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路上,方運的官印不斷收到傳書,但方運沒有打開,準備大婚結束再說。

    方運身後除了皇室派遣的禮官侍衛,還有大量的方家人以及好友,尤其是聖墟友人,全部都跟在後面,正商量著損招壞招鬧洞房,商量到最後,發現方運地位太高,萬一鬧洞房失了分寸,必然會被禮殿的那幫老傢伙斥責懲罰,不如放棄。

    從濟縣來的方家人格外高興,滿面紅光,有幾位族老牙都掉光了,可不停地說著「光宗耀祖」,老臉笑成一朵花。

    方運身為新郎官,一直騎著龍馬,而敖煌就在半空,顯現龍王真身,體長二十餘丈,讓迎親車隊更顯威勢。

    抵達玄武大道,再走一段距離就到皇宮門口,方運面色出現細微的變化,隨後側耳傾聽,露出疑惑之色,很快恢復正常,沒有太過在意。

    在方運數丈之後,方運的聖墟好友們聚在一起,臉上依舊面帶笑意,但眼中時不時泛著幾點寒光,而且他們除了在一開始低聲說了幾句,全都開始暗中傳音。

    「雷家人好大的膽子!」

    「家主雷傲認罪自殺也就罷了,雷家竟然在這個時候設下靈堂,並逼迫嘉國國君下聖旨要今日全國戴孝,誰敢為方運慶祝,哪怕是放鞭炮、掛紅燈籠或貼喜聯,都要按照大不敬之罪嚴懲!雖說虛聖家族的家主去世,雷家有權這樣做,但今日是方運大喜之日,如此做實在太無恥!」

    「簡直不要臉至極,此事斷不能讓方運知曉,等過了今天,明日再告訴他。」

    「該死!雷家人已經在論榜發布雷傲身死今日舉行葬禮的消息,方運今天只要看論榜,必然會知曉此事。」

    「雷家簡直令人作嘔!」

    「雷家已經選出新任家主,就是那個娶了西海龍宮公主的雷重漠,他會親自主持雷傲的葬禮。據說,在方運大婚之日舉辦葬禮,就是這個雷重漠的主意!」

    「為了給方運添堵,他們簡直無所不用其極!對了,我還聽說,他們已經查到,雷家一位大儒的忌日與方運的生日在同一天,以後只要方運過生日,他們就祭拜那位雷家大儒。這也是那個雷重漠出的主意!真是太惡毒了,這幾乎等於在詛咒方運去死。」

    「但我們偏偏拿他們雷家毫無辦法,他們沒有違反任何禮法。」

    「這個雷重漠,果然惡毒!怪不得能在龍族戰界修鍊,據說連鎮海龍王都稱讚他,說十年後,他自己都未必是雷重漠的對手。雷重漠如果不升大儒,必然會成為下一代四大才子之首!」

    「現在已經過了正月,人族就要評選新一代的四大才子!雷重漠這麼做,如何配當四大才子!」

    「四大才子雖涉及品行,但雷重漠如此做,算不上德行有虧,評選之時,沒辦法把這件事算上。如果不出意外,雷家人會全力把雷重漠扶上四大才子寶座,為雷家爭光。雷家對他的看重,僅次於雷家那位文宗。」

    「我們如何反擊?」

    「除了去論榜指責,還能如何?此次雷家的手段雖然下作,但也算得上高明,家主身死,誰能阻止他們祭奠?」

    「跟吞了蒼蠅一樣噁心!」

    「雷家如此,是要遭報應的!與方運有仇的家族也不算少,但卑劣到這種地步,只有雷家!」

    「這個雷重漠,主修兵家,輔修雜家,手段極為了得,有他當家主,方運在成大儒前,日子怕是不會太好過。」

    「我家裡的一位大儒說,雷重漠如此,除了為雷家復仇,也是在激怒方運。」

    「哦?為何如此說?」

    「方運正式在聖院修習,實力必然會暴增,尤其是他竟然能破壞磨礪劍壁,那是何等可怕。接下來,方運要去其他聖地,為了避免他成長過快,所以要在這時候激怒他,讓他難以靜下心神。除此之外,過幾天就是躍龍門的大日子,只要方運心緒不定,躍龍門的過程中必然失誤。而躍龍門,不止是方運與雷重漠之爭,也是四海龍族之爭,甚至會有萬界其他種族加入,包括古妖!」

    「古妖與龍族為敵,為何能躍龍門?」

    「我們孔家人倒是知道這件事,據說當年龍族與古妖大戰,一支龍族不敵,眼看就要被滅族,古妖一位祖帝突然停手,說他可以放了那支龍族,但前提是那支龍族使用龍族秘法,允許部分眾星之巔的古妖進入龍門。最後,那支龍族的大聖答應,安全逃亡,隨後那尊龍族大聖自殺以謝龍界。」

    「龍族竟然也有貪生怕死的?」

    「嘿嘿,你們猜猜,那位大聖的後代怎麼樣了?」

    「如何了?」

    「那位龍族大聖的後代,如今執掌西海龍宮。」

    「原來如此……」

    「總之,等明日咱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方運,讓他千萬不要被雷重漠激怒。」

    「不好說啊,你結婚的當天,鄰居家擺靈堂設葬禮,滿地白紙錢,哀樂陣陣,你能忍得住?」

    「我忍不了!」

    「所以啊,讓方運保持平靜太難了!萬一他做出過分的舉動,被雷家找到把柄,反而不妙。」

    「不,方運雖然會被激怒,但絕不會授人以柄。我敢說,雷家此舉,會成為禍根!原本方運恐怕只是想懲罰雷家少數人,現在自己大喜的日子被雷家如此侮辱詛咒,他必然會恨上整個雷家!一旦方運封聖,雷家必然大禍臨頭!」

    「未必啊,雷家有傳說中的雷祖,又有其他三海龍宮鼎立支持,半聖全力出手,都動不得雷家。」

    「唉……我相信方運會有辦法的,不能讓雷家騎在頭上……」

    「不得說這種話,萬一明天說漏嘴刺激到方運,後果不堪設想。」

    「看,到皇宮門口了,就當不知道此事,一起高高興興過完今天。」

    「對!」

    聖墟友人們停止暗中傳音,神色又恢復了正常,開始說說笑笑。

    很快說到年輕的顏域空,各種調笑,素來淡泊的顏域空也紅了臉,顏域空實在頂不住,又把話題往方運身上引,成功解圍。

    抵達皇宮門口,方運翻身下馬。

    就見皇宮正門兩側站立著人族各地的來賓,僅僅身穿紫袍的大儒就超過五十位!

    放眼望去,青衣大學士超過兩百位,而白衣翰林和進士多不勝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