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蛟龍宴精心準備,再加上有孔德論這個孔家嫡孫在,孔家酒樓的上菜速度異常快,上一道眾人吃一道,剛吃完,立刻出現下一道菜。

    炭燒龍頸肉、水爆龍肚、醬龍肉、扒龍肉條、麻辣龍丁、紅燒龍尾、紅燜龍手、龍血糕、龍筋鍋、溜龍肝、爆炒龍腰花、糖醋龍排、炸龍皮等等等等一共三十六道蛟龍做成的菜陸續上桌。

    眾人把一條蛟龍從頭吃到尾、從外吃到內,把人族的種族天賦發揮得淋漓盡致。

    吃到一半,方運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在血芒界建立一個超大型蛟龍部落,活著的時候讓人族練兵,死後入肚為安。

    龍骨如巨大的蠍子,一截一截,俗稱龍蠍子,作為最後一道菜上來,眾人吃肉吸髓,贊口不絕。

    吃完最後一道龍蠍子鍋,所有人意猶未盡。

    「這得多少錢?尋常的蛟龍宴絕不可能如此多,這可是三桌蛟龍宴啊。」李繁銘問。

    孔德論微笑道:「上千萬應該有了,具體我也不知道多少。」

    院子里一片沉寂,在場的人大都非富即貴,許多都是世家子弟,可聽到一頓飯吃了一千萬兩,還是有些吃驚,這實在是太奢侈,一旦傳出去,必然會被禮殿指責。

    方運道:「別問這些沒用的,來孔家酒樓提錢太俗氣!我問個正事,吃剩下的龍骨我們能帶走嗎?」

    眾人莞爾,蛟龍王的龍骨可是上好的神物,作用很大,尤其當作筆桿或筆架等文寶材質,能讓文寶的壽命更長,威力也有所增強。

    大家文位很高,哪怕吃的很多也不傷身,都可以迅速消化,所以等火鍋上來后,眾人還能繼續吃。

    不過,方運本以為眾人會吃的過癮,可發現大家情緒並不高。

    方運仔細一想,恍然大悟,親自去廚房,不僅調製了蘸料,還弄了三鍋牛油麻辣火鍋。

    新的麻辣火鍋上桌后,眾人一試,除了幾人不喜麻辣,其他人大呼過癮,一邊吃一邊吸氣,一邊吃一邊喝著涼開水,院子的氣氛頓時與火鍋一樣沸騰。

    「清湯淡水的火鍋能吃,但論過癮,還得是這種麻辣火鍋,別的都不行!」

    「方運啊,你這辣椒可是產自妖界,半聖吃著都辣。明天……諸位當心。」

    「有過癮的地方,就有倒霉的地方,萬物平衡。」

    眾人會心一笑。

    大家吃著火鍋,喝著小酒,偶爾行酒令、作聯詩,大多數時間都在天南地北閑聊。

    這些人對血芒界的事情非常好奇,方運有選擇性地講述自己的經歷,在說到門口被潑糞的時候,所有人都怒了,尤其那些世家子弟,哪受得了這種侮辱,一致認定方運不夠狠,有人甚至覺得應該誅三族。

    講到方運受刑,許多人唉聲嘆氣,罪廳是為了懲罰那些皮糙肉厚的古妖,人族沒死在刑罰之下都算有大毅力。

    最後,方運說到差點與妖皇同歸於盡,並沒有說自己是血芒之主,現在還不是時候。

    不知不覺,聊到深夜。

    這裡的人雖然都有文位,可孔家酒樓的酒也不是一般的酒,漸漸地許多人醉意朦朧,說話就放肆起來,開始相互調笑,揭別人老底。

    孔家酒樓後面就是孔城大運河,大運河也是孔城僅次於倒峰山的孔城第二景。

    眾人吃的差不多了,李繁銘提議去大運河邊走走,得到眾多響應,於是一干人起身,晃晃悠悠向大運河走去。

    孔德論展現了紈絝子弟的做派,命令孔家酒樓的小二把酒菜放食盒裡,跟著他們一起走,大運河周邊的涼亭石桌多,眾人乏了可以邊吃邊聊。

    冬日的後半夜人跡稀少,只有他們一行人一路搖搖晃晃,一邊走一邊聊。

    他們雖有醉意,但頭腦都算清醒,並沒有做出擾民之事,很快到了大運河邊。

    大運河又稱小長江,河岸兩側有欄杆,每隔十丈有向下的階梯通往河邊。

    冬日枯水期,大運河的水量較少,露出許多階梯。

    眾人慢慢騰騰順著階梯向下走,來到運河邊。

    涼風一吹,酒意漸淡,可興緻不減,孔德論命令小二把酒菜擺在台階上,眾人竟然如同春遊一樣吃喝起來。

    方運一開始為了避免眾人尷尬,所以極為活躍,讓眾人忘掉自己虛聖的身份,在宴會熱絡之後,他反而說的少,聽的多。

    方運微笑聆聽眾人談天說地,偶爾有爭執,雙方都會把他當仲裁者,他要麼和稀泥,要麼打岔,不能讓他們在喝醉的情況下吵架。

    有人聖道順利,只談風月,但還有一些人修習受阻,借著酒勁大吐苦水。

    幾家歡喜幾家憂。

    隨著東方的天空由黑變青,眾人聊的話題偶爾有些重複,興緻慢慢淡了。

    不知不覺,所有人坐在台階之上。

    繁星照孔城,白衣望天地,水波有聲人不語。

    孔德論喝光杯中酒,微笑道:「雅興既止,宴席即散。今日離別,他日必當再相聚,諸位,再喝最後一杯,然後散了吧。」

    在場的讀書人都是洒脫之輩,無人勸說,紛紛舉杯。

    「願多年之後,再聚孔江畔,共飲杯中酒。」顏域空道。

    眾人一飲而盡,紛紛起身,卻無人離開。

    李繁銘微笑道:「走罷,方運明日還要眾議,若是睡不好,出了岔子,我們的罪可就大了。」

    「方運,那年重陽節,我等齊聚,只缺你一人,你寫成『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今日,你也作詩一首,紀念聖墟友人重聚。」

    「不作可以么?」

    「不可以!」眾人齊聲笑道。

    方運笑了笑,拿起酒壺,走到河邊,水壺傾斜,壺嘴有酒湧出,落在河水中。

    「我有一壺酒,可以慰風塵。盡傾江海里,贈飲天下人。」

    隨著酒落水中的聲音,方運誦出一首詩。

    詩成,酒盡。

    眾人聽到前兩句,露出淡淡的微笑,不知為何,心中升起淡淡的遺憾,纏著自己難以釋懷,卻又覺得這遺憾無妨。

    聽完后兩句,眾人只覺眼前豁然開朗,露出歡喜之色。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