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次,妖蠻除了祖神一族被龍族拒絕入內,進來的幾乎都是聖子甚至大聖之子,唯有妖皇古虛的大兒子古蒼是個例外。

    妖皇古虛口味特別,後宮有各種女性蠻族,而大皇子古蒼就是他與象蠻人生的兒子,身高一丈,一身綠色的皮膚,頭顱似象非象,嘴裡外露兩顆巨牙,如同縮小的象牙。

    他的雙目中血芒閃爍,死死盯著方運。

    方運從敖煌的後背跳下,長長伸了一個懶腰,臉上浮現愜意的笑容,每個人都從他的表情中感受到滿滿的舒坦,如同剛剛做了美夢一般。

    方運拍拍敖煌的頭表示感謝,然後帶著殘留的睡意,看著雷重漠微笑道:「第四個,你好。」

    妖蠻與水族微微一愣,因為沒怎麼聽懂,但龍族與人族立刻反應過來,方運是在說,雷重漠是他見過的雷家第四個家主。

    滿打滿算,不過兩年的時光。

    方運在說話的時候,仔細打量雷重漠,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觀察一個人在突髮狀況時的反應,更有利於了解這個人。

    雷重漠年紀明明與宗塵離相仿,可相貌卻顯得大許多,他的皮膚遠比普通讀書人粗糙黝黑,外露的皮膚有幾道極淺的傷疤,再過些天應該會完全消失不見。此人鬢角有幾縷白髮,除了顯得蒼老,也更顯儒雅與成熟。

    在方運的印象里,這位培養出蛟龍文台、在西海龍宮歷經磨難、一回聖元大陸就針對自己的人,要麼有一張陰險狡詐的面容,要麼是一個火爆脾氣的樣子。

    不過方運失望了,雷重漠的雙眼如同明燈一樣,不僅有神,而且有一種吸引人的滄桑,每一個看到他雙眼的人,都會感到他正在講述一個古老又新奇的故事,讓人不由自主被他的魅力吸引。

    雷重漠並沒有因為方運說出「第四個」而暴跳如雷,反而好似聽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樣,淡然一笑,道:「若為方君,第四十個都不丟人。」

    眾多人族面色一凜,雷重漠說不丟人,心態和之前的雷家人已經完全不同,之前的雷家人,一直高高在上,把方運當成一個突然崛起的寒門子弟。

    而現在,當雷重漠說出不丟人的時候,意味著雷家已經視方運為同等層次的敵人!

    如果說「不丟人」三個字是展現出雷家的決心,那「第四十個」讓這份決心的力量增加了十倍。

    哪怕雷家有四十任家主被迫退位,只要擊敗方運也值得!這是讀書人從雷重漠的話里讀出的內容。

    雷重漠的語氣很輕鬆,也很認真。

    眾人心中暗嘆,這位雷重漠恐怕絲毫不下於之前的那位雷越,只不過雷越主動放棄與方運爭鬥,也放棄了雷家,自我流放到古地,而雷重漠卻學成而歸,要借用西海龍宮與雷家的力量,與方運一較高下。

    方運點點頭,微笑道:「有志氣,加油。」

    「虛聖大人,您還沒回答我之前的話。」雷重漠道。

    「我沒時間講笑話。」方運輕輕搖了一下頭,仔細打量周圍。

    天空湛藍,前方的碧水滔滔湧來,白浪翻滾,滋養著龍門江兩岸的綠樹青草。

    「方運,你真的敢闖百重憂患谷?」顏域空向方運一招手,穩步走過來。

    「很真。來,咱倆聊聊,那幾位老先生很無趣吧?」方運說著有些俏皮地看向孔家和六大亞聖世家的幾位,他們都是名動一時的大學士,有的依舊名聲赫赫,有的卻已經隱藏在幕後,成為各古地的中堅甚至領袖,其中幾位幾乎隨時可能突破,晉陞大儒。

    那十一位大學士輕笑,知道方運沒有惡意。

    顏域空立刻露出一副「你果然懂我」的樣子,他雖然少年老成,可終究只是個年輕進士,置身於身份文位都高於他的大學士之中,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小空來了。」敖煌笑著打招呼。

    顏域空白了敖煌一眼,道:「換個稱呼!」

    「小顏?小域?算了,還是叫你域空吧。」敖煌連續試探發現顏域空都沒有答應,順勢換掉,還老大不高興。

    雷家人尷尬地呆在原地,現在好像完全沒有他們什麼事。

    雷重漠看了一眼雷一顧,目光紋絲不動。

    雷一顧輕咳一聲,向方運作揖道:「學生雷一顧,見過方虛聖。」說完深深彎腰。

    「不錯,很有禮貌的孩子。」方運輕輕點頭,老氣橫秋得如同老頭子。

    雷今年十七,與方運同歲,聽到方運用這種語氣說話,只覺胸口憋悶,可偏偏沒法反駁,畢竟人家是虛聖,是翰林。

    雷一顧露出稍顯尷尬的笑容,道:「聽方虛聖之言,認為我們在評說人族才子是說笑話?那麼學生想問一問,您覺得自己是否能躍過第九道龍門。」

    「我會全力以赴。」方運的回答乾脆利落,語氣中沒有太多的堅定或雄心,只是尋常心。

    雷一顧笑道:「不愧是方虛聖,如此看來,您信心十足啊。不過,在下認為,您躍過龍門的可能性並不大。」

    「我在家裡吃飯,你爬我家牆頭上說我煮的米不香,管得夠寬的。」方運緩緩拿出一把新扇子,展開白紙黑字的扇面,輕輕扇動。

    在他展開扇面的一瞬間,敖煌笑噴,大多數人族與龍族都在發笑。

    上面赫然寫著四個大字。

    「廢話大儒!」

    隨後方運又把扇面翻過去,那面還有四個字。

    「碎嘴閣老!」

    眾人笑得更厲害。

    顏域空笑著問:「你準備了多少把扇子?」

    方運一邊扇一邊道:「前些日子休息的時候,隨手寫了幾十把,當時就想,千年之後,必然成為頂級的收藏品。」

    「都拿出來讓我看看。」顏域空十分期待。

    「我也看!」敖煌更急切。

    「不給看。」方運不理兩人,自顧自扇著,自顧自抬頭看向天空那一朵朵藏著龍族王者的白雲。

    雷一顧用微笑掩飾臉上的尷尬之色,道:「方虛聖您防備之心太強,我一個秀才而已,又能如何?我只是想說,您一定躍不過龍門!」

    顏域空臉上的笑意消散,看著雷一顧,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何必拐彎抹角?你都爬到牆頭,當我們真以為你只是想說米不香?」

    敖煌尾巴亂甩,斜眼看著雷一顧,道:「誰說不是呢。有屁就放,憋那麼久,拐了那麼多彎,從嘴裡飛出來,我們還以為你早上吃了不該吃的東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