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咱們龍族妖族,生氣就生氣,憤怒就憤怒,遇到問題揮爪子就打,可人族不一樣。等你們長時間留在人族裡就會明白,這些人族若無必要,絕對不會展現敵意,他們都喜歡在敵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給予對方最後一擊。像雷重漠,受龍族影響很深,所以一回聖元大陸,就主動對方運出擊,而且他是雷家人,沒有必要掩蓋。但這個宗塵離卻不一樣,至少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絕對不會出手。」敖青岳道。

    敖煌輕輕點頭,道:「是的。像宗家的家主宗甘雨,我以為他早應該出手了,結果是在方運下血芒古地之前才出面斥責方運,而他之所以出手,是因為認定勝券在握,方運必然死在血芒古地。而結果你們也看到了,方運真的離死亡只差一點。不能說明宗甘雨這個堂堂半聖世家家主沉不住氣,只能說明,永遠不要用常理來衡量方運。至於宗家地位最高的那位,直到現在都沒有真正出手。」

    眾龍聽著不斷點頭。

    「玩陰損,咱們是玩不過人族了。」

    敖煌看了一眼背上的方運,道:「方運說過,陰損的手段若是對外,那便是勝利的道路,但若是對內,就是毀滅的號角。總之,咱們盡量別學人族內鬥,不過……」敖煌看了一眼西海龍宮。

    東海龍宮的眾龍紛紛嘆息。

    「咱們四海龍宮也有內鬥的趨勢,咱們唯一比人族好的地方是,內部有爭鬥,但並不會自相殘殺。」

    「咦?雷家的人好像在說方運。」敖煌皺眉看過去。

    所有龍族立刻側耳傾聽。

    就在此時,方運醒了過來,輕輕扭頭,眯著眼,望向雷家人。

    雷家五人以雷重漠為首,正與宗塵離站在一起。

    宗塵離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面帶微笑,偶爾輕輕點頭,雷重漠畢竟是族長,說的話也不多。

    其他四個雷家人一直在交談。

    方運看到,這四個雷家人中秀才、舉人、進士和翰林各一個,算上雷重漠這個大學士,文位各有不同,心道雷家很有遠見,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中,每個文位各選一個最優秀的人才躍龍門,至少能保證雷家百年內傳承無憂。

    隨後,方運輕輕皺眉,那四個人說話的聲音比平常大,不僅不怕別人聽到,甚至似乎生怕別人聽不到。

    「龍門九道,前面的八道實際都是龍門的投影,只有最後的第九道龍門,才是真正的龍門。躍過前八道,只是多了一些好處,那些普通水族一般也只能化為偽龍,運氣好的會化成蛟龍。只有闖過第九道,才能直接成為龍族,運氣好的甚至能成真龍。」

    「你們說,人族的讀書人中,哪三個人躍過第九道龍門的可能性最大?」

    「我認為,咱們家主必然是其一,畢竟他有蛟龍文台,躍龍門的時候如魚得水。第二個嘛,就是宗塵離宗大學士,他當年就是翰林八俊,甚至能力壓凶君一頭,現在經過鎮獄海的磨礪,理當有越過第九道龍門的可能。至於第三個,不用問,我選方運。即使我是雷家之人,也不得不承認,方虛聖的機會很大,他與前面兩人唯一不足就是年輕,而且太年輕了。」

    雷家的那位秀才微笑道:「我看未必,四大亞聖世家的幾位,都有很大機會成四大才子但都主動放棄,而孔家的幾位,隱隱超過他們,哪怕是家主伯父與塵離先生都只能說與他們不分伯仲。他們之中,唯一稍弱的就是顏域空,他畢竟只是進士,雖說對人族來說,高文位對躍龍門的作用不是特別大,可仍舊有一定的好處。不過,哪怕是顏域空,都有不小的機會躍龍門,畢竟他是曾經的當世第一舉人。」

    雷家的舉人笑道:「所以你認為方虛聖沒有資格位列前三?」

    「這個怎麼說呢,如果選前十,其中之一必然會有方虛聖,可若是前三,除了家主和塵離先生一定入選,別人我就不好明說了。」那雷家秀才臉上帶著自信的笑意。

    方運看著這個秀才,長著一張小白臉,相貌俊秀,知道他叫雷一顧,二甲童生兼二甲秀才,在秀才試所考的請聖言中雖然未得甲等,但在童生試的請聖言中考得甲等,成為與方運一樣的雙甲童生。不過,雷一顧不是聖前童生。

    不僅僅是這樣,雷一顧也被譽為絲毫不下於顏域空和衣知世等當世天才的年輕人,所以哪怕他這個進士可能躍不了幾道龍門,雷家仍然捨得讓他進龍門峽。

    哪怕這雷一顧的語氣過於狂傲,也無人譏笑他,因為他有說這種話的資格。

    在雷家人的心目中,他可能就是雷家未來的方運。

    宗塵離搖搖頭,微笑道:「你們幾個小傢伙,跟我有多大的深仇大恨,竟然如此捧殺宗某?我之所以退出四大才子,是因為我自覺非是當世最優秀的大學士之一,我只是人族滄海中的一滴水,理當如諸葛先聖那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人族除滅妖蠻,僅此而已。」

    「不愧是塵離先生,您總是如此謙虛,晚輩慚愧。」雷一顧嘴上如此說,但臉上沒有絲毫的慚愧。

    方運多看了宗塵離幾眼,此人的外貌極為普通,像是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留著兩撇小鬍子,只是鼻子特別大,身上的大學士服有些地方出現細微的磨痕,明顯被洗過很多次,有年頭了。他的雙眼纖細,但卻不會讓人感到眯著眼,反而給人一種雙目有神的錯覺。

    突然,宗塵離身邊的雷重漠轉頭望向敖煌,目光落在方運臉上。

    「方虛聖,您說呢?」

    所有人族與龍族齊齊轉頭望向方運,甚至連絕大多數的水族與妖蠻也好似心有感應,也看向方運。

    水族們都抱著看熱鬧的態度,但妖蠻們則大都雙眼發紅,目光里閃爍著憤怒與仇恨,恨不得生撕了方運。

    因為一個方運,妖蠻已經損失了多位半聖甚至加上一位大聖,同時有億萬妖蠻直接或間接死於方運之手。

    對妖蠻來說,方運簡直就是他們心中永遠的恥辱,妖界在古代輸給孔聖、在兩界山輸給人族與龍族聯手,都不算什麼,可竟然被一個人耍得團團轉,無法容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