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妖蠻與水族恍然大悟,這雷一顧和雷家顯然想做什麼,但方運根本不上當,最後還被顏域空和敖煌戳穿。

    孔家大學士孔英年笑道:「有話就直說吧,不必拐彎抹角。」

    方運輕輕扇著扇子,笑看雷一顧。

    江心島周邊一片寂靜,只有河水流動的聲音。

    雷一顧臉上泛起細微的羞惱之色,他看了一眼雷重漠,卻見雷重漠輕輕點頭。

    雷一顧暗暗鬆了口氣,隨後無奈道:「好吧,我承認我有私心。諸位可記得前些日子的渡學海?」

    「自然記得,裡面出了學海三傻,宗雷兩家輸光所有文心魚,方運憑藉神奇的龍船奪得無上文心。」敖煌道。

    雷一顧點點頭,道:「我的一位老師也參與了那次渡學海。」

    眾人一聽便猜到了大概,看來是方運跟宗雷兩家對賭,贏走了所有的文心魚,雷一顧的老師空手而歸,雷一顧就想方設法在這次躍龍門中報復方運。

    「然後呢?」敖煌輕蔑地看著雷一顧。

    雷一顧微笑道:「也沒什麼,我有點不服氣,或者說,我和老師的其他學生不服氣。不如咱們延續學海,再賭一局,給我們一個機會。方先生,您貴為虛聖,又是血芒之主,去賭坊只玩了一局就贏了大錢,不會帶著錢直接走人吧?」

    「我若在賭坊贏了錢不走還留在那裡等著輸,現在肯定當不上虛聖。」方運道。

    一些人輕笑起來,方運說的話在理。

    雷一顧收斂笑容,輕輕挺直脊樑,認真地望著方運,緩緩道:「方虛聖,不如你與我們雷家再賭一局,你若能闖過龍門,我們雷家輸給你一物。你若闖不過龍門,把你在血芒古地的封地贈予我們雷家,如何?」

    不僅周圍的人感到不可思議,連那些水族和妖蠻都瞪大眼睛,認為雷家人瘋了。

    方運成為血芒之主的消息早就傳遍萬界,都知道方運在那裡有一塊封地,佔據血芒大陸的四分之一。

    一頭妖王譏笑道:「這雷家人打的一手好算盤,方運的封地價值遠在半聖葬寶之上,甚至說價值一件大聖葬寶都不為過,說換就換,真是一點不把一界之主放在眼裡。」

    「那可是一界兩成半的陸地,任何妖聖都願意拿一件半聖葬寶來換。」

    妖聖的寶物與人族有很大的區別,人族的半聖文寶,是半聖憑藉自己的力量與聖道製作而成,主要的核心是自身的力量。

    妖蠻的聖位寶物非常特別,需要把一頭聖位屍體、神物和聖血一起熔煉,然後下葬,讓大量妖蠻祭拜,下葬一定的時間后,寶物一旦成形,便會外放力量,自會有妖蠻取出。

    因為聖位的寶物都經過埋葬,所以被稱之為葬寶。

    據說妖界深處就孕育一件至高葬寶,乃是用古妖祖帝完整的屍身熔煉,不過那件葬寶太過強大,至今沒有成形,一旦出世,妖界實力將會再度提高。

    聖院已經得到一些情報,傳說九尊大聖回妖界,也是為了那件神秘葬寶出世。

    敖煌大大咧咧道:「方運,我們東海龍宮願意拿一件大聖葬寶換你封地,你換不換?」

    「不換。」方運道。

    敖煌隨後看向雷一顧,笑道:「你聽到了吧?你蠢,不代表我們也蠢。一界封地,價值連城,平白跟你們賭?可笑之極。」

    雷一顧無奈道:「這怎麼還是平白無故?我們雷家家主在這裡,他可以拿出雷家的賭注。」

    雷重漠皺了一下眉頭,道:「既然一顧為老師報仇,那我便應該體諒雷家子弟的心情。一顧,你與方虛聖的賭局的賭注,由我雷家出了!」

    「多謝家主!」雷一顧面露感激之色。

    「雷家真是學聰明了,之前是拿整個家族的名頭針對方運,現在知道讓替罪羊出面。輸了,只是那一個人的事,贏了,雷家人可說是舉族之功,進可攻退可守,雷家什麼時候開始全面學習兵法了?」龍王敖青岳笑道。

    許多人發現,方運突然收起了扇子,換了一把新扇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把剛從吞海貝中出現的新扇子。

    方運徐徐展開,但眾人有些失望,因為上面只有兩個字。

    呵呵。

    敖煌和顏域空卻笑了,因為之前方運說過,漢語博大精深,相同的文字但若是用不同的方式說出來,會起到不同的效果,還特別拿呵呵兩字舉例,可以當成正常的笑聲,甚至是憨厚老實的笑聲,可以是尷尬的笑聲,但如果冷笑著說出來,基本上等於在罵人。

    顏域空忍不住笑道:「方運,有空送我一把吧,我太喜歡你這扇子。」

    敖煌用力點頭道:「給我也來幾把,我也要當儒雅文人!」

    眾人心裡也很清楚,這兩個字明顯不是好話,許多讀書人稍作聯想便明白大概的意思。

    雷一顧強擠出一絲微笑,道:「方虛聖這是怕我區區一個秀才么?」

    方運繼續望著上空,道:「對於雷家的無恥和狠毒,我是有點怕,害我倒無所謂,成王敗寇而已,但害了我家人,這讓我真的怕了。所以,總有一天,我會想辦法解決掉我的害怕!」

    這一句話,彷彿是在回應之前雷重漠說的那句「第四十個都不丟人」。

    「看來您還是不敢與我賭,這血芒之主的膽量不過如此。」雷一顧道。

    方運點點頭,道:「不錯,你們雷家是真聰明了,派了一個小秀才來針對我,我還真不好計較。不過,雷一顧,你最好注意你的措辭,萬一說了不該說的話,我不介意以老師的身份打你的板子,而且脫光屁股打!」

    幾個人族大儒點頭微笑,心道方運果然不是腐儒,既然雷家用他高高在上的身份做文章,他將計就計,重新掌握主動權。

    「在下自然會掌握好分寸,但如果您今天不答應我,只能說明您是個玩不起的人,贏了我們雷家一次便夾著巨款逃竄!」雷一顧道。

    「難為你才十幾歲就把文字拿捏的如此恰到好處,貶低了我卻又不算不敬。另外,我糾正一下,我可能是涉嫌『逃竄』,但我絕非只贏了雷家一次,你的算術是兵家老師教的嗎?」方運淡然反問。

    敖煌看了看那些大學士,小聲嘀咕:「還好兵家人不在這裡。」

    雷一顧露出猶豫之色,發現無論是激將法、文字遊戲還是爭吵,自己似乎都不是方運的對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