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宴會又恢復了正常,而方運與楊玉環回到奉天殿門口的飯桌前坐下。

    方運不想讓楊玉環被雷重漠的噁心手段影響心情,於是微笑道:「來,我教你使用才氣。你先學會熟練使用飲江貝,有了飲江貝,你以後會方便很多。」

    方運說著,拿出之前自己用的飲江貝,送給楊玉環。

    楊玉環臉上閃過驚喜之色,隨後搖搖頭,堅定地道:「別看我讀書不如你多,可我很清楚飲江貝的貴重。一件飲江貝,就抵得上一家豪門!含湖貝的價值都相當於大儒文寶,飲江貝更在含湖貝之上。」

    方運笑道:「時代在變化,我以文星龍爵的身份,能從龍族弄到不少海貝,以後人族的海貝會越來越多。當然,像吞海貝層次的永遠稀缺。至於飲江貝,我手裡有不少。」

    「我不信。」楊玉環盯著方運的雙目,妄圖揭穿他。

    方運伸手在吞海貝上一抹,就見十餘個飲江貝出現,被他的才氣托在半空。

    「這……你哪來這麼多?不會是假的吧?我聽說,普通的半聖世家一般也只有一兩件飲江貝而已,這東西太珍貴了,龍宮都不能大批量製造。」

    方運笑道:「我跟你說過我進了一座龍城廢墟,從裡面得到不少好東西,這些飲江貝就是其中的寶物。不過這些飲江貝大都是龍族之物,需要經過改造才會變成才氣飲江貝供人族使用,我過幾天就讓龍宮幫忙改造一下。拿著吧。」

    方運說著,把飲江貝塞進楊玉環的手裡。

    「謝謝夫君。」楊玉環輕輕撫摸著飲江貝,心裡甜得跟吃了蜜糖似的。連太后也只能通過皇宮的讀書人使用含湖貝,景國的飲江貝一直放在國庫里,國君都不能私用。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完全超過太后,已經可以使用飲江貝。

    方運道:「你先閉上眼睛,感應心中的才氣,這時候,你的心神就會與才氣相連,然後你控制才氣送入飲江貝,這樣你就可以打開。」

    「嗯,我試試。」楊玉環閉上眼,表情不斷變化。

    方運也不急,夾了一筷子蛟龍肉,慢慢咀嚼,一直看著楊玉環。

    不多時,楊玉環手中的飲江貝突然張開,露出一道縫隙,縫隙外放出一道淡淡白光。

    楊玉環突然睜開眼,看著手中的飲江貝,開心地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

    「宴會差不多了,這些神物美食不能浪費,你全收到飲江貝里。」方運道。

    「啊?這樣好么?」楊玉環看了一眼前方的來賓,有些不好意思。

    「沒什麼不好的。和之前我說的一樣,手握飲江貝,讓飲江貝外放力量把東西吸進去。先從神果拼盤開始。」方運道。

    「嗯。」楊玉環乖乖地手握飲江貝,小心翼翼引動才氣,就見飲江貝外放出一道光芒,把由延壽果等幾種神物果實組成的拼盤收入飲江貝中。

    「成功了!」楊玉環嬌聲歡呼,然後輕輕撫摸著飲江貝上的紋理,愛不釋手。

    「那就把這些東西都收入你的飲江貝中。」方運道。

    「你呢?」楊玉環習慣性地發問。

    在兩個人最艱苦的日子裡,哪怕是一個雞蛋,她也會先想到方運。

    方運拍拍自己的吞海貝,微笑道:「我當然不缺。而且有些東西我能吃,你不行,我的比你的只多不少。快。」

    「嗯!」

    楊玉環輕輕點頭,開始控制飲江貝,先把龍鳳呈祥收入其中。

    龍鳳呈祥乃是蛟龍和炎雀製成,足有一丈高,在飯桌上簡直像是一座假山,突然消失,引發了許多人的關注。

    於是,陸續有人望向方運與楊玉環,看到楊玉環正手持飲江貝,正緩緩收取桌子上的神物菜肴。

    「方虛聖真捨得啊……」

    「論寵女人,他自稱第二,世間就無第一。我服!」

    「看著吧,過兩天人族各地的歌姬就會自編小曲,唱什麼『嫁人就嫁方運這樣的人』之類的。」

    「生子當如方鎮國,生女當如楊玉環啊!」

    「唉,若不是有重要事務外出,咱們這些世家之子都拿不到含湖貝,方夫人倒好,竟然有了飲江貝。那可是飲江貝啊,十丈見方的空間,裝什麼都夠了!」

    楊玉環收走飯桌上所有的菜肴,心滿意足,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

    午後,宴會落幕。

    眾人起立,目送方運拉著楊玉環的手登上龍馬豪車。

    龍馬齊齊打了個響鼻,然後驕傲地昂著頭,慢慢向泉園的方向駛去。

    「方運,別傷到腰!」李繁銘壞笑著大喊。

    整條街的人跟著鬨笑起來。

    馬車中,楊玉環撲在方運懷裡,滿面通紅。

    皇宮門口,敖煌不滿地小聲嘀咕:「奴奴,你現在怎麼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本龍?反正要回泉園,和他們坐一輛車怎麼了?」

    「嚶嚶嚶……」奴奴揮了揮小爪子,威脅敖煌。

    「算了,本龍不與你計較!唉,看來以後不能和方運一起睡了。」

    「噗……」

    附近有幾個人在喝水或喝酒,一口噴了出來。

    方運的親友們全都哭笑不得。

    婚宴圓滿結束。

    是夜,方運與楊玉環又開始寫「聯詩」。

    芙蓉帳暖度**,燕子銜泥濕不妨。

    穿花蝴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

    楚腰纖細掌中輕,弦將手語彈鳴箏。

    小弦切切如私語,園林處處聽新鶯。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

    兩個人寫了一晚上,直到東方的天空露出魚肚白,楊玉環才思枯竭,兩人才疲憊地睡去。

    早上起來,方運首先找到方大牛,低聲囑咐他換一張床,不要讓床碰到牆,而且要換更結實的,最好是用工家機關術打造的,順便把牆補一補。

    接下來的三天,方運足不出戶,所有事物一概不理,一直和楊玉環膩在一起。

    方運除了在跟楊玉環寫「聯詩」的時候全身心投入,從不分心,其餘時候一直一心二用,分心在奇書天地中讀書。這是一心二用文心最強大的之處,方運不想浪費。

    正月十四的清晨,方運和楊玉環把泉園稍加拾掇,便坐上龍馬豪車帶著家人前往陳聖世家,準備借陳家的文界通道回聖院。

    還沒等到陳家門口,方運收到聖院群發的緊急文書。

    「妖界為配合北方狼戮之攻勢,今日派遣億萬妖蠻進攻兩界山!」

    方運手握官印,徐徐轉頭,望向窗外。

    太陽高懸,東方正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