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完全分析初戰,方運重複闖翰林第一殿。

    翰林殿第一殿主要考驗唇槍舌劍,附帶書法,於是,方運一開始和之前一樣,用戰詩生靈與那些較弱的妖族周旋,自己則認真刻《顏勤禮碑》,刻字速度和之前一模一樣,讓基本功更加紮實。

    這一次刻字,方運感到自己在各方面都有明顯的進步。

    等妖侯出現后,方運不再使用攻擊戰詩,而是純粹利用舌劍進行戰鬥,同時使用疾行詩與防護戰詩輔助舌劍。

    這一次效果很差,四頭妖侯只殺了兩頭,單純利用舌劍終究處於弱勢。

    第二次戰鬥結束,方運再一次回放觀看過程,尋找控劍與書法的錯誤或疏漏。

    再一次分析完畢,方運馬上開始第三次闖第一殿。

    到了第三次,方運已經有絕對的信心闖過,但為了磨練顏體楷書與唇槍舌劍,依舊放棄闖過,使用舌劍戰鬥。

    四次,五次,六次,七次……

    在第九次闖第一殿中,方運成功僅僅憑藉一把舌劍殺死所有妖侯。

    四頭妖侯死後,又冒出一頭聖族與兩頭王族狼妖侯,方運才氣與文膽耗盡,不得不結束。

    方運第九次回放戰鬥經過,發現自己已經找不到疏漏,而且就算感覺某些地方不對也找不出問題所在。

    方運思索片刻,決定下一次一個字也不寫,只憑舌劍戰鬥,然後把整個過程留著,找善於使用舌劍的戰殿大儒指點自己。

    不要說普通翰林,哪怕是世家翰林只要不是嫡系,都很難得到大儒親自指點,但方運是虛聖,在聖院擁有極高的特權,方運若是有要求,聖院大儒若拒絕或者胡亂指點,等於違法違禮,會遭受聖院制裁。

    方運若晉陞大儒,每三年可任選一位半聖指點一天,這個待遇足以讓全天下的讀書人眼紅。

    第十次進入翰林殿,方運一個字不寫,只用舌劍全力戰鬥,最後死於聖族妖侯之手。

    結束后,方運仔細看了一遍,感覺模模糊糊的,明知道自己有些疏漏,可就是找不到,好像到了瓶頸。方運花費文墨點記錄下來,到時候只要大儒在聖院之內,就可以請大儒觀看過程。

    之後,方運第十一次進入翰林殿第一殿。

    這一次,方運準備以較快的速度寫完《顏勤禮碑》通過第一殿,畢竟自己無論對控劍還是顏體的理解都達到了瓶頸,繼續停留在第一殿等於浪費時間和文墨。

    方運徐徐書寫《顏勤禮碑》,速度比第一次稍快,但卻更好,已經掌握了這篇碑文的基礎神髓,圓勁有力,拙巧並重,顏體楷書正式入門。

    和之前一樣,隨著《顏勤禮碑》的字數不斷增多,碑文散發著厚重的氣息,越來越濃。

    之前方運一次都沒有寫完《顏勤禮碑》的全篇,這一次,隨著時間推移,石壁上的文字越來越多。

    在三頭妖侯出來的時候,方運已經只差幾個字就能寫完。

    不過方運沒有立刻寫,而是把三頭妖侯打成重傷后,才緩緩寫完最後幾個字。

    「……故君之德美,多恨闕遺。」

    全篇碑文完成,立刻散發出博古蒼莽氣息,渾然一體,猶如一位德隆望重的老者立在前方,令人敬仰。

    方運望向自己書寫的《顏勤禮碑》,心曠神怡,發覺已經得顏體楷書之皮毛,僅僅是看一眼碑文,就覺沁人心脾。

    不過,《顏勤禮碑》全文不足一千七百字,離兩千還差三百餘字,需要填滿方可通過第一殿。

    方運正要重複《顏勤禮碑》,發現會破壞碑文韻味,於是準備隨便寫一些補滿兩千字。

    方運沒有多想,控制舌劍立刻下筆。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方運一直想寫完《正氣歌》,所以遇到要補全碑文,本能地書寫《正氣歌》。

    方運一邊寫一邊想,寫不下去就停筆,換別的……

    念頭未完,方運目瞪口呆看著前方。

    翰林殿中。

    張知星認真地盯著前方的磨礪劍壁,臉上浮現極淡的微笑。

    身為張衡世家的一員、曾經的聖院進士七子,他參與了登龍台之行和進士獵場,與方運共同對抗妖蠻,結下深厚的友誼。

    他本來想磨礪幾年再晉陞翰林,哪知道文曲星突然靠近聖元大陸,讓他水到渠成,順其自然晉陞翰林。

    身為新晉翰林,張知星曾四次入翰林殿,今日趁著即將過年,時間充裕,準備正式闖過第一殿,權當給今年一個圓滿的終結。

    前方的磨礪劍壁已經寫了一千九百餘字,再過片刻,便能寫完兩千字,闖過翰林第一殿。

    張知星深吸一口氣,控制舌劍繼續書寫,突然,雙目圓睜。

    磨礪劍壁竟然裂開了!

    「這……」

    與此同時,翰林殿中,十餘個在闖第一殿的人都愕然地看著前方的磨礪劍壁。

    磨礪劍壁在開裂。

    在看到磨礪劍壁出現第一道裂縫的時候,方運就急忙停下舌劍,希望不再繼續開裂。

    但是,一道又一道裂痕出現在磨礪劍壁之上,裂紋越來越多,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不會吧!磨礪劍壁可是半聖打造,怎麼會開裂,而且看樣子,不只是開裂那麼簡單……」

    轟!

    整座磨礪劍壁突然炸開,強勁的氣浪向四面八方席捲,猶如半聖之怒,毀天滅地。

    「早知道不作死了……」方運心中生出一個念頭,便被強勁的氣浪擊飛,隨後眼前景色變幻,發現自己已經飛出翰林殿,落在石階下,前方站著宗家的兩個守門進士。

    方運身後,十餘人哎呦亂叫,顯然傷得不輕。

    兩個守門進士驚訝地看著方運等人,突然聽到翰林殿內傳來爆炸聲,隨後這些人便飛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知星輕咦一聲,問:「方虛聖,您也在闖翰林殿?到底發生了什麼?」

    方運哪能招認,眉頭一皺,故作深思狀,沉吟道:「我在好好刻字,不清楚怎麼回事。」

    「磨礪劍壁損壞,若是人為造成,必當重懲!」張知星面有憂色。

    「對,必當嚴懲。」方運順著張知星的話道。

    話音剛落,一個厚重如山嶽的聲音在聖院上空響起。

    「翰林方運,損壞聖院公物『磨礪劍壁』,罰文墨一千點!翰林第一殿暫時關閉,待修復后開放。」

    翰林殿門前所有人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