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為主持者,顏寧山表情一滯,然後靜靜地注視著翁實。

    顏寧山的雙目中似有淡淡的微光,一道道奇異的氣息自他身上散發。

    眾議殿的萬千讀書人面露驚色,那是「仁德」的氣息,如同一把尺子,在衡量所有人。

    一些大學士急忙把目光從顏寧山身上移開,只有大儒目不轉睛。

    翁實直視顏寧山雙眼,紫袍鼓盪,衣袍之內似有大風起伏,雙目之中浮現黃澄澄的官印,鎮壓諸國。

    不過,兩個人的力量一旦擴散到身體一寸外,立刻被無形的力量吸收。

    「翁實,彈劾一族虛聖、一殿閣老,需證據確鑿,事關重大,非是兒戲,你可要考慮清楚!」顏寧山的聲音彷彿從群山之中飛來,厚重遼闊。

    其餘五大亞聖世家家主亦抬起頭,齊齊望向翁實。

    六大亞聖世家雖有矛盾,但此時此刻需共同進退。

    顏寧山前日推舉方運為血芒殿閣老,今日翁實與雜家就要彈劾,這不僅僅是針對方運,也是在質疑顏寧山,甚至有挑戰六大亞聖世家權柄的嫌疑。

    在六大亞聖家主的注視下,翁實汗流如注,額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冒著汗水,徐徐流淌,紫袍竟然在幾息內因被汗水打濕而變色。

    翁實流著汗,堅定地道:「老夫不僅要彈劾方虛聖,還要以眾議殿成員之身,啟動重議!血芒大學士擔任閣老,有違聖院規矩,有違人族禮法!若不重議,我,谷國翁實,將對抗眾議!」

    說完,翁實緩緩站起。

    「若不重議,慶國宗甘雨,將對抗眾議!」

    宗家家主宗甘雨起身,聲如驚雷,衣帶引風。

    宗甘雨身影突然變得異常高大,如萬丈高山,巍峨雄壯,一山在立,天地兩分。

    眾人大驚,沒想到宗甘雨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已經天命加身。

    「若不重議,谷國司馬瀾,將對抗眾議!」

    谷國司馬家家主起身。

    「若不重議,慶國宗文雄,將對抗眾議!」

    「若不重議……」

    一位又一位大儒起身,一位又一位家主起身,不多時,慶君與谷君也站起!

    不到半刻鐘,整整上百人站立,要對抗眾議。

    這百人之力遠勝一國,紫衣黃袍,如百山聳立,直衝雲霄,俯視八方。

    顏寧山面色發青,在自己主持的眾議中,竟然發生上百人對抗眾議的情況,對自己和顏家都有不小的負面影響。

    此情此形,人族前所未有。

    上百人形成強大的威壓,在場諸多人只覺肩頭沉甸甸,呼吸不暢。

    許多人都如坐雲霧,之前眾人還擔心方運對抗眾議、退出聖院,現在倒好,方運沒做到的事情,上百人聯手做出。

    顏寧山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怒火,此事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聖院分裂,為人族埋下禍根。

    小景君嚇得縮回太后的懷裡,驚恐地看著那些站起來的紫衣皇袍們,心生驚懼,他本能地望向方運,希望那個無所不能的方虛聖可以幫他。

    方運八風不動,穩坐桌案前,慢慢撥開橘子皮,慢條斯理把一個又一個橘子瓣放入嘴中,偶爾露出酸到牙的表情。

    「嘿嘿……」小景君看到方運被酸到的模樣,開心地笑起來。

    方運扭頭看向小景君,旁若無人地把一瓣酸橘子拋過去,準確地落在小景君手中,然後一抬下巴,示意他吃。

    小景君撇撇嘴,露出一副不要當人是傻子的表情,用小胖手捏著橘子瓣舉起手臂,穿過面紗下擺,把橘子瓣塞到太后嘴裡。

    似是發覺橘子酸到太后,小景君捂著嘴壞笑起來。

    少數人看到這一幕,差點翻白眼,不愧是虛聖,膽敢在眾議殿調戲一國之君加一國太后,完全不把那上百紫衣皇袍放在眼裡。

    不過,大多數人沒有關心方運。

    「荒唐!你們是要造反么!」姜河川厲聲呵斥。

    「和為貴!此事並非不可化解,雙方各退一步,如何?」笨大儒田松石嘆息道。

    翁實冷笑道:「今日之事毫無迴旋餘地!方運妄圖斷我雜家聖道,意圖掌控血芒一界,違背人族禮法,顛覆聖院秩序,我等再退一步,便會落入萬丈深淵!」

    顏寧山深深呼吸,道:「諸位,可否冷靜片刻,事關重大,從長計議。」

    翁實已然豁出去,怒道:「若不是你偏袒方運,何至於到如今的地步!你身為此次眾議的主持者,難道也分不清輕重緩急嗎?你提議他為血芒閣老、法殿掌院之時,為何不冷靜?為何不從長計議?」

    顏寧山冷哼一聲,雙目仿若浮現兩座冰山,目光寒氣襲人。

    「翁實,你很狂妄啊!」方運一抬頭,目光如電,刺破長空。

    「我翁實自認為規規矩矩,未行僭越之事。反倒是您這位虛聖,抱怨眾聖,甚至以退出聖院威脅,逼得眾議淪為廢紙,逼得眾聖兩次否決!狂妄的是你,不是老夫!」翁實怒視方運。

    「我是年輕人,人不狂妄枉少年,再加上一肚子氣,情有可原。我方運一沒刺殺你們,二沒派人搶奪你們家財產神物,三沒焚毀封禁你們的詩詞文章,四沒心安理得瓜分你們的祖業地盤,你們怎麼像被踩了尾巴的貓妖一樣吱哇亂叫?」

    方運說著,掃視所有站立之人。

    宗甘雨俯視方運,傲然道:「方運小兒,老夫問你一句,是否退出血芒界,從此以後,不再染指!」

    「血芒界是你家的?」方運好奇地問。

    「血芒界屬於人族,屬於聖院,你一翰林,安敢專權!」

    方運雙手按在桌案之上,上身挺直,緩緩問:「我給宗聖留體面,你宗甘雨不要是吧?」

    「放肆!」多位宗家人大喝。

    宗甘雨一抬手,止住喝罵之人,聲色俱厲道:「小輩方運,怎能亂提半聖,以為我宗家奈何不了你嗎?」

    「嗯,我就是如此以為。」方運眼神無比誠懇。

    宗甘雨冷冷一笑,道:「方運,我不與你做口舌之爭!你若不想當三日閣老,若對聖院與眾聖還有一絲敬畏,就應當拋下私心,推翻閣老入選條件!聖院殿閣,不容宵小把持!」

    「的確,血芒界容不得你們這些宵小把持,所以血芒一界,由本聖掌控!」方運說著,緩緩抬起右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