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個時辰后,方運鬆開犁,兩掌朝上翻開,手心多處磨破,血肉模糊。

    不過,方運卻感受不到太多的疼痛,因為兩手已經麻木。

    方運輕輕活動手臂,眉頭緊鎖,兩隻手彷彿已經不是自己的,而兩條手臂下面好像掛著幾十斤的大石頭。

    「我這身體……怕是連普通年輕人也不如。不過,越是如此,我越要前行!這憂患谷,磨礪的不只是身體,更重要的是意志!我要在這最艱苦的環境中開闢出屬於自己的天地!」

    方運繼續前行,一刻鐘后,腦海里突然浮現一座金光大門,隨後自己的身影出現在金光大門前,自己正要向前走,可大量的龍族出來,口吐龍炎,瞬間把自己燒成灰燼。

    「這……」方運沒想到憂患谷竟然讓自己腦海中浮現自己被殺死的畫面,心道果然苦其心志。

    方運心中雖然起了波瀾,可並不在意,繼續犁地。

    堯、舜和禹,乃是人族三位上古首領,更是儒家認定的賢君明君,所有的國君皇帝都應該以這三位為榜樣。在人族中,堯舜禹這三位國君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所以,無論是誰,只要進入憂患谷,最先經歷的便然是舜之谷,效仿先賢種地,踏踏實實做人,勤勤懇懇讀書,通過這些艱苦的磨礪,來體悟先賢的精神。

    隨著人族不斷發展,隨著讀書人增強,漸漸地,這三位存留在天地間的意志不僅沒有變弱,反而會隨著讀書人增多而增強。

    堯舜禹三君的意志論力量,已經近於人族半聖的意志。

    除半聖之外,能跟這三位媲美的,也只有秦始皇嬴政。

    因為秦始皇完成了儒家的一個理想,統一人族。

    效仿先賢,鋪就聖道,增強己身,我為人族……數不清的念頭在方運心中盤旋,支持著他不斷向前,向前,再向前。

    又過了半個時辰,方運再一次停下,看著鮮血淋漓的雙手,無奈地坐在田間,而雙腿輕微地抖動著,完全不受控制。

    「咕嚕……」

    方運的胃部輕響。

    「開始餓其體膚了。」方運無奈輕嘆。

    身為一個對美食有追求的正常人,方運第一次出現沮喪的念頭。

    累一些不要緊,有傷口不要緊,咬咬牙就能挺過去,但飢餓的感覺附骨之疽,難以容忍。

    歇了片刻,方運伸手搭在額頭,皺眉看了看天空,這麼久過去,太陽還一直在正中的位置,沒有絲毫西沉的意思。

    方運咬著牙,緩緩起身,再一次犁地。

    又過了一刻鐘,方運眼冒金星,但卻知道,自己沒辦法歇息,因為在憂患谷,人睡不著,也沒有東西吃,只能不停勞作,直到完成目標為之。

    有人把憂患谷稱為人族最可怕的囚牢,比處罰罪人更加嚴酷。

    又過了一個時辰,方運的力量越來越弱,犁地越來越慢,這就導致犁相同距離的地,現在比之前耗費更多的力氣。

    與此同時,方運腦海中不斷閃現各種畫面。

    妖蠻衝破人族戰堡防線,開始大肆屠殺戰堡里的人,張破岳的頭顱被高高掛起,成為狼蠻的戰利品,死不瞑目。

    妖蠻沖入寧安城中,焚燒工坊,砸爛城牆,劫掠寧安城,最後殺光所有人。寧安城內,血流漂櫓,從高空看去,遍地屍骸,大量的妖蠻在啃噬人族屍體。

    玉陽關外,狼戮與陳觀海大戰,打得天昏地暗,最後就見狼戮伸爪洞穿陳觀海的胸膛,然後揪出一顆金色的半聖心臟,送入口中,狂笑著咀嚼,咀嚼的聲音彷彿就在耳畔。

    隨後,狼蠻攻入玉陽關,御駕親征的國君與太后盡數被殺死。

    妖蠻繼續南下……

    「該死!」

    如果只是聲音,方運不會在乎,但現在,一幕幕無比真實的畫面在腦海中閃過,彷彿是記憶的碎片,時間久了,方運偶爾會分不清是真的還是假的。

    方運深知,沒有文膽,這種直接作用於大腦深處的力量,足以欺騙大腦。

    方運咬著牙,不斷犁地,但是,身體疲憊,雙手流血,胃裡空空,同時不斷受到虛假記憶的影響,他越來越吃力。

    「我要闖過這憂患谷,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

    漸漸地,方運雙手握著犁的地方已經被鮮血浸透。

    犁溝之中,不僅有汗水落下,偶爾還有鮮血滴落。

    時間慢慢過去,但是,方運已經完全失去了時間的概念,這就是憂患谷真正恐怖的地方。

    在這裡,時間彷彿是停止的!

    除了犁過的土地表明這裡有改變,無論是天空、太陽還是遠處的景色,都絲毫不變。

    這裡是一座寂靜的囚籠。

    五個時辰后,方運手一松,身體傾斜,倒在地上。

    「我摔倒了?發生了什麼……」

    方運躺在地上,意識模糊,完全忘記摔倒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摔倒。

    方運伸手按著地面,想要起身,但發現自己沒有絲毫的力氣。

    肚子空空如也,除了疲憊和麻木的雙手,那種蔓延到全身每一處的飢餓感讓他更加難受。

    胃部好像有一團火,可在太陽的照耀下,身體在發冷。

    「歇歇吧……」

    方運閉上眼,靜靜地躺在地上,突然感到無比口渴,喉嚨好像因為過於乾涸而裂開。

    方運無奈一笑,在憂患谷,絕對不會有吃喝。隨後,方運想起有人開憂患谷與孟子的玩笑,說當年孟子未成聖的時候,效仿孔子周遊列國,不過因為孟子是子思子的弟子,地位極高,沒受過什麼苦,所以封聖后覺得缺了點什麼,就讓他的後代多吃苦。

    「實在沒力氣了,我這是要死於憂患啊。」

    方運心裡想著,乾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明明十分疲憊,卻睡不著,而且腦海中不斷閃現出那些畫面。

    一開始方運無所謂,但隨著那些畫面越來越多,場面越來越殘酷,甚至有親朋好友被殺,方運的臉上時而浮現痛苦之色。

    方運發現,自己一旦休息,憂患谷必然會加大對自己精神方面的摧殘。

    「好一個動心忍性,果然驚心動魄,果然讓人更加堅韌!不過,好痛苦……」

    方運心中突然有了退縮之意,但隨後否定這個念頭。

    「我是方運!我要闖過憂患谷!」

    方運咬著牙,徐徐起身,而無論是手臂、胸腹還是兩腿,都出現撕裂般的疼痛。

    天空之下,大地之上,那個年輕人的身影再度前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