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刻鐘很快過去,方運消耗的才氣立刻補滿,眼前的大殿突然快速變化,很快變成一處四四方方毫無裝飾的大廳,空間封閉,沒有門窗。

    正前方的牆壁與其他三面不同,更加平整,不像其他三面的牆壁凹凸不平,而且,上面有兩千個格子。

    那個宏大的聲音再度響起。

    「翰林第一殿,『磨礪劍壁』,你要外放唇槍舌劍,在前方的磨礪劍壁上寫滿兩千字。在這個過程,會有妖蠻陸續出現,在被妖蠻殺死前寫滿兩千字,即可通過翰林第一殿。」

    在這個聲音說完的一剎那,方運心中看出幾個要點,並迅速整理總結。

    「第一,我離磨礪劍壁足足有五十丈,這個距離讓我對舌劍的控制力度大大降低,寫滿兩千字會很慢。」

    「第二,磨礪劍壁非常堅硬,一不小心,我的舌劍就會斷裂,所以要慢,要緩,一旦支持不住必須休息。我沒有經驗,又用慣了強大的真龍古劍,新舌劍恐怕會在中途崩碎。」

    「第三,妖蠻出現,我必須要使用戰詩詞展開攻擊,這裡不能一心二用,戰鬥會大幅度減緩刻字速度。殺妖蠻耗費的文膽或才氣太多,便沒有力氣刻字;把精力放在刻字上,就可能被妖蠻殺死。平衡!如何在才氣、刻字與戰鬥之中找到平衡,將是第一殿的關鍵。」

    「第四,我文墨和軍功太多,闖個幾萬次都綽綽有餘。而這翰林殿專門尋找讀書人弱點紕漏,寧可失敗,也不能快速通過。翰林殿的作用是查缺補漏,我能闖過第一殿和完美闖過是兩碼事。」

    「第五……」

    方運在腦海中迅速總結,然後口吐唇槍舌劍,並向前走,想靠近磨礪劍壁,結果前方被無形的力量擋住,舌劍可通過,但身體過不去。

    「看來是不讓接近磨礪劍壁。」

    方運一邊指揮舌劍沖向磨礪劍壁,一邊觀察四周,發現目前還沒有妖蠻。

    舌劍很快抵達磨礪劍壁,方運略一猶豫,心中浮現許多名家的字體,這些年自己勤練柳公權的字體,就是因為柳公權字體雲衡瘦硬,不如顏真卿厚重遒勁,不會被人懷疑。

    現在經過多年磨礪,自己又是虛聖又是血芒之主,閱歷非凡,再學顏體不會被懷疑。

    於是,方運以舌劍為筆,開始書寫顏真卿的《顏勤禮碑》,此碑文乃是顏真卿六十歲所作,堪稱大成之作,也是後人學習顏體必練之文。

    此碑文端莊雍容,雄厚健闊,巧拙相生,用來刻字最適合不過。

    關鍵這裡是翰林殿,眾聖不能偷窺,碑文內容哪怕涉及華夏古國也不會出問題。

    「唐故秘書省……」

    這篇碑文是顏真卿六十歲的時候,為曾祖父顏勤禮作傳立碑,碑文如史,記錄了顏勤禮及其後代的生平,乃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顏真卿的書法本來就以渾厚見長,碑文更要雄健,而此文又有史韻,重上加重,方運只寫出寥寥幾字,一股磅礴雄渾的氣息便從磨礪劍壁上散逸。

    方運嘴角浮現喜色,沒想到以劍當筆在石壁上直接雕刻,竟然能讓自己更容易領會顏體真意,無論是構字還是落筆,方運本能地感到比用毛筆更得心應手,只不過,初學顏體,多有瑕疵。

    方運徐徐書寫,眼前竟然浮現一個奇怪的場景,一位六十餘歲的老者手持毛筆,在石碑上書寫,筆頭入石,字字深陷,神乎其神。

    方運恍然,若聖元大陸真有顏真卿,憑藉其才氣、筆力和書法境界,真可能手持毛筆,入石三分。

    突然,凌亂的腳步聲響起。

    方運仔細一看,就見一頭狼妖將率領一百狼妖兵沖了過來。

    「嗚嗷……」

    百頭狼妖先是齊齊仰天嘶吼,然後直衝過來。

    方運正要痛下殺手,心思一轉,寫完一個字后,立刻出口成章,連誦《易水歌》和《送荊軻》,喚出連詩刺客,之後又喚出白馬豪俠與白馬將軍。

    三位戰詩生靈即便沒有得到各種寶光的增強,實力也強於普通的妖帥。而且,三頭妖帥沒有大開殺戮,而是慢慢與狼群周旋,讓狼群沒有辦法攻擊到方運,同時又不至於死得太快。

    有三頭戰詩生靈在,方運便絲毫不受干擾地繼續書寫。

    方運並不趕時間,甚至都不想通關這第一殿,所以書寫得很慢,很認真,不僅要領會顏體精髓,更要理解碑文內容,還要兼顧其他方面。

    在寫到一百字后,方運感到這碑文散發的氣息更加厚重,自己寫起來非常吃力,舌劍甚至有些許震動,若再下筆,舌劍必碎。

    方運立刻停筆,讓舌劍休息一陣,心道這可是楷書四大家之首的顏真卿的大成之作,一旦學有所成,怕是會有些許異象,這破劍吃不消實屬正常。

    方運此刻無比想念真龍古劍,如果以真龍古劍書寫《顏勤禮碑》,必然揮灑自如,流暢無比。

    不過,方運神色一動,遺憾之色立刻消散。

    「真龍古劍有真龍古劍的好,但這破舌劍有破舌劍的好!因為這舌劍太破,我操控較差,才能更深刻體悟顏真卿『拙巧並重』里的『拙』,若是使用真龍古劍,盡得『巧』,未必能感悟到『拙』的真意。更何況,此劍越笨,暴露出我的控劍與書法問題越多。平時我自己甚至別人察覺不到的瑕疵,會被這破舌劍放大成千上萬倍,足以讓我發現!善!」

    方運想通其中的關鍵,笑容滿面。

    那百頭狼妖還剩三十餘頭,方運始終不讓戰詩生靈殺光,寫到三百字之時,磨礪劍壁后冒出新的狼妖。

    那是一頭狼妖帥率領一百頭狼妖將,敵人的實力暴增百倍!

    這一次方運依舊不在乎,三頭戰詩生靈足以勝過它們,自己繼續刻字。

    寫到一千字后,磨礪劍壁之後又冒出一頭狼妖侯和十頭狼妖帥。

    方運張口朗誦翰林戰詩《月刃行天》。

    「月黑雁飛高,妖王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由於沒有三境《風雨夢戰》形成的大雪,這首戰詩的力量稍弱,但最後依舊凝聚出強大的月刃,貼著地面嗖地一聲飛過去,重創妖侯。

    《月刃行天》在翰林戰詩詞之中,殺傷力名列前茅!

    這一頭妖侯加十頭妖帥足以讓巔峰進士束手無策,足以讓新晉翰林手忙腳亂,但方運經驗豐富,寫一陣便戰鬥一陣,受到的影響微乎其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