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家五人沉默著。

    他們萬萬沒想到,本來挺好的計劃,竟然反被方運逼到絕路上。

    雷家的人命、雷祖遺寶以及雷家在龍族的特權,恰恰都是在任何情況下雷家都不可能賭的,這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基本的規矩。

    孔英年道:「你們雷家既然想得到血芒封地,必然已經準備好足夠的賭注,現在說出來吧,無論賭局是否成立,都應該讓我們知道,展現誠意。」

    在場的各族一起點頭。

    「孔大學士此言有理,既然你們雷家先提出要賭躍龍門,而且想要方運押上血芒封地,就應該先說出自己的賭注。」敖青岳附和道。

    雷一顧無奈道:「我是臨時起意,並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只是希望方虛聖押血芒封地當賭注。至於我的賭注,我區區一個秀才,倒是拿不出什麼來,不如賭我的命如何?」

    「我不想罵人,但你的命真不值錢。」敖煌氣得差點開罵。

    「雷家主,你願意幫雷一顧出什麼賭注?」敖青岳問。

    「說吧,我也聽聽。」方運笑看雷重漠。

    雷重漠嘆了一口氣,道:「一顧終究是我雷家之人,我這個當家主的,不能不管。不如這樣吧,我做主,把雷家在荒城古地的那座荒城押上!」

    方運看了雷重漠一眼,臉上閃過戲謔的笑意,扭頭看向其他方向。

    「雷某話未說完。我雷家因救兩界山有功,孔家贈與我們一條山脈,包括山脈周邊三十里的一切都屬於我雷家。那條山脈雖然有妖蠻出沒,但經常會出現一些神物,價值連城,這是其二。至於第三,我雷家雖然不能押上雷祖遺寶,但可以押上雷家中的許多神物,包括三十二枚延壽果、四十四枚生身果、十二滴半聖之血、三滴大聖之血、萬套妖鐵騎兵甲和千件文寶等等諸多神物寶物,我現在可以列出一張清單。」雷重漠道。

    「還是少。」方運道。

    「一套古妖族的戰體,一套半聖衣冠,一件由古妖聖聖體煉製的半聖葬寶,以及……蛟龍宮的一枚蛟聖令。」

    不等方運回答,一人詫異問:「半聖衣冠?你們雷家為何會有半聖衣冠?目前流落在外的半聖衣冠大概有七套左右,你們雷家得到哪一套半聖衣冠卻沒有歸還?」

    孔家和六大亞聖世家的大學士們沉下臉,雷家的做法壞了人族的規矩!

    方運當年在聖墟得到《韓非子》的一卷,直接交給韓守律,而韓家後來也用《秦始皇泰山封禪書》回報,後者的價值甚至在一卷《韓非子》之上。

    雷家應該用那套半聖衣冠交換所需要的神物或寶物,哪怕獅子大開口,要價哪怕是半聖衣冠的兩倍,都不算壞了規矩。

    雷重漠微笑道:「諸位誤會了,不是我雷家不交還那半聖衣冠,而是剛得到不久,沒有確定是哪位半聖的遺物。」

    「哼!」幾個大學士冷哼,雷重漠明顯是在狡辯,半聖衣冠蘊含半聖的力量,半聖氣息各有不同,只要接觸到半聖衣冠,就能分辨出是哪位半聖的遺物。

    「蛟龍宮的蛟聖令不錯,看來你們一定跟蛟聖那老傢伙勾結,不然他不會給你們這麼重要的東西。」敖煌道。

    「那件由古妖聖煉製的半聖葬寶,遠超普通半聖葬寶,僅比大聖葬寶差一線。若是兩個大聖爭鬥,一個拿古妖半聖葬寶,一個拿大聖葬寶,那前者自然有所不如。但若是兩個半聖爭鬥,分別手持古妖半聖葬寶和大聖葬寶,前者必然更勝一籌!因為,半聖激發不了大聖葬寶的所有力量,但能激發古妖半聖葬寶的全部力量。看來,我們小看了你們雷家。」敖青岳緩緩道。

    七大世家的大學士同樣在思索什麼,畢竟連他們七大世家都沒有古妖半聖葬寶,這東西在妖界的價值絲毫不亞於大聖葬寶。

    只不過,人族和龍族沒辦法使用葬寶,如何把那件半聖葬寶化為力量,是個大問題。

    「少!」方運道。

    雷重漠輕輕眯起眼,突然抬頭掃視天空的龍族,然後再一次看向方運,緩緩道:「再加一枚真龍令,到此為止!如果你不答應,這場賭局作廢!」

    聽到真龍令,各族驚詫,沒想到雷家竟然捨得真龍令。

    當年雷家請四海龍聖出山,就用過真龍令,除此之外,聖院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成交!」方運第一時間回答,好像就在等雷家拿出真龍令。

    顏域空喜道:「這真龍令對雷家來說,其實作用並不大,因為雷家真需要動用真龍令的時候,四海龍族也不好不相助。但對別人來說,有了真龍令,就能做很多事。方運,這枚真龍令,雖然不足以讓龍族擊潰狼戮,但足以調集大量水族,拖住妖蠻的攻勢。」

    敖煌嘿嘿一笑,道:「龍族與妖界有約定,不能隨便插手兩界的事,這次有了真龍令,就可以繞過那個約定,其他三海龍宮或許不會出大力,但我們東海龍宮你放心,絕對會盡全力。不過,你應該再加上一個條件,若是你贏了,讓雷重漠放棄家主之位!」

    方運微笑道:「若是他輸了,還可能坐在家主寶座上嗎?」

    「說的也是,我還是不如您們人族花花腸子多啊!」

    雷重漠冷哼一聲,道:「既然如此,立下賭局文書吧,由在場的人族和龍族見證,你我都無法抵賴。」

    顏域空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低聲問:「你不再想想?」

    「為了景國,值得!」

    方運的語氣十分堅定。

    顏域空一聲長嘆,道:「捨得小半個血芒界保景國,所謂仁,所謂義,所謂忠,莫過於此。」

    無論是什麼種族,無論對方運是否仇視,此刻都輕輕點頭,認可方運的付出。

    那妖皇的大皇子古蒼酸溜溜道:「這不算什麼,我們妖界的兵蠻聖同樣捨得為妖界付出。」

    「幸好他死了。」方運道。

    「但他在臨死前,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更何況,雷家就是我妖界的好幫手啊!哈哈哈……」古蒼放聲大笑。

    七大世家的大學士面色非常難看,這簡直是在抽所有人族的耳光。

    .
最近更新小說