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雙目緊閉,緩緩抬起手臂,五指向上微微張開,手中好像托著無形之物,在手掌與肩齊平時,方運的手臂停下。

    一息,兩息,三息……

    過了數息,沒有任何變化。

    「故弄玄虛!」翁實冷哼一聲。

    宗甘雨則直視顏寧山,道:「半海先生,請進行彈劾方運表決!他……」

    宗甘雨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

    方運的手中外放出一根根湛藍色的線狀光芒,密密麻麻的藍色光線迅速旋轉,遍布整座眾議殿。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藍色光線如同一支支光芒之筆,又如同光芒織布機,在半空中織就立體的山川河流、大地城池,甚至在大地之上織成日月星辰,徐徐運轉。

    不過幾息后,一座接近圓形的半透明大陸的立體地圖出現在眾議殿。

    這片大陸被四方海水包圍,自然環境與聖元大陸有相似之處,但地脈、河流、植物、城市等細處卻與聖元大陸有很大的差別。

    這藍色的立體地圖分毫畢現,無論是忙碌的民眾,還是讀書的士子,無論是隨風而動的植物,還是捕獵的動物,甚至可見一粒沙,一點塵。

    在場的大儒與大學士若仔細看,甚至能看到每座城市裡每一個人的表情,而這些人雖然和立體地圖一樣是半透明的,可卻宛若活物,各行其是。

    衛皇安看著湛藍色的立體地圖,自言自語道:「這不是血芒界嗎?」

    顏寧山駭然,道:「此乃掌中一界,聖人手段啊!」

    全場皆驚。

    翁實失聲道:「絕不可能!方運怎會封聖!這絕不是掌中一界!」

    陳銘鼎喃喃自語:「這便是掌中一界,我親眼見陳祖用過。」

    「西聖陛下在兩界山展示過,這的確是掌中一界!此界,理當是血芒界!」守界大儒陳奔道。

    「咦?怎麼有幾位聖元大陸的大學士,你們看,血芒界西方,這些大學士正在獵殺妖蠻。」姜河川指向血芒界西方妖蠻所在。

    「那不是梅未嗎?那是唐鼐。他們怎會在血芒界?莫非……」

    「方虛聖,若這真是掌中一界,可否解惑?」顏寧山看著方運。

    方運微笑道:「雷家、宗家和翁家等二十四人,以宗國公宗甘洺為首,手持『不罰聖卷』投入血芒界。」

    「可那裡只有十四人。」顏寧山說完,神色一變,在場的大儒與大學士皆是聰慧之人,瞬間明白了緣由。

    方運繼續道:「他們欲行不軌,可惜一部分人被血芒意志降下天雷劈死,另一部分人戴罪立功,發誓永留血芒界。」

    顯然,那十人全被血芒意志誅殺!

    宗甘雨的頭髮突然根根樹立,怒氣勃發,但隨後垂下,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宗甘洺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翁實怒道:「人族十位大學士陣亡於血芒古地,理當敲聖鍾,由眾聖降臨血芒界,查出真相!」

    「真相我已經說過,接下來,本聖便說一下初步的布局。」

    方運的右手托出一界立體地圖,左手則指向中央那莽莽斧山,道:「斧山乃是血芒界萬寶之源,裡面有著無窮無盡的神物,這片山脈孕育這一界兩成的神物。此地……」

    方運伸指一點,就見那裡出現一座城市虛影。

    「工家理當在此建城,把斧山的一切神物以及鐵礦木材等原始資源轉化為機關,轉化為人族所需。整座山,已被本聖圈禁,外人不得入內。」

    方運說話間,手指在半空虛畫,地圖上立刻出現紅色的大圈,包圍斧山。

    「此城未有河道,所以請工家大儒手持酈聖《水經注》,開闢一條大運河。」方運手指在半空一劃,一條大江突然憑空出現,從西面引出,路過那座城市,直入東海。

    「咦?這兩道八字形的山脈格外奇怪,兩條八字山脈的交叉處,竟然有一座雄偉巨城,遠在各國京城之上,幾乎可與孔城比肩。」

    「那是聚雲城,我為報答雲照塵等雲家人,把那裡定為血芒界第一城。」

    方運說完,在場所有人的心重重震了一下。

    這個時候,一些學識淵博對尋古有所涉獵之人,已經猜到方運的身份,但是,那個身份比虛聖更高,他們難以相信。

    「這兩座山脈正好從中央分別向正東北與正東南延伸,直達海邊,分毫不差,明顯是有人故意而為,目的何在?」

    「當日,本聖曾言,盡取東方,兩山之間,乃方家封地!」

    若是沒有掌中一界,方運說出這番話,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不要說雜家雷家,哪怕原本站在方運一邊的大儒們都會呵斥方運,一個虛聖也不能在血芒界跑馬圈地,半聖都不能!

    但是,現在方運說這話,連宗甘雨與翁實等方運的死敵們都沒有開口指責。

    在方運說出「盡取東方」的時候,他們本來想破口大罵,譏諷方運,可等方運說完,他們卻突然失去了反駁的勇氣,突然想起兩界連通,意識到方運的身份恐怕已經不再是虛聖那麼簡單。

    眾議殿鴉雀無聲。

    衛皇安得意洋洋,學著之前方運的樣子展開扇子,快速扇動,笑看那些站起來的大儒、家主或國君,目光里充滿了戲謔。

    「您……已經成為血芒之主?」顏寧山試探著問。

    方運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滿座皆驚。

    遠在旁聽席上的孟靜業、荀平洋和曾越等人恍然大悟,如果是這樣,那之前方運死而復生就說得通了。

    一界之主在本界之內,只要壽命未到,便無敵天下,不可能被殺死。

    不止孟靜業等人想通,在場的人也同樣想通了許多事。

    為何眾聖沒有聖議而是放權給眾議,因為眾聖不知道如何對待一位血芒之主,所以讓眾議殿試探方運底線,畢竟,眾聖不可能親自出面與方運商量,不是不屑,而是地位決定,禮法使然。

    為何方運用退出聖院威脅眾聖便否決那項議案,那是因為方運若退出聖院,聖院將對血芒界徹底失去控制,沒了方運,此次眾議根本就是笑話。

    為何方運說為血芒大學士要四個閣老席位不是為了掌控血芒界,因為方運是血芒之主,早就掌控血芒界!

    宗甘雨等眾多人目光獃滯。

    翁實身為堂堂大儒,突然跌坐在蒲團上。

    什麼彈劾閣老,什麼對抗眾議,必將淪為百世笑柄。

    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為何從頭到尾方運都沒有流露出哪怕絲毫的驚慌或忌憚。

    因為,方運是血芒之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