,方運一邊和眾人閑談,一邊處理傳書,自從昨日回到聖元大陸,他就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處理傳書上。

    傳書的來源廣泛,有寧安縣官員請教政務,他們得到方運的首肯才敢做決定;有景國一些老友的,如蔡禾詢問眾議情況,馮子墨詢問血芒界等等。

    對方運來說,最重要的傳書源自聖墟友人,以顏域空為首的聖墟友人一起邀請他,完成聖墟中的承諾,一起吃一頓蛟龍宴,只等他定時間。

    方運當即把時間定在今晚,就定在最大的孔家酒樓。

    吃過午飯,一行人回到聖院,進入眾議殿,繼續眾議。

    午後顏寧山的第一個議案,就是把血芒刑殿分殿一分為二,之前方運雖提出議案,但並未正式表決。

    除了部分頑固的法家大儒和法家家主擔心分權而反對,大多數人都支持,這樣血芒殿下多出了一個法家分殿。

    表決結束,顏寧山道:「方虛聖,您說法家分殿為立法而存在,也就是說,從此以後,血芒刑殿只有抓捕、緝拿和審判等權力,血芒界的一切律法,將由法殿確定或更改。這法殿從未設立,見之心中茫然,還請方虛聖指出一條明路。」

    顏寧山當場請教方運,這等於承認方運是法殿奠基人,方運所說,無論如何,都會成為法殿的重要依據。

    以後法殿涉及到有關方運的事務,都會傾向於方運,就如同聖院若處理孔家的事務,如果是正面的則加重褒揚,如果是反面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是一種隱性的特權,一旦將來法殿地位升高,益處極大。

    一些大儒或家主心中躊躇,但最終無一人反對,連之前指責方運大言不慚的翁實都沒有開口,在這種時候阻撓,那以後出了事,法殿之人必然不會手軟。

    方運沒有做出回答,而是低頭沉思。

    眾議殿中只餘喘息聲,偶爾有人輕咳。

    不多時,方運抬起頭,緩緩道:「法殿掌控血芒界一切律法,應當代表各階層各地區民眾。更應當遵循孔聖教導,以孔聖的天下大同為核心,不分貴賤,天下為公!依本聖之見……」

    聽到方運自稱本聖,許多人心頭一跳。

    「依本聖之見,法殿不僅有血芒界立法權,也要諸如大赦、宣戰等重要議案的否決權,有對血芒界閣老以及一切人員的彈劾權,當然,閣老的彈劾確定權依舊歸眾議殿,而閣老之下的彈劾權,給予法殿。同時,任何緊急命令,都需要獲得法殿七成以上成員的認可。其中還有一些細則,需要一一討論。」

    所有人都在思索,一些人心道怪不得方運想了許久才說出口,這個法殿,完全就是一個小型的眾議殿,而且是持續存在的眾議殿,權力看似在眾議殿之下,但真正的實權大的可怕。

    一些人隱約感到什麼,可總覺得眼前有層窗戶紙遮擋。

    過了好一會兒,顏寧山問:「法殿掌院與成員理當如何形成?」

    方運緩慢而有力地道:「既然遵循孔聖的天下為公、天下大同,法殿之成員,自然要從各個階層中產生!從大儒、大學士一直到童生,再到從事各個行業的平民,選出各階層代表!而且要根據各階層的人口數量,強行規定比例,若眾聖允許,哪怕讓女子擔任法殿成員也無不可。」

    一石激起千層浪。

    哪怕是一些大儒都面露震驚之色,難以置信看著方運。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意識到,眼前的那層窗戶紙被方運捅破了,終於看清方運的真正意圖。

    方運這是要打破世家壟斷!

    這是要限制文位壟斷!

    甚至意圖限制男權壟斷!

    若非眾議殿需要主持者認可才能說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站出來呵斥方運。

    連文相姜河川的臉都皺成菊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